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开启“6.3”时代 央行警告炒汇风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26日,美元兑离岸人民币、在岸人民币汇率快速攀升,双双涨破6.4。其中,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单日涨幅高达0.5%。截至5月28日收盘,美元兑离岸人民币汇率录得6.36,创下2018年5月以来新高,当周涨幅达到1.16%。可以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已经进入“6.3”时代。

事实上,人民币的升值趋势已经持续了近一年。2020年二季度,中国率先走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阴霾,实现复产复工,中国经济快速复苏。一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10%左右;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发布的人民币汇率指数显示,人民币相对于一篮子货币(24种主要外贸交易货币)升值超过5%。这都体现了外汇市场上“经济强则货币强”的原则。

近期,美国疫苗接种进度快速推进,美国经济稳步复苏。美元的强弱成为左右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的最重要因素。

2月至3月,美国疫苗接种进度明显快于其他发达经济体,且各项经济指标表现良好,叠加市场对货币政策提前收紧的预期强烈,美元指数从低点反弹超过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随之下跌超2%。

但是,自4月以来,美国联储局(Fed)连续释放鸽派信号,且美国疫苗接种速度相对欧盟边际放缓。由于美元兑欧元的汇率在美元指数中的权重超过60%,欧元由弱转强令美元指数累计下跌近4%,从而带动同期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涨3%左右。

除了美元指数的影响,人民币资产越来越受国际投资者的青睐也是人民币升值的一大推手。中国央行的数据显示,4月资本与金融项下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为64.7亿美元;中国中央结算公司的债券托管数据显示,4月境外机构的人民币债券托管面额为32219.45亿元人民币,较3月增加648.69亿元人民币。

此外,5月份流入A股的北向资金连创新高。5月25日北向资金净买入217亿元人民币,刷新单日最高记录;截至5月28日当周,北向资金净买入468亿元人民币,刷新单周最高纪录。

市场普遍认为,部分超发的美元会流入中国资本市场从而推动人民币升值。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团队表示,在全球流动性分层的“瀑布”结构中,美国和中国分别是上游和下游的关系。如果美联储这一“水龙头”继续向全球注入流动性,同时国际资本对人民币有升值预期,那么外资就会有更多的增量资金流入国内,而以A股和中国国债为代表的人民币资产一旦形成“赚钱效应”,又会进一步强化外资的流入,从而带动人民币资产重估。

对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未来走势,市场看法不一。中金公司宏观团队表示,随着全球复苏深化和中国国内增长动能放缓,人民币未来进一步升值的空间可能有限,因此需警惕一定程度的回调风险。中信证券分析师明明等人则认为,结合中国出口强劲、美国实际利率走低以及美联储整体偏鸽态度等因素,人民币汇率仍具备走强动能,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向下或触及6.2。

中国央行希望人民币在合理范围内波动。(Getty)

输入型通胀隐忧显现 人民币升值有用吗

近期,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推升了全产业链成本,引发了关于输入型通胀(是指由于国外商品或生产要素价格的上涨,引起国内物价的持续上涨现象)的担忧。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和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继续攀升,其中PPI同比上涨6.8%,创三年半新高。

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攀升,通过人民币升值抑制输入型通胀的呼声也日渐高涨。据路透社5月21日报道,中国央行上海总部调查研究部主任吕进中在《中国金融》发文称,中国作为全球重要的大宗商品消费国,国际市场价格的输入性影响不可避免。吕进中表示,短期需求扩张有限,供给弹性较大,阶段性供需缺口或将修复,但价格中长期上行趋势或已成型。为了抵御输入性效应,吕进中给出的建议是增强汇率弹性,人民币适当升值。

人民币升值真的能够抵御输入型通胀吗?从国际大宗商品进口的角度来看,铜和原油价格的上涨对中国产业链的影响相对较大。自2020年3月底的低点以来,国际铜价和国际油价分别上涨了120%和180%,然而在此期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仅上涨了10%左右,几乎无法对冲大宗商品的涨价。

此外,有分析指出当前大宗商品涨价带来的通胀压力并非输入性的。中金公司宏观团队在研报中表示,钢铁、铝、动力煤等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更多是中国国内供给受限带来的,并非输入性的,汇率升值对此影响不大”。研报认为,通胀和汇率都是价格,前者是货币的对内价格,后者是货币的对外价格,二者往往都是实体金融供求关系的结果。因此,中金公司宏观团队认为,中国政策制定者通过人民币升值来降低通胀的可能性较小。

央行连续表态 信号逐渐清晰

值得注意的是,5月23日,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回答记者关于近期人民币汇率走势和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时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了基本稳定。目前,中国外汇市场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汇率预期平稳。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成为常态。”

有分析认为,刘国强关于汇率“双向波动”的表态是在为不断上涨的美元兑人民币汇率降温。但是,也有分析认为,刘国强强调“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表明央行对汇率波动的忍受程度进一步上升。资本市场似乎更认可后一种解释,于是5月26日人民币大幅升值,一举突破6.4关口。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央行副行长刘国强的表态是在对近期市场就汇率的解读进行纠偏。张瑜认为央行释放了四重信号:一是未来汇率形成机制上不会出现变化,目前汇率形成机制是合理有效的,未来也将继续沿用;二是央行不会放弃汇率目标,仍将保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汇率稳定仍是央行的目标之一;三是央行对人民币汇率的中长期走向没有预设方向,不存在中长期升值的政策意图;四是央行更关注汇率对中国自身的影响,尚无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其他国家货币汇率定价锚的意愿。

5月27日召开的全国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第七次工作会议印证了张瑜的观点。会议指出,“未来,影响汇率的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因此,会议认为,“没有任何人可以准确预测汇率走势。不论是短期还是中长期,汇率测不准是必然,双向波动是常态,不论是政府、机构还是个人,都要避免被预测结论误导”。

会议肯定了目前的汇率形成机制并表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适合中国国情,应当长期坚持”。对于通过调控汇率抵御输入型通胀的观点,会议明确否定:“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来贬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来升值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

此外,会议提出预期管理,表示要“坚决打击各种恶意操纵市场、恶意制造单边预期的行为”。同时,会议警告外贸企业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

可以说,这场有央行副行长刘国强、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出席的会议释放了更清晰的信号,即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由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来决定,投资者应当放弃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或贬值的预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