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危机|国际粮价飙升 矛头不应指向中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际粮价的快速上涨正在引发粮食危机。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6月3日发布的报告称,尽管世界谷物产量有望创下历史新高,但5月份全球食品价格上涨速度惊人,为十多年来最快增速。

数据显示,5月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录得127.1点,环比上涨4.8%,同比则猛增39.7%。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每月追踪全球贸易最活跃的食品类商品国际价格,5月植物油、食糖和谷物等国际大宗粮食的价格飙升,推动该指数攀升至自201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仅比其名义历史峰值低7.6%。

在国际玉米价格带动下,粮农组织谷物价格指数较 4 月份上涨 6.0%,同比平均高出 89.9%。(新华社)

发展中国家面临严重粮食危机

联合国粮农组织、粮食计划署和欧盟共同发布的《2021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显示,2020年,至少在55个国家和地区有1.55亿人陷入危机级别或更为严重的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比上一年增加了约2000万人。

报告认为,2021年的粮食安全前景将更加严峻。由于地区冲突连绵不断、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而采取的限制措施使经济受到重创、恶劣的天气条件长期持续等因素,粮食危机可能愈演愈烈。

值得注意的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粮食危机将更加严重。

一方面,发展中国家的家庭在食物上的支出比重较大。世界经济论坛(WEF)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贫困国家的家庭通常将收入的40%以上用于购买食物。在尼日利亚等地区,家庭甚至需要将收入的一半以上都用于购买食物。因此,这些国家对粮食价格十分敏感。

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发展中国家也不例外。由于居民收入受疫情影响而大幅下降,对于发展中国家的家庭而言,不断飙升的粮食价格如今显得更加高不可攀。

国际粮价上涨的矛头不应指向中国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旗下的“FT中文网”6月4日撰文将国际粮价上涨的原因归结于“中国对粮食和大豆的需求飙升”、“巴西遭遇大旱”、“生物柴油对植物油的需求”。然而,“FT中文网”将推高国际粮价的矛头指向中国,却完全搞错了重点。

诚然,2021年1月至4月中国进口粮食数量较2020年同期增长了51.7%。其中疫情因素的干扰较小,因为该数据较2019年也增长了54.6%。但是,这主要是由于在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美国要求中国大量进口美国粮食。

根据协议,中国需要向美国增购320亿美元的农产品。要知道,中美贸易战之前,中国全年粮食进口规模最高也不足500亿美元。2020年中国自美国进口的粮食同比增长了66.9%,但是,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统计,2020年中国自美国的粮食进口额仅达到美国当年要求数额的64%。因此,2021年中国不得不继续加大从美国购买的力度。

此外,中国进口的粮食主要是大豆,对于国际粮食市场影响力较大的三大主粮小麦、水稻和玉米,中国一直实施进口配额管理。2004年至今,三大主粮进口配额一直保持不变,其中小麦、水稻和玉米的配额量分别为963.6万吨、532万吨和720万吨。

中国国家发改委价格成本调查中心主任黄汉权认为,把国际粮价上涨的原因归结为中国大量进口粮食,这种说法是不负责任的,完全有悖于事实。从进口量看,中国粮食进出口量只占全球贸易量十分之一左右,而且进口的大头是大豆,对世界粮食价格上涨的影响有限。

事实上,全球对谷物的整体需求和供给基本稳定,并没有发生较大供需错配,粮农组织甚至预计2021年全球谷物产量将创下新高。只不过,由于疫情的影响,全球供应链和区域内的供应链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拥堵”,造成局部粮食供给出现错配,推高了粮食价格。

国际粮价飙升的深层次原因其实是美联储持续“放水”,导致以美元定价的国际大宗商品“水涨船高”,粮食价格也无法幸免。此外,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投机商们把握时机,不断炒作恐慌情绪,也是国际粮价飙升的重要推手。因此,“FT中文网”将矛头指向中国,完全搞错了重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