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CPI:结构性通胀不改货币政策稳健 警惕PPI传导不畅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9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5月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5月CPI同比上涨1.3%,不及预期;5月PPI同比上涨9%,涨幅创2008年以来最高,超市场预期。

从同比看,5月CPI上涨主要是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扩大所致。其中食品烟酒类价格同比上涨0.8%,影响CPI上涨约0.24个百分点。

PPI方面,主要行业价格涨幅均有所扩大,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上涨99.1%,扩大13.3个百分点;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分别上涨38.1%和34.3%。

环比看,CPI下降主要受食品价格下降影响。其中,由于生猪生产不断恢复,猪肉供给持续增加,价格继续下降11.0%;淡水鱼、鲜菜、鲜果价格分别下降9.9%、5.6%、2.7%。非食品价格则受汽油、柴油带动小幅上涨。

PPI方面,国际原油价格波动上行,带动国内石油相关行业价格上涨,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上涨1.7%,涨幅扩大1.3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由降转涨,上涨4.4%。

2020年,由于供应不足叠加周期因素,猪肉价格大涨。(VCG)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认为5月CPI同比不及预期主要可能与两方面因素有关,一是近段生猪养殖户将“压栏”肥猪集中上市,导致生猪价格快速下降,而猪肉价格显著影响了物价指数;二是局部散发病例对服务业等相关消费构成一定程度拖累。同时,去年物价低基数也是推动几个月消费者物价“快速”走高的原因。

周茂华分析,目前通胀结构性特征明显,相对于总量指标数据,更应关注通胀的结构释放的信息,猪肉价格下滑拖累食品价格走低,但衣着、交通出行、文教娱乐等服务业商品涨价明显,整体上,反映国内经济活跃度持续增强,此前受抑制的非必要消费加快恢复,另外,交通出行价格涨势强劲,除了经济活动回暖,民众交通出行需求推升相关服务价格外,也反映年初以来能源价格快速上涨增加了交通出行成本。

而5月PPI同比增长9.0%,主要是5月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超预期大幅走高,推升中国国内生产资料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PPI同比高增长对国内工业体系影响是“两面性”的,PPI同比走高有助于提振中国整体工业企业利润,但也增加部分下游制造业企业生产投入成本、挤压企业利润空间;同时,能源和工业原材料价格长时间偏离基本面过度上涨,可能会向部分行业发出“错误”信号,导致少数行业出现产能过剩问题。

数据显示,畜肉类价格下降11.3%,影响CPI下降约0.46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下降23.8%,影响CPI下降约0.50个百分点。如果排除上述两种食品对物价的影响,CPI同比增速约为2.3%,与PPI依然存在较大差距。这也说明由于目前消费疲软,工业品价格上涨无法传导至消费端。

中泰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杨畅分析,PPI向CPI的价格传导过程可能正在发生。代表上游成本的原材料价格指数(PPIRM)到PPI再到核心CPI的传导,往往存在8个月左右的时滞,主要原因在于产成品库存去化速度的快慢;根据4月底公布的工业企业利润效益数据,剔除掉PPIRM后的产成品存货同比下降了17.3%,未来伴随着产成品存货的进一步走低,中游制造业的博弈空间有望加大,这也将导致涨价向下游传导。

对于CPI和PPI给政策产生的影响,总体看来,通胀表现对目前稳健货币政策影响有限。一方面,中国国内通胀是结构性的,另一方面,考虑到能源商品价格走高,一方面要求货币政策更加精准有效;同时,周茂华认为,能源和工业原材料价格持续维持高位对工业制造业影响,仅仅依靠货币金融政策不够,还需要多部门协同缓和短期商品供给,稳定企业和市场预期。

目前,由于核心CPI仍然保持相对平稳,上游涨价向下游传导,仍然存在一定的时间窗口,相关政策仍然有望保持观察态势,或未到达调整时机。未来,市场对于接下来通胀“触高回落”走势预期较为一致,但市场和货币当局仍然需要留意2021年下半年能源及工业原料价格超预期维持高位,导致物价表现超预期的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