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花|风波折射中美欧利益冲突与博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月末爆发的“新疆棉花风波”本周依然在持续发酵。事件导火索瑞典服装零售商H&M3月31日表示,对中国市场的承诺依然坚定,并致力于重新赢得消费者和合作伙伴的信任,不过声明中并没有提及引发争议的新疆棉花。这显然再次引起的中国网民的不满。

此前,美国品牌耐克和GAP、德国品牌阿迪达斯、日本品牌优衣库、西班牙品牌ZARA等纷纷发表声明停用新疆棉花。这也引发中国民间情绪的强烈反弹,成为一场抵制外国品牌的运动。这次事件爆发至今,从看似简单的非营利性组织(NGO)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的商业行为,逐渐上升到政治层面,更是产业链博弈和大国之间的利益较量。

背离“初心”的BCI

参与抵制新疆棉花的零售商都是BCI成员。BCI最初成立于瑞士,由5个来自世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WWF)的自然人成立。2009年刚成立时有荷兰一家银行和WWF出资。刚开始BCI的目的是保护土壤,宣传减少农药使用,保护环境,并通过培训提升农民的种植技术。BCI作为非营利性组织,通过“认证”方式,证明供应链棉花合法合理,并监督大企业行为、帮助企业维护品牌形象。

BCI运作逐渐走上正轨后,前期创始人撤资,耐克、阿迪达斯董事会逐渐介入BCI运作,为组织运作提供资金,并逐渐掌握了BCI的话语权。

最初,BCI和中国的关系良好,组织专家在新疆提供棉花种植技术,培训农民使用农药的知识,但后来组织话语权被大公司掌握后,不再关注这类问题。BCI和中国的合作也越来越少。

2020年1月,BCI就宣布不再使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棉花,理由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是军队,由此可见目前BCI管理团队对于原本就有些神秘的新疆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存在偏见。

2020年9月,美国国会通过《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BCI也立刻找到了“法律依据”,随之发布声明,因为无法区分兵团棉花和普通新疆棉花,BCI将所有新疆棉花排除出认证系统。

“以疆制华”可靠吗

毫无疑问,无论是棉花生产还是消费,中国乃至新疆棉花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中国棉花协会数据,中国棉花消费量每年稳定在750至850万吨,占全球棉花总消费量三分之一。中国棉花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棉花产量592.37万吨,其中516.1万吨产自新疆,占比高达87%。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棉花消费国,2001年中国棉花进口量仅为6万吨,2012年达到513万吨的最高峰。考虑到新疆棉花在中国棉花产量中的绝对支配地位,制裁新疆是打击中国棉花的“最佳选择”。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作为棉花主产国的美国面临大幅减产,害怕失去市场份额,让制裁变得更有动机。美国主产棉区得州西部受干旱、大西洋飓风季带来的暴风雨天气以及寒潮影响,棉花弃耕率高达30%左右。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预估,美国2021年棉花产量约为325.5万吨,同比下滑近25%。

不过,中国国内棉花产业第一级下游市场的长期基本特征就是供不应求,不仅消化了全部国产棉花,而且长期存在巨量棉花净进口。有鉴于此,可以判断,这一基本特征使得中国棉花,尤其是新疆棉花产业在抗击外部制裁企图时处于先天的强势地位。

从农产品价格来看,新疆棉花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内棉花期货价格也只是小幅波动。3月24日以来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交易的“郑棉2105”仅小幅下跌2.71%。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中国拥有比较完整的棉花定价体系。早在2004年,郑州商品交易所就开始设立棉花期货交易,通过金融工具平抑市场波动。另外,政府为了保护棉农利益,每三年根据市场变化确定一个棉花种植保护价,通过补贴确保种植棉花的收益,提高棉花供给。

