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华为云 任正非在下一步什么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云业务重新被重视起来,中国企业华为任命余承东兼任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稍晚些,华为创始人任正非2020对云业务的发言被曝光,他指出,华为要集中优势兵力聚焦做好华为云平台及云服务,并表示新的一年里将在软件架构、方法和工具上进一步加大人才投入。

据中国媒体新浪网3月22日报道,在这背后,美芯片制裁带给华为的阵痛还在持续释放,2020年底华为出售手机业务子品牌荣耀,2021年初更是有传闻称华为拟出售全部手机业务,华为官方不久便否认了这一消息。消费者业务步履维艰,华为这艘大船需要重新转向,而曾被轻视的“华为云”,成了新的锚点。

为什么是云?

余承东兼任华为云与计算BG总裁之外,还是华为消费者BG业务CEO,而在此前,华为重组消费者BG IRB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将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投资决策及组合管理由ICT IRB调整到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也就是说,如今余承东一手挑起了华为云、华为消费者业务以及华为汽车业务。而这三者之间并非全然割裂——华为云是底层赋能中心。

如果手机不增长,消费者业务未来往哪儿走?

彼时IoT渐呈风口之势,但没人知道未来方向在何处,智能手机的势能在不断释放,一度被认为将替代PC、电视等大部分设备。不过华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王成录及团队认为,手机很难完全替换其他设备。2015年,王成录受余承东之邀,从华为中央研究院转入华为消费者业务部门。

“如果替换不了,那为什么不让它们互相协同起来呢?”王成录2020年9月接受深网采访时指出,这种共识是鸿蒙诞生的源点,从设计之初,鸿蒙的目标就是将多个设备连接起来,融为一体。

从BAT口中抢蛋糕

2011年任正非定下了华为在云平台上赶超思科、在云业务上追赶谷歌的目标。如今十年过去,“云”这条赛道上,华为的竞争对手由起初的思科(Cisco),变成了亚马逊(Amazon)、阿里巴巴等国内外互联网科技巨头。

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云计算市场中,亚马逊以45%的份额占比一骑绝尘,随后依次为微软(Microsoft)、阿里云以及亚马逊,分别占据17.9%、9.1%、以及5.3%的市场份额,格局已然明晰。

华为正在追赶已经深耕的国际巨头,IDC《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2020上半年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84亿美元,中国前五大公有云排名依次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中国电信天翼云和AWS。

错失良机之后重新冲出市场,华为云已实属不易,但错失的那几年,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追赶。

从私有云到发力公有云,再到混合云,华为云的这种转型,实际上是当前主流云服务企业已经走过的路,2017年华为成立Cloud BU之时,市场上的不少玩家早已在公有云市场浸润多年,并已经开始发力混合云。

任正非2020年底的内部信基本明确了华为云解决方案的最终结构:一套技术架构,支持公有云、专属云、混合云等商业形态;两种交易模式,一是卖给客户、产权属于客户、客户自己维护的混合云,二是产权属于华为、由华为维护、客户订阅云服务的公有云(含专属云);三种部署方式,一是部署在客户数据中心里面,与公有云分开运维的私有部署,二是部署在华为建设的数据中心里面,由华为运维;三是部署在客户数据中心里面,作为公有云的延伸,由华为运维。

但与巨头抢市场却绝非易事。华为云的优势在于政企领域,华为中国云与计算CTO肖苡此前对《财新》表示,华为云的优势在于,过去十年,通过服务政企客户,华为对本地部署的技术要求、合规要求非常了解,也与不少企业一起打造出了与他们流程相匹配的工具。

任正非2020年3月份在一次内部讲话中也明确指出:“企业对安全性的要求要重过私人对安全性要求,企业要求高可靠。这个是我们的强项,是BAT的弱项。我们要坚持面向大中企业和政府组织,这就是和BAT不同的地方,我们要杀出一条不同的路来。”

这并不意味着华为云能够硬生生从巨头手中夺下更多蛋糕,摆在华为云面前的另外两条阻碍在于:华为是传统ICT硬件厂商,硬件基因深入骨髓,在“软件+服务”为核心的云计算洪流中,能否顺利实现自我转基因,还是未知数,此前唯一转型成功的是微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