大疆陷北美业务裁员风波 “实体清单”影响几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8日,中国无人机巨头大疆创新(DJI,简称“大疆”)陷入了一场裁员风波中,据称因为内部动荡,引发员工被裁员或主动离职,这会影响大疆在北美尤其是美国的业务吗?

大疆被传北美裁员

据中国科技媒体《新浪科技》的报道,大疆北美的三名前员工和一名现任员工透露,2020年大疆在北美地区的200人团队中有三分之一的员工被裁员或主动辞职,分别来自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室。

报道还指出,今年2月大疆在美国的研发负责人也离职,此外,该公司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美国研发中心裁掉了剩余的研发人员,人数大概有10人。

该报道称大疆公司此举是为了反映公司“不断变化的需求”。不过截至发稿时,大疆创新对于这则北美裁员的报道,并未有官方的声明或回应。

作为中国在全球消费电子行业中最具知名度的品牌,大疆一直是无人机的代名词,被誉为是无人机行业的“苹果公司”,也是中国极少数具有核心技术与行业话语权的科技公司。

圖為2018年1月11日,國際消費電子產品博覽會於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舉行,大疆創新擺放攤位。(Getty Images)

如果此次裁员被最终证实,有猜测指可能与2020年底大疆被当时的美国特朗普政府纳入“实体清单”有关,参考华为在澳大利亚的类似情况,裁员之举也在意料之中。

不过,从人员结构来看,考虑到大疆公司的正式员工超过1万人,研发中心也主要在中国深圳,仅有两百人的北美团队,主要是为了支持当地的销售和售后服务等,短期而言对于大疆的公司形象会有一定影响,但中长期的影响应该不会很大。

“实体清单”对大疆影响几何

2020年12月,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政府,将大疆创新列入“实体清单”,此举禁止大疆购买或使用美国的技术或零部件,除非获得美国政府的许可证。一般认为,这是特朗普落选后对中国实施“科技冷战”和报复行为的一部分,也是为新政府故意制造麻烦。

这一决定发布之后,大疆方面只是低调回应称,对美国商务部的决定感到失望,不影响大疆在美国市场继续销售。

相比于智能手机市场的“群雄割据”局面,自2016年以来,大疆都是全球无人机市场最大的玩家,并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2020年 3 月《彭博商业周刊》在一篇报道中,曾通过一系列数据展示了大疆在美国市场的绝对统治地位。

其中,来自Drone Industry Insights UG 统计数据显示,大疆占据美国无人机市场销量的 77%,其他竞争对手的市场份额均没有超过 4%;来自Bard College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所有 50 个州的政府部门均在使用无人机,其中90%由大疆制造。

在美国市场上,大疆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GoPro、3D Robotics等公司,都曾试图挑战大疆的领导地位,但无一例外均以失败而告终,其中GoPro Karma一年多之前就宣布停产,事实上退出了北美无人家市场。

有意思的是,过去几年里一些新进入北美市场的无人机品牌,不少实质上是中国公司,只是为了竞争需要将自己包装成北美本地品牌。

被掐断供应链概率小

仅从消费者品牌认同和产品竞争力而言,大疆在北美市场上并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最大的危险其实是来自于自身创新速度降低,以及无人机市场受疫情冲击这两个方面。

当然,被列入“实体清单”也有可能掐断大疆的供应链,尤其是控制芯片和处理器芯片,供货商包括德州仪器、英特尔、高通等美国公司。

以大疆Mavic Air 2无人机为例,拆解之后可以发现,控制电池的IC芯片由德州仪器(TI)制造;放大无线电芯片、消除噪音的IC芯片来自于美国供应商Qorvo;主控芯片来自英特尔;无人机专用CPU来自高通等。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这是全球消费电子行业的常态。

从手机到电视到无人机,再到扫地机器人等,几乎所有的消费电子产品都是类似的分工:美国负责芯片,韩国负责储存器,日本负责材料元器件,中国负责整机研发和制造,这是过去二十多年已经高度专业化和垂直化的一条全球产业链,不太可能因为某个人的任性而突然中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正如控制芯片的美国也会受到汽车芯片缺芯之痛,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谓的“实体清单”本质上只是一种谈判筹码,而被摆在谈判桌上的除了企业之外,还有全球的消费者,尤其是北美的消费者。

但随着特朗普在今年1月离任,拜登政府如何执行“实体清单”也尚为未知数。不过大疆北美的此次裁员风波,应该与“实体清单”没有直接的联系,更多的是受疫情的冲击,以及大疆内部的组织调整,使得一部分员工选择离开。

疫情冲击无人机巨头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大疆在2015年-2017年营收分别为59.8亿元人民币、97.8亿元人民币、175.7亿元人民币。

显然,消费级无人机是大疆的主要收入来源,一度占据超80%的比重,而随着新产品过去三年的不断推出,新产品的比例正在不断提升,这一情况,跟苹果高度依赖于iPhone手机的收入有异曲同工之处。

事实上,相比“实体清单”,过去几年各国政府对于无人机飞行愈发严格的管控,尤其是2020年开始的这一场疫情,让不少消费者买了无人机之后无处可飞,才是大疆真正的挑战所在。

以疫情影响为例,由于各国都实施了对人员流动的各种限制措施,无论是无人机还是数码相机,都度过了一个“至暗时刻”,本来就面临无人机行业“天花板”的大疆,肯定也在受影响之列。

除了无人机之外,过去三年大疆不断引入手持云台、运动相机等新产品,还布局了无人驾驶的激光雷达产品,加上之前收购的哈苏,由此向更广泛的摄影产品及行业解决方案来转型,希望以此来度过当下无人机市场的“天花板”时期。

而涉及到多元化,肯定就会牵涉到组织内部调整和员工结构优化,如何安抚好这些受到影响的员工,在新赛道上再造一个大疆,恐怕才是未来大疆管理层真正面临的挑战。

未来,大疆能否顺利跨过多元化的陷阱,在后疫情时代迎来新一波发展高峰,值得期待和观察。

推荐阅读:

华为高管曝硬件两年可期 某互联网巨头曾对华为”下手”

政府工作报告再提中共新一号工程 农村土地改革仍在探索

一句“差的菠萝卖大陆”道尽两岸现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