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牵涉深圳政界换血 深房理的“五宗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不断有人爆料深房理的炒房经过。(微博@7蟹姐姐)

4月24日,在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任命覃伟中为深圳市副市长、代理市长。同日,深圳公检法系统、人大常委、工业和信息化局、商务局等多个部门和组织发生人事变动。尽管人大常委会后发生人事任免是正常现象,但一次涉及如此多人还是让人浮想联翩。

社交媒体上更是传言深圳的人事任免与最近一年深圳违规炒房和暴涨的房价有关。长期供职于石油石化系统的覃伟中调任广东省副省长之后,还曾分管过住房城乡建设厅。巧合的是,4月25日,之前因炒房被举报的微博房产账号“深房理”再次登上热搜。

4月8日,深圳住建局等七个部门发布《关于对涉及“深房理”的举报事项进行调查处理的通告》。涉及的违规行为包括教唆炒房人弄虚作假、骗取购房资格、涉嫌非法集资、骗取信贷资金违规用于购房、涉嫌虚假广告、发布虚假不实信息。随着媒体不断曝光,一个涉嫌组织大规模炒房的“中介机构”深房理进入公众视野。

深房理的“房产证券化”

深房理账号的注册人是辽宁大连人李雪峰,最早在深圳从事建筑装修行业,后来开始关注房地产投资,并在开通新浪微博,分享购房经验,并逐渐演变为“购房导师”。

据媒体报道,深房理招募的“V+”会员价格为3,980元人民币,而摇篮会员还需要另附9,800元。成为摇篮会员后,深房理会为其量身定制购房计划,如果资金不足,则会作为中介撮合有意向的购房人“合伙”买房。假设一套价值500万元的房产,可以分割为50个份额,每人出资10万元。这无疑大大降低了购房门槛。被分割的部分还可以在深房理开放的微信小程序中交易持有的“房屋股份”。

深房理在微博中自称最初借钱投资房地产发迹。(微博@大鳄吞金)

随着深圳加码楼市调控,购房资格和首次贷款的低利率优惠更为珍贵,为了满足炒房客的需求,深房理甚至找到拥有购房资格的人代持房产。在深房理开发的小程序中,会员也可以将闲置资金获得利息,缺钱的会员则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借钱。

另外,深房理还会和新开楼盘或开发商合作,大量获取房源。据华尔街见闻报道,深房理推介的楼盘集中在深圳前海、红山等热点区域。其中,不少楼盘在过去三年里涨幅迅猛, 比如,花样年花郡在过去三年里从6.68万元/平米涨至14.32万元/平米;诺德假日花园从2017年1月时单价7.73万元涨至16.79万元。

换言之,深房理的整个运作等同于房地产证券化,通过分割份额,只要有几十万就可以参与上千万价格的房产买卖。将房产拆分成股份后,房子变得更像股票,可能出现的情况是,虽然某现在的房价还没涨,但交易者根据未来人口流入,相关政策利好等,认为房价将会上涨,因此价格不断被炒高。

更重要的是,这些“股份”的上涨已经与房产本身脱钩。参与炒作的人甚至可以不用交割房产就能获利,由于门槛相对较低,更多的人就可以参与到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其中的风险不言自明。

监管风暴来临

近年来深圳楼市持续火爆,均价已经迅速超过北京成为中国房价最高的城市。早在2020年,市场就有传言称深圳房价上涨与政府贴息和企业贷款流入楼市有关。深圳监管部门曾回应称,未发现房产抵押经营贷和政府贴息贷款流入房地产市场的情况。

不过,今年监管层开始大举排查企业经营贷流入楼市,其中北京查出3.4亿元,占经营贷款自查业务总量的0.35%;上海已发现涉嫌违规贷款123笔,涉及3.39亿元。相比之下,深圳仅查出5810万元。

面对快速上涨的房价,深圳政府从去年开始调控不断加码,2020年7月,规定落户满三年才能购房;今年2月,离婚无房的一方3年内不得购买商品房,“假离婚”购房漏洞被堵上。随后更是发布了二手房价格指导机制,目标直指过快上涨的房价。

深房理涉嫌违规被调查引起高度关注,已经登上中央电视台。(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2020年末,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判例:借名买房规避限购政策,合同应认定为无效。

无论深圳人事变动是否与楼市调控不力有关,深房理的曝光或许揭开了中国一线城市炒房的冰山一角。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此次调查过程还在进行,所以对于事件本身还没定性。但是从之前住建局官网提出的违法违规线索来看,至少说明存在五方面的炒房嫌疑或问题。第一,购房资格造假,该平台或存在教唆炒房人通过弄虚作假、隐瞒真实情况或者提供虚假证明材料等方式骗取购房资格的行为。第二,非法集资,该平台或存在以合资入股、众筹等名义,向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用于购房并承诺返还收益,涉嫌非法集资的行为。第三,骗取贷款,该平台或存在教唆协助借款人骗取信贷资金违规用于购房的问题。第四,虚假广告,该平台或存在违反广告法涉嫌虚假广告行为。第五,炒作行为,该平台或存在通过其公众账号、聊天群组发布虚假不实信息的行为。

严跃进认为,深房理事件具有非常强的信号意义。第一、如此大规模、有组织、有分工的炒房团,确实是全国第一个,至少说明当前部分重点城市在炒房方面,从个人炒房逐渐转变为有组织的炒房,说明各地严管炒房的工作需要强化。第二,此次问题的发现,源于相关人士的举报,进一步说明炒房行为被社会大众憎恶的社会心理,“东窗事发”在所难免。第三,此次政策层面迅速调查,可能会成为未来深圳严管房地产的一个新起点,对于一些有组织的炒房机构将严打,包括各类购房投资群和小区业主炒房群等。第四,未来监管层可能会建立举报制度,对于各类公开组织炒房的行为,将面临被举报和查处的情况,这也是后续严管房地产市场亟需补上的一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