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财政赤字换经济发展 拜登基建计划让全球埋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基建计划正式浮出水面。该基建计划被命名为“美国就业计划”(The American Jobs Plan),旨在通过重建传统基础设施、更新数字基础设施、改造社区环境、提高制造业研发投入等方式增加就业。根据该计划,美国政府将每年投入约合国内生产总值(GDP)1%的资金,持续8年,总投入约2.35万亿美元。

缩水的增税方案

在拜登的竞选方案中,税收改革是拜登政府平衡财政收支的关键举措。拜登的增税方案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向年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富人增收所得税和工资税,另一部分是将公司税税率由21%提高至28%,并遏制跨国公司的避税行为。

美国智库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预计,拜登在竞选时的增税方案能够在10年内为美国财政增加2.1万亿美元收入。

然而,本次随基建计划推出的增税方案只有涉及公司税的部分。根据税收政策中心测算,该部分增税方案在10年内仅能增加约1万亿美元。根据白宫测算,拜登增税方案将在未来15年内增加联邦政府税收收入约2万亿美元,基本等同于基建部分的总支出。

由于建设时间较早且维护不力,美国各类基建日渐老化。(路透社)

失控的赤字

以15年的税收增项来弥补8年的基建支出,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也难称得上“收支平衡”。入不敷出之下,拜登基建计划带来的必然是赤字飙升。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的2020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已经超过3万亿美元,其占GDP的比重高达15.2%,为“二战”后最高水平。即使疫情前的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也已接近万亿美元。

失控的赤字背后是飙升的国债规模。截至2021年3月,美国国债总规模已经达到28万亿美元,较疫情前增加了近5万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每年为国债支付的净利息支出已经高达3,000亿美元,甚至高于拜登基建计划每年的支出规模。

越积越高的债务将增加美国新一代纳税人的负担。美国跨党派的公共政策机构“负责任的联邦预算委员会”(CRFB)在拜登推出基建计划的当天发布声明称,政策制定者不能将该计划变成一个由子孙后代支付的“政治许愿单”(political wish list)。

谁来埋单

然而,为拜登基建计划埋单的并非只有未来的美国纳税人。

由于美元是国际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和结算货币,拜登基建计划超发的货币将由全球共同消化。具体而言,拜登的基建计划将推高全球通胀水平,从而削弱各国货币的购买力。

事实上,随着全球经济开始复苏,欧美发达经济体“大放水”的恶果已经反映在大宗商品领域。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2021年2月,国际粮价指数同比上涨26.5%,在九连涨之后已经达到2014年7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以铜为代表的有色金属价格也上涨至数年来高位,国际油价也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国际间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不仅意味着各国货币购买力的普遍下降,也意味着各国以美元为主的外汇储备被不断稀释。对于国际收支平衡或者盈余的国家而言,国际间通胀的上行对本国经济产生的压力并不大。但是,对于国际收支常年处于赤字状态下的国家而言,国际间通胀的上行很可能引发本国经济崩溃。

此外,随着反映未来的通胀预期和加息预期的十年期美债收益率不断上行,发展中国家的货币面临着巨大的贬值压力。这迫使新兴市场国家央行不得不通过加息的方式来巩固流动性充裕时期(即疫情期间)流入本国的国际资本。3月18日至3月20日,巴西、俄罗斯、土耳其央行先后加息,打乱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复苏步伐。

因此,虽然拜登基建计划能够增加实体经济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拉动全球经济复苏,但是伴随拜登基建计划而来的美元超发不仅会稀释全球财富,也会令依赖外部经济、金融环境的国家陷入困境。最终,美国的基建成本将由全球承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