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谁在为华为说话?最大欧洲竞争对手爱立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主导的打压中国华为的行动中,获益最多的可以说就是爱立信(Telefonaktiebolaget LM Ericsson)了。然而过去几个月,爱立信CEO埃克霍尔姆(Borje Ekholm)一直在为华为展开游说活动。

《华尔街日报》4月1日报道,过去几个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埃克霍尔姆一直在为华为展开游说活动。

埃克霍尔姆会晤瑞典政界人士,抗议因国家安全担忧禁止该国5G网络采用华为设备的做法。他在欧洲和中国对此向记者发出抱怨。埃克霍尔姆还寻找律所帮助华为反抗该禁令。

埃克霍尔姆称,全球利益日益交织在一起之际,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瑞典发布5G禁令后,中国威胁要对爱立信在中国的业务进行报复。爱立信在中国经营着一家大型工厂,该公司8%的销售额来自中国,相比之下,只有1%的销售额来自瑞典。

“我们依赖自由贸易,”埃克霍尔姆在接受采访时称。“这关乎市场准入,这是我们的核心利益。”

瑞典的禁令可能还在其他方面产生了伤及自身的后果。中国一些官方媒体表示,堪比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瑞典瓦伦堡(Wallenberg)家族可能会受到影响。该家族的投资公司是爱立信和其他几家欧洲巨头的主要股东,对于在瑞典股市上交易的股票是最大单一持有者。

在中美之间的新技术冷战中,欧洲已成为一个战场。欧洲各国政府越来越多地站在美国一边。与此同时,欧洲大陆上的一些最大的公司正在为中国辩护。新一届拜登(Joe Biden)政府正在彰显自己对中国的强硬立场,这让企业高管们对中美关系的突然缓和几乎不抱什么希望。

欧洲商界领袖把澳大利亚作为与中国交恶会引发负面后果的典型例子。在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了华为5G设备,然后呼吁对中国处理新冠疫情的情况进行调查后,中国政府限制了对澳大利亚葡萄酒、牛肉和其他商品的进口。

欧洲企业中,卷入美中对峙旋涡最深的莫过于爱立信。美国领导人正试图支持爱立信及其芬兰同行诺基亚(Nokia Corp.)。他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用于购买这两家公司的设备,特朗普政府的一位前官员甚至提出由美国政府出资收购这两家公司股份的想法。由于本土没有得力的电信设备公司,相比于华为的设备,华盛顿还是更希望全球电话和互联网数据在这些北欧公司生产的设备上运行。

爱立信正在走钢丝——既想从西方对华为的抵制中坐收渔利,又要保护自己在中国的销售和制造业务。

爱立信在中国根基深厚。该公司于1876年创立,最初是斯德哥尔摩的一家电报维修店,19世纪90年代曾在中国销售木制电话。

20世纪30年代金融危机爆发时,爱立信成为瓦伦堡家族的收购目标。瓦伦堡是瑞典银行业和工业领域的显赫家族财团,以在困难时期收购资产而闻名。瓦伦堡家族成员、瑞典外交官Raoul Wallenberg二战期间在匈牙利保护了两万名犹太人,给这个家族姓氏带来英雄主义色彩。

到2000年,爱立信成为全球领先的3G设备供应商和手机产业领头羊。

但之后20年的道路则比较坎坷。与摩托罗拉(Motorola Inc.)和北方电讯(Nortel Networks, Ltd.)等西方竞争对手一样,爱立信的电信设备销售开始受到中国华为和中兴通讯(ZTE Co., 000063.SZ)的冲击。这两家中国公司以较低的价格销售具有竞争力的产品,从而引发了行业整合,到2016年该行业只剩四家大公司:华为、中兴、诺基亚(Nokia Co., NOK)和爱立信。

爱立信2016年曾要求董事会成员之一、科班出身的电机工程师埃克霍尔姆对公司进行改革,但遭到拒绝。

华盛顿开始大力行动,说服盟国禁用华为,并破坏这家中国公司的供应链。美国官员认为,5G是一项变革性技术,可以实现商业和军事创新,如无人驾驶汽车、机器人运行的工厂和联网的日常用品,如心脏监测器和运动鞋。他们担心中国支持的黑客可能监视或破坏5G连接设备。

白宫开始考虑禁止在美国使用在中国制造的5G设备,即使这些设备来自西方公司。

爱立信在中国有1.3万名员工和一家大型制造工厂,该工厂为中国以及亚洲和非洲市场制造移动通信设备。埃克霍尔姆表示,他的应对措施是提高爱立信供应链的灵活性。该公司去年在达拉斯外围地区开设了其第一家位于美国的5G设备工厂。

与此同时,美国对华为施压的行动也开始提振爱立信的业务。爱立信1月份公布创下过去10年最好的财年表现之一,称在所有市场的份额都有所提高,包括对华为没有施加限制的市场。

据研究机构Dell'Oro Group的数据,从市场份额来看,2020年华为仍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该机构称,如果不包括中国市场,则爱立信的份额位列全球第一,按收入计算所占份额为35%,并且正抢夺华为的份额。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为曾请埃克霍尔姆帮忙在瑞典寻找法律顾问,但埃克霍尔姆在给哈尔贝里的一条短信中称,他找不到律师来接手这项工作。他写道:“遗憾的是现在有很多懦夫。”

在瑞典报纸《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的要求下这些短信内容被公开。埃克霍尔姆现在表示:“这些短信内容只是记录事情经过的一种方式。”他说:“我不希望(瑞典政界人士)回过头来告诉我,‘你当时什么也没说’。”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些爱立信员工认为,他们的CEO如此积极帮助竞争对手已经越界了,特别是考虑到中国对外国企业的限制。中国电信设备市场只有10%左右对外国企业开放,其余均由中国企业控制,主要华为占大头。

埃克霍尔姆称,他期待并尊重来自一家拥有10万名员工的公司的不同意见。

埃克霍尔姆称,虽然中国的销售对爱立信很重要,但他主要担心的是,被中国拒之门外所带来的不那么明显的影响,毕竟中国的5G推出速度已超过美国和欧洲。埃克霍尔姆称,通过实地考察,了解5G的现场服务情况,“我们可以站在最前沿。”

埃克霍尔姆表示,政治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这让他感到惊讶。“我接受这份工作时根本没有想到到这一点,”埃克霍尔姆说。“我们发现自己处于地缘政治活动的中心,我想这当然不是我加入爱立信的主要原因,而且也我没有这方面的背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