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恶炒“中国需求”: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充满“套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从来都是“华尔街+美元”的权力,是华尔街金融财团利用美元霸权劫掠制造业国家的重要手段。

《中国经济周刊》4月11日报道,历史事实数次证明: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暴涨暴跌的受益者是华尔街金融大佬,受害者则是中国等以实体经济为本的国家及其制造企业。正因如此,中国必须高度警惕。

华尔街通过操纵大宗商品(生产性资源)价格劫掠制造业国家不是第一次。比较典型的案例发生在2005年到2008年,华尔街恶炒“中国需求”,拉动石油、铁矿石、有色金属价格连年暴涨。当真是中国经济需求过热?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揭露了事实:第一,美国民众用房产反复抵押套现用于消费,从而严重放大美国对中国消费品进口需求,拉高中国消费品生产投资——表面看是中国需求过热,而实际是美国消费过热;第二,尽管美国过度消费加大全球总需求,但石油等大宗商品从未出现供不应求,而价格暴涨更多属于金融大鳄借题发挥的炒作。

比如2008年夏,当国际油价飙升到每桶147美元时,OPCE证实其每天富余产能200万桶。那为何油价暴涨?操纵。谁在操纵?去看看当时华尔街的研究报告就明白了。就在美国国会质疑油价操纵之时,国际机构同时再发研报:国际油价将涨至每桶200美元。

2008年次贷泡沫崩了,油价泡沫也崩了,整个过程中,中国制造业企业其实才是最大的受害者。面对大宗商品价格暴涨,中国制造业企业压力骤增:第一,要承受生产成本上涨的压力;第二,要承负国内信贷相对短缺、利率上涨、人民币升值带来的财务压力;第三,要承受市场竞争激烈、上游成本无法向下游传导的压力。

据业内人士计算,2005年到2010年的6年间,采掘工业价格上涨88.9%,原材料价格上涨36.2%,但后端制造业产品价格仅上涨8.7%。

什么意思?前端成本绝大部分需要后端消化,以致中国传统制造业利润不断下降。

这当然也会迫使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但那是后话。就当时的结果看:第一,中国经济“内需疲弱”。当金融危机使中国“外需突然归零”之时,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较大幅度波动,并暴露中国经济“内需比重”过低的问题。为什么中国当时的内需会如此疲弱?彼时中国央行采用紧缩货币手段应对“输入性物价上涨”,但紧缩货币只能抑制内需,无法作用于“美国消费过热”。

第二,利用美元对国际大宗商品的计价和结算权,华尔街金融大鳄通过对资源类企业的股权控制,获取中国等制造业企业为资源现货进口所付出的代价。整个过程,华尔街期货、现货大丰收。

这里还有许多“戏码”。比如,“欧债危机”压低欧元币值等拉高美元指数,再加上市场舆论主要渲染需求不足,这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油价上涨。

但现在时过境迁,欧、美、日货币连续12年极度宽松之后,它们是否还有过去那样控制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欲望?或许,“老套路”背后已经有了“新动机”。值得高度关注的是:此次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如果再出现“危险的暴涨”,那对中国经济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国际环境的劣变,迫使中国不能不提出这样的问题,不能不对所有“貌似正常的经济现象”给出更多的思考和诠释。

历史地看,炒作国际大宗商品无非两大因素:其一,利用美元利率与美元指数的正相关关系,以及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与美元指数的负相关关系,炒作美国货币政策因素;其二,利用资源产出国的自然、安全、增减产等供给因素,以及资源使用国的生产情况和国际经济热度炒作供求关系。那当下在炒作什么?第一,全球经济“疫后”恢复,必然带来需求回升的预期;第二,因为发达国家连续12年实施极度宽松货币,所以就算美元指数走高亦属不可持续。两者相加,华尔街炒高大宗商品期货价格,极易引发羊群效应。但是,此次大宗商品价格被炒似乎浅露新特点:油价呈现修复性、有节制地上涨,但铁矿石、有色金属、粮食等商品期价却十分放纵,甚至有冲破历史高点的潜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