而在需求层面,虽然一些国外企业停用新疆棉花,可能会引起棉花价格的短暂下跌。但考虑到目前中国国家储备棉库存较低,即使今年棉花产量和去年相当,在需求减少的情况下,中国可以利用这些棉花填补战略储备,进而对棉花价格形成支撑。

掌握了本国棉花的生产和供给,拥有独立的价格体系,也就无所谓定价权之争了。

产业链之争背后的大国博弈

在产业链层面,中国棉花在原料加工厂被纺成棉纱以后,会出口到越南、印度、欧洲等国,这些国家的企业会把中国棉纱和其他一些材料混合到一起使用。所以,从源头来看,基本上所有的知名企业都会用到中国棉花。越南每年进口棉纱中,中国棉纱的比重占到50%以上;进口坯布中,来自中国的占到60%以上。

因此,棉纺织服装产业对中国出口的贡献巨大。中国已经连续数十年位居世界第一纺织品服装出口大国,即使承受了劳动力、土地等要素成本连年大幅上涨推动部分服装加工环节外流的压力,外加新冠疫情冲击,在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总体萎缩的环境下,中国“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出口额仍猛增30.4%,达到1.07万亿元人民币之多。

对于BCI和一些国家指责中国棉花种植过程中存在“强迫”问题,事实是,2020年新疆棉花机采率达69.83%。特别是随着农业机械化和规模化进程快速推进,中国棉花机械采收率快速升高。从2017年的27%,仅仅几年就上升到近七成。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棉花机采率已经达到90%。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回应称:“机采率高,根本不需要强迫,难道强迫机器劳动吗?还有所谓失业问题,难道是机器失业吗?”

事件发生后,不少分析都认为,针对新疆棉花的打击,是中美贸易战的延伸,是美国对中国纺织出口产业链的精准打击。这种说法有其合理性,但也不尽然。

尽管当前这场风暴的焦点是一批外资服装、运动鞋品牌和总部位于瑞士的BCI,但所有这些企业和非政府组织并无强制实施禁令的能力,只有主权国家政府才拥有强制执行的能力。在商言商,降低产品成本、提高利润是企业追求的最终目标,全球化浪潮下美国企业海外设厂是最好例证。而且,在主权国家政府中,目前只有美国政府对新疆棉花及其制品、相关企业机构采取了正式的官方制裁措施。

而从另外一方面来看,产业链转移是中国产业升级的必然导向,中国纺织龙头鲁泰A、联发股份等纷纷在东南亚以及非洲这些人力成本有比较优势的国家进行产能扩张,这是主动的产业升级的过程,而非美国制裁压力下的产业链被绞断。

对于更多的中国服装品牌,这次事件足以成为教训。从消费品牌的知名度、经营规模看,在中国市场拥有绝对优势的品牌还不够多。中国品牌要崛起,靠的是产业链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目前中国品牌有一定成绩,但在主流消费市场没有绝对优势,任重道远。

不过,在吵吵闹闹之中,很多人都忘了,争议的引爆点——H&M和BCI都在欧洲。就在事件发生前几天,欧盟宣布制裁了新疆的四个官员一个机构,中国外交部当晚就予以回击,受到制裁的10个人中,有5个是欧洲议会的议员,一天之后的3月23日,欧洲议会就取消了对《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审议。这样想想似乎就明白了为什么在2020年中欧谈判加速的关键期,H&M和BCI抵制新疆棉花没有引起注意,而欧洲议会取消审议,事件就随之爆发。

无论是中国、欧盟还是美国,彼此之间都是利益与冲突交织。美国希望拉拢欧洲对付中国,但制裁俄罗斯、插手乌克兰问题都导致欧洲动荡;中国和欧洲自不必说,两方都希望在协定中获得更大利益,从历时7年35轮的谈判中就可见波折。其实,无论是中国、欧盟、美国,三方在经贸往来深度融合的背景下,经济联系不会一夜之间断裂,但冲突也不可避免。三方依然会在争议中边走边谈,保持紧密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