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正视人口形势 避免陷入“人口决定论”误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11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数据显示,中国人口共141178万人,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133972万人相比,增加了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与2000年至201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0.57%下降0.04个百分点。

由于人口普查数据比原定计划推迟公布,因此引发了外界的广泛讨论和猜测,彭博援引消息人士称,中国总人口可能已经提前出现负增长,总数跌破14亿。数据出炉后,这一传言不攻自破。不过从趋势上看,中国的人口结构确实出现出生率下降、生育意愿不高、老龄化加剧的趋势。

老龄化来临

从人口区域分布来看,呈现东多西少、南多北少的结构。中国东部地区人口占39.93%,中部地区占25.83%,西部地区占27.12%,东北地区占6.98%。与2010年相比,东部地区人口所占比重上升2.15个百分点,中部地区下降0.79个百分点,西部地区上升0.22个百分点,东北地区下降1.20个百分点。这反映出中国人口进一步向东部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和城市群聚集,而东北地区的人口流失幅度最大,十年时间东北人口减少1,100万。对此,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回应称,将加强对东北人口问题的研究。

从年龄结构层面看,中国0-14岁、15-59岁、60岁及以上年龄段人口各自占比分别为17.95%、63.35%、18.70%,比2010年分别上升1.35个百分点、下降6.7个百分点、上升5.44个百分点;而中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占比已达到13.5%,比2010年上升4.63个百分点。毫无疑问,中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进一步加深。

按照联合国标准,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老年人口比重超过7%,即可以认定进入老龄化社会,14%即表示“中度老龄化”。中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比已达13.5%。老龄化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与此同时,中国人口出生率从1990年的21.06‰降至2015年的12.07‰;2016年受“全面二孩政策”影响,人口出生率一度明显回升,但在此后三年里又出现了连续下降,2019年只有10.48‰,与之相应的是2019年中国出生人口1,465万人。2020年出生人口又下滑到1,200万。少子化还有进一步加剧的态势。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在很多经济学家看来是直接受益于人口红利。而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可能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

+4
+3
+2

第一是经济增长潜力下降的风险。劳动力数量的减少,劳动力低成本的优势会逐步减少,在国家经济总量一定的前提下,伴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加,投入实体经济运行的资本的供应量以及投资收益也会相应下降。中国长期享受的出口红利,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比较优势,所形成的国际竞争力可能会受到削弱。

第二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失衡的风险。人口老龄化需要各种保障设施和保障基金的供给,从经济盘子里面拿的经费越多,剩下用来消费、投资、发展实体经济的经费就会减少,可能会影响储蓄与投资的比例。未来中国有3到5亿的老年人口,养老金融资产不断地膨胀,可能会造成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结构性失衡。

第三是金融系统整体的不稳定性。从1962年至1973年,中国经历第一个人口生育高峰,也就是说,从这一批生育高峰期女性退休的2017年开始(女性55岁退休),中国将经历一个长达16年的老龄化高峰期,平均每年有超过2,500万人退休。这对于建立时间不长的养老金支出、商业养老保险的给付都是巨大压力,可能会给整个金融市场带来冲击。

老龄化凸显民生问题

老龄化社会的来临凸显了政府必须尽快解决的民生问题。事实上,养老金庞大的支出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基本养老金占比过大,企业年金发展缓慢,商业养老保险还不成熟的情况下,老年人口的不断增加将会给政府财政构成压力。

2021年4月14日,“时尚奶奶”在北京参加电视节目彩排。六七十岁老人们组成的“时尚奶奶团”在网络上吸引了成千上万粉丝的关注。(视觉中国)

在医疗卫生方面,中国人均寿命不断增长,医疗费用也不断上涨,加上中国的医疗体系“重医疗轻预防”,老龄化社会给医疗系统构成压力。

而就产业结构而言,农村的劳动力大量向城镇转移,农村的青壮年劳动力大幅减少,农村人口也从过去的长期富裕转向结构性短缺,这可能会影响到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

另外,在城乡二元的体制下,农村的养老保障、医疗保障、养老服务的基础十分薄弱,所以农村应对人口老龄化的能力也比较弱,农村的年轻人外流,老年人留守,农民的养老就成为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

“人口决定论”误区

众所周知,人口数量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但人口数量对于经济发展中是否起到决定性作用,学界存在很多争论。

从古典经济学到新古典经济学都认为,人口对经济增长表现出积极影响。同时,人口不仅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对经济具有积极作用。反对的观点认为,人口本身不对发展产生影响,与其说是人口决定经济发展,还不如说是制度变革带动了经济发展。例如关于中国“人口红利”的讨论,与其说是人口红利带动了中国经济起飞,不如说是改革开放的制度变革带动了经济增长。

其实,这两种观点并不是简单对立的。人口对于经济发展确实能产生重要影响,与经济发展有很强的关联性,但将其作用放大为经济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是片面的。

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任远撰文认为,虽然常识上认为老龄化会抑制经济增长,但是从数据上看中国经济的发展实际上是和老龄化同时增长的,乃至在整个世界历史上,老龄化和经济增长也是持续正相关的,同时,最近几年的数据表明,国家劳动适龄人口比重在持续下降,但是经济总量却维持着持续增长,这也说明人力资源的具体配置实际上比单纯人口结构的变动更加重要。

老龄化和少子化可以说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经之路”。美国、日本、韩国和一些西欧国家都面临少子化和老龄化问题。但这些国家仍然有很强的科技创新能力,也就是说人口结构变动和科技创新能力不存在矛盾和冲突。

从本次人口普查数据来看,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836万人。与2010年相比,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8,930人上升为15,467人,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9.08年提高至9.91年,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人口素质进一步提高。

不可否认,老龄化和少子化对于传统劳动密集型产业体系来说,人口红利确实在减弱,但也并未“消失”,原因是目前中国户籍城镇化率仍然远低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近5亿人人户分离,户籍制度改革和城镇化依然会释放经济增长潜力。而在更依赖自动化设备和人力资本的现代产业体系之中,劳动力数量下降完全可以靠劳动力质量和效率提升来弥补。

国家统计局总统计师曾玉平表示,经济高质量发展对劳动者的技能要求日益提高,提高劳动者的技能水平,解决岗位需求不匹配的结构性矛盾,将成为就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此外,随着人口素质的提高,人口红利逐步向人才红利转变,人口资源的优势将得到有效发挥,会进一步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产业结构升级、全要素生产率提高。

宁吉喆也表示,人口现状和未来趋势需要“辩证看待”。中国人口基数大、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超大规模国内市场优势将长期存在,人口与资源环境仍将处于紧平衡状态。同时,人口增长放缓,需要采取措施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我国劳动力资源依然丰富,人口红利继续存在,同时劳动年龄人口逐年缓慢减少,经济结构和科技发展需要调整适应,产业转型升级步伐需要加快。

显然,人口长期趋势变化值得警惕,但短期来看,把这种趋势说成是“人口危机”则是危言耸听。避免陷入人口决定论的误区,正视目前存在的问题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态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