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遭反垄断调查之后 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团成为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的最新目标,除了美团和阿里巴巴之外,下一个目标会是谁?

4月26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显然,在阿里巴巴集团创纪录的反垄断案结束之后,中国反垄断机构的执法步伐并未停止,从而改变过去在互联网竞争中流行的“赢者通吃”法则,有望带来一套新的市场规则。

现在能够确定的是,对于擅长于跨界、越界竞争的互联网巨头们来说,如何去适应新的游戏规则,将会是一个长期的命题。

“美团税”引发的民怨

对于美团的“中枪”,无论是资本市场投资人,还是互联网从业人士,以及密切关注反垄断的观察人士,都不意外,来自股市的反应,更是提前做了预告,症结就在于“美团税”。

美团作为中国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过去几年通过收购百度外卖、大众点评等平台,在中国餐饮外卖市场占据了领导地位,一面是连接上百万的中小餐饮商户及外卖员,一面是5亿规模的外卖用户。

对于成为反垄断目标,美团的股价早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提前反应。(Wind资讯)

“美团税”是平台商户和骑手对于美团抽成比例的形象比喻,2020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美团的营收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人民币大关,其中外卖的贡献最大,达到了662.7亿元,占比高达57.7%,仅外卖佣金收入就高达585.92亿元。

如果说阿里巴巴集团构筑的是一个“电商帝国”,那么美团构筑的就是一个“外卖帝国”,其市场份额占据了中国互联网外卖市场的近七成,远高于竞争对手。

作为强势的平台方,美团跟商家、外卖骑手、消费者之间的博弈,以及跟直接竞争对手“饿了么”之间的竞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餐饮外卖是美团的最核心收入来源,不过因为其市场垄断地位,关于美团在地推过程中采用“二选一”手段的传闻早就不绝于耳。

在外卖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中,随着用户、骑手、商家都越来越依赖于平台,美团“二选一”、“不正当竞争”和“佣金不合理”等问题曾被多次被处罚,尤其是餐饮商户对于“美团税”过高的抱怨,早已经是一股暗流涌动的民怨。

而这种怨气,在2020年疫情期间更是达到了顶点,云南、山东、河北、四川等各省市餐饮协会向美团发出公函或公开信,投诉其疫情防控期间突然提高佣金就可见一斑。

2021年中国“两会”期间,全国工商联就提案表示:职能部门应加强监管,把平台企业的外卖佣金,从18%到20%降低到10%到15%。这一提案主要就是针对美团。

又是“二选一”

这次让美团被调查的导火索,依然是“二选一”问题,在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因为“二选一”被重罚182亿元之后,美团的股价在两天内曾大跌12%,当时其实就已经做了预告,美团会是下一个目标。

美团ceo王兴(微博@36氪)

联系到4月14日美团才对外发布《依法合规经营承诺》,承诺不进行“二选一”等行为,但是依然没有躲过调查,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在反垄断机构调查阿里巴巴集团期间,美团很有可能就已经被盯上了。

原因很简单:“二选一”美团早有前科,也早就引发了商家的极大抱怨,相比阿里巴巴“二选一”主要针对大品牌、大商户,这些大品牌还能通过媒体等渠道进行“反抗”,美团“二选一”的目标主要是餐饮商家,这些商户普遍规模较小,跟平台毫无讨价还价的资本。

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冲击,使得餐饮业的收入大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美团平台的依赖度更大,而“美团税”跟“二选一”的双重压榨,对于小商户的冲击就更加明显。

一种流行的说法是:相比电商“二选一”主要在促销期间,外卖领域的‘二选一’时间更长、危险性更大,很多受害者因此遭遇生存危机,甚至被逼到无路可走地步。

根据4月15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美团对商家的最低抽成是18%,美团以调高费率为手段迫使签约商家放弃与竞争对手的交易,如果不下架就要上调服务费率,将平台费率从18%上调至25%。

虽然这个判决美团已提出上诉,但是当“二选一”成为中国反垄断的一个突破口,加上“美团税”引发的中小微企业“民怨沸腾”,无论是给外卖平台立规矩,还是要表现在后疫情时代政府扶持中小餐饮商户的决心,美团都是“在劫难逃”。

对于美团的“二选一”行为,中国反垄断机构很可能早就已经掌握了相关证据,这次只是选择在五一前启动了正式调查,调查周期也应该比阿里巴巴案要短。

大股东腾讯慷慨解囊

在被调查之后,美团也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称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目前公司各项业务一切正常。因为投资人早有预期,美团股价也比较平稳。

除了配合调查之外,美团也在积极为接下来预计数十亿的罚金做提前准备,大股东腾讯也慷慨解囊。

4月28日,美团公告称已完成1.87亿份股份配售,融资66亿美元,同时可转债也将于4月28日在港交所挂牌,共融资近100亿美元。

在这个港股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再融资计划里面,作为老股东的腾讯也参与其中,认购不超过4亿美元增发股份。腾讯在美团的持股比例高达17.73%,远高于美团创始人王兴9.73%的持股比例。

对此,野村证券的一份研报就指出,按上一年销售额的4%来计算,美团将可能被罚款约7亿美元,相当于美团的净现金余额的约4%,从财务上来说,对美团影响不大。

不过,反垄断调查不只是财务上的影响,很可能影响到美团正大力推进的“社区团购”等新业务的落地速度,此外,降低佣金也就成为了必然选项,这会对美团长期以来的盈利模式带来一定的影响。

谁是下一个?

2020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今年要抓好的重点任务之一,此后《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正式公布,对平台经济的垄断问题有了系统性的规范。

无论是阿里巴巴集团被处以百亿规模的巨额罚金,还是美团因“二选一”被调查,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还只是开始,远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4月22日,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规划(2021-2025年)》,明确“十四五”时期人民法院将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法审判,这是最高法院系统首次公开表态反垄断行动。

以美团的反垄断调查为例,除了对美团本身的影响之外,之前腾讯等投资人在背后推动的2015年美团跟大众点评合并等事项,滴滴与“快的打车”的合并,这种“资本+并购”来造就平台型垄断巨头的商业模式,很可能会被反垄断部门“秋后算账”。

以滴滴为例,在5年前先后合并了“快的打车”与“UBER中国”两个主要竞争对手之后,成为中国网约车市场上的最大玩家,市场份额超过九成,其垄断行为也一直多方饱受争议,市场上一直有批评的声音。

对于平台型企业在并购方面的重新审查,比如是否有充足的事前申报,很有可能是在“二选一”之后重点针对的领域。

不止如此,腾讯等巨头一直在做的“掐尖并购”等投资模式,也已经被中国监管部门点名,很可能成为下一阶段反垄断的纠偏对象。

因此,中国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而言,显然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也不可能在短时期就结束。

推荐阅读:

天和核心舱发射成功引发西媒热议 中国或取得太空垄断地位

默克尔最后一次参加中德政府磋商 李克强称阵容最大[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