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报剖析华为造车逻辑:生态系统与价值链高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虽然被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华为仍继续稳坐中国民营企业营收榜首,而在最新年报中独立成篇的“智能汽车”业务,也让华为未来会否亲自下场造车,继续保持悬念!

尤其是3月30日小米官宣造车,电动汽车被看作是“带四个轮子的智能手机”,华为会否造车,也就成为了全球媒体的关注点。

对此,华为的官方态度依然是:帮助车企“造好”车,造“好车”。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年报致辞中表示:华为将ICT(信息通信技术)产业延伸至智能汽车领域,通过智能网联、智能驾驶、智能电动、智能座舱和智能车云打造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做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供应商。

这样的表态,并不意外。相比于小米等智能手机终端企业,以及蔚来、小鹏等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华为的业务和体量却大得多,业务线也复杂得多。

华为有四大业务线,包括运营商业务、消费者业务、企业业务、云与AI业务,每一个业务都跟汽车产业有关联。

在年报中有这么一段描述:在汽车领域,通过咨询服务及云计算、AI等解决方案,华为帮助10多家汽车制造企业自上而下推进数字化转型。混合云、知识计算等解决方案的部署和应用,使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实现了降本增效。数字化工位、AI质检、智慧物流等场景化解决方案的探索,将为汽车制造注入更多数字化动能。

华为在最新年报中对智能汽车产业有很详细的阐释。(华为2020年年报)

同时,华为也提出了进军智能汽车的“三大建设”:标准建设、生态建设、平台能力建设。

以标准建设为例,华为提出:积极参与国内外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标准制定,确保自动驾驶上路安全,同时牵引车载操作系统、车载传感器和车载通信等领域的技术创新。联合业界推动智能网联汽车法律法规发展,构建产业发展的重要基础。

通信行业是一个“得标准者得天下”的产业,从2G到5G,每一次标准的确立,都是众多企业甚至国家间博弈的过程,随着智能汽车和无人驾驶在未来十年进入黄金发展期,谁掌握了标准,谁就掌控了话语权和价值链的高端。

智能汽车产业链有两条主线,一条2C,即卖给消费者的智能汽车,比如特斯拉、蔚来等电动车,以及售前售后环节;一条2B,即服务车企及供应链,包括工厂的智能化、打造柔性供应链、全流程上云,以及车联网系统及自动驾驶系统的软件开发,软硬件一体化的系统集成能力等。

因此,对于智能汽车这个万亿美元级别的市场,华为肯定会切入,但是如何切入,而且以其一贯的“狼性”作风,一定是要市场第一,那么切入口就非常之重要。

如果只从消费者服务产品线来说,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汽车的逻辑并不意外,何况智能汽车还能很大程度上弥补手机现有的困境,这也是外界一直在猜想华为将造车的逻辑所在。

从年报可以看出,华为的业务线复杂的多,虽然手机等2C端的消费电子产品占据了华为营收的半壁江山,但是华为最强的竞争力,依然是2B端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尤其是全球专利数超过10万件,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专利持有企业之一。

华为研发和专利数背后的创新能力,才是其最核心的竞争力与护城河。

假如没有这个基石,当年华为的手机业务也不可能做的今天的规模。

如果说十年前华为发力智能手机终端,刚好契合了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大浪潮,那么今天,在智能汽车和电动汽车普及的大浪潮面前,华为肯定不会缺席,只是如何切入的问题。

举个例子,十年前谷歌对于智能手机的切入点是安卓生态系统,通过免费开源来打造一个开放的智能手机生态,苹果则是软硬一体的闭环生态系统,这两家公司最终成为了真正的大赢家。

表面上中国手机企业占据全球手机市场的大部分份额,但是价值链的高端和大部分利润,事实上都是被谷歌和苹果这两强所占据,中国公司只是一个价值链低端的打工者而已。

回到智能汽车上,假如没有自己能够掌控的智能汽车生态系统,即使未来成为了全球市场份额第一,最后也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继续扮演给价值链高端打工的身份。

在华为公布的这份年报中,智能汽车就单独作为一个篇章来阐释华为的布局:华为基于ICT技术积累和延展,致力于打造智能网联汽车增量部件解决方案,与国内外车企、软硬件零部件供应商、开发者、行业组织等超过100个生态伙伴展开合作,使能智能网联汽车创新进入快车道,推进智能网联汽车产业蓬勃发展。

“华为积极迎接汽车新四化(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带来的产业变革,开发了下一代智能网联汽车全新的计算与通信架构,包括智能驾驶计算平台、智能座舱计算平台和智能车控计算平台,以及三大操作系统智能驾驶操作系统(AOS)、智能座舱操作系统(HOS)和智能车控操作系统(VOS)。”

从产业端来说,智能汽车绝对不只是“带四个轮子的智能手机”,涉及到车联网、自动驾驶、行业标准等各个方面,其中生态与标准又是最核心的要素。

显然,在华为看来,智能汽车不是“带四个轮子的智能手机”,而是一套开放的生态系统,至于华为复制当年谷歌打造安卓生态的案例,亲自下场来做示范的智能汽车产品,来推动整个生态的进化,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为造车并不意外,只是一个官宣的时间问题。

只是这种造车的逻辑,已经不是十年前造智能手机的逻辑了,不只是去单纯地增加营收,而是要去占据价值链的高端,恰恰是过去几十年中,中国企业在成为“世界工厂”的过程中最大的短板。

缺乏在价值链高端的议价能力,也是中美博弈的大格局下,中国在产业端最大的缺失,这一课能否补上,恐怕也不只能单靠一个华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