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史诗级股灾波及新东方 最贵港股成最惨二次上市公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当下正在遭遇一场史诗级的股灾,在空前严厉的政策监管之下,已上市的头部企业股价纷纷被腰斩,新东方、好未来、高途教育(学而思)的股价目前仍在持续暴跌中,全行业的毁约、转岗、裁员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搜词。

在这场堪比2008年的股灾背后,则是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的重塑,以辅导班形式为代表的课外教育,将转变为课内教育为主,只是考虑到普通民众对于教育的重视程度,这种政策执行的持续性如何,整个行业又将如何适应新的监管要求,依然需要长期观察。

当然,活下去,应该是这个行业里大部分企业今年的现实目标。

从天堂到地狱

就在一年之前,因为疫情的缘故,在线教育行业还是最火爆的投资风口,尤其是锁定基础教育的K12(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在线教育平台,更是资本市场和投资圈的香饽饽,融资新闻不断,资本排队烧钱,被投企业也纷纷挂牌上市,股价出现疯涨。

不到一年时间,昔日的香饽饽变成了过街老鼠,从投资风口变成了禁飞区,尤其是在美上市的高途教育,其股价四个多月已经跌去了超过九成,从接近150美元跌至12.8美元,其惨烈程度堪称一场股灾。

作为此轮股灾的代表公司,高途教育的美股股价跌幅超过九成,惨烈程度可见一斑。(Wind资讯)

从天堂到地狱,或许正是这个行业当下的真实写照,只是对于K12上市企业和投资人来说,如何度过这个寒冬,让自己活下去,成为当下最棘手的难题。

悲观地看,“减轻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被写进高层会议文件,“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的用词,使得这一行业的短期前景看上去颇为悲观,利空不断很可能成为接下来半年的常态,投资者必须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最惨公司跌去九成

6月8日,美股市场上的K12在线教育股延续近期的暴跌走势,好未来跌超6%,新东方跌近4%,股价再度创下今年以来的新低。

不过,对于重仓这个行业的投资人而言,6月8日的跌幅已经算是颇为和缓,就在6月7日,这一板块出现了一波崩盘式暴跌,新东方单日最大跌幅超10%,好未来跌幅一度超15%,高途跌超9%。

在过去的二十个交易日里,行业龙头新东方有三个交易日的跌幅超过10%,单日最大跌幅近20%,股价从五月初的15美元跌至8美元,这样的股价走势,让投资者风声鹤唳,唯恐避之不及。当然,也有投机者试图火中取栗,搏一把反弹。

据统计,在美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股头部企业,今年以来的股价跌幅均超过55%,其中跌幅最大的高途,从1月底的149美元高点,跌至6月初的13美元,跌幅超过了92%,其惨烈程度已经堪比2008年美股金融海啸时候的大股灾。

新东方:从最贵港股到最惨回归中概股

半年多之前在香港完成二次上市的新东方,跌幅虽然没有高途教育那么夸张,但是也遭到波及,堪称港股市场过去半年的最惨二次上市中概股。

尤其考虑到新东方还是以“最贵港股”完成挂牌,这个身份的巨大落差,恐怕也让不少押宝的投资人损失惨重。

新东方回归港股市场半年,股价和市值均遭腰斩,从最贵港股沦落到最惨二次上市股。(Wind资讯)

2020年11月9日,新东方以“9901”为股票代码成功在港二次上市,发行价高达1,190港元,创下港股纪录,上市首日新东方市值超过2,200亿港元。加上此前已完成在港上市的新东方在线,也同属于新东方集团,一个集团下的两只教育股同时在港挂牌,堪称2020年IPO的一大盛景。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整个K12板块的雪崩,目前新东方的总市值跌至1,000亿港元左右,新东方在线市值为100亿港元,两家公司市值加到一起,也只有去年新东方港股挂牌时的一半左右,总市值已缩水过半。

屋漏偏逢连夜雨,6月2日,富时罗素指数(FTSE Russsell)就宣布,富时中国A50指数将剔除新东方,该变更将于6月18日收盘后生效。这就会导致本来配置新东方的指数型基金直接清仓。

瑞信等机构也下调了新东方的评级,美股目标价从14美元下调至9.30美元,下调幅度高达33%。机构的观点几乎一致:监管风险加大,建议投资人回避!

新东方是成立于1993年的中国老牌民营教育集团,最初以出国留学、英语培训业务起家,此后又拓展了K-12课后辅导、在线教育等业务领域,是全行业最大的龙头企业。

有意思的是,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的创业故事曾被拍成了一部电影《中国合伙人》,电影里的另外两位合伙人原型徐小平和王强,后来均成为中国著名的风险投资人,投资了不少科创企业。

看到今天新东方和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惨状,不知道这三位《中国合伙人》的原型会作何感想。

政策重压之外,资本泡沫是主因

此次整个K12在线教育板块的暴跌,跟政策的重压有直接关系,6月1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的虚假宣传、价格欺诈等行为,分别处以顶格罚款。

就在同一天,中国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该法明确规定:禁止培训机构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包括学而思、高途教育在内的多家网校,随即下架了关于学龄前儿童的课程。

但是给学生“减负”并不是今天才有的政策,恰恰相反,从中国过去的经验来看,对于学生的“减负”政策发得越多,结果却往往是负担越重。

不过,相比过往“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尤其是针对“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现实情况,中国在政策层面提出了“强化学校教育”、“平衡优质教育资源”的治本之策,强调“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这样的政策表态,对于铺天盖地打广告的在线教育行业来说,显然是当头棒喝。

考虑到2020年又是整个K12平台的资本爆发年,各个平台的广告铺天盖地无处不在,资本对这个行业的期望值极高,各大平台竞相比赛“烧钱”,资本争相涌入,就是看中了这个赛道的高成长性和利润率,极大地助长了资本泡沫。

而当政策出现高频率、高强度地连番表态之后,资本又跟大海退潮一样争相跑路,从而导致全行业从峰顶跌落至谷底。据中国科技媒体36氪报道,多位投资人重申了“暂时要规避这个行业,这次比较不一样”,另一位知名投资人更是直接放弃了已准备投资的教育项目。

显然,政策的重压只是一个诱因,真正的原因还是在于行业本身的资本泡沫,而这个赛道从资本集体抱团变成资本疯狂跑路之后,剩下的自然就是一地鸡毛。

值得警惕的是,在线教育平台的今天,会不会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明天,需要投资者保持清醒和冷静。

在潮水退去之后,才会看到谁在裸泳。

乐观地看,只要教育不均衡的问题长期存在,加上中国家庭对于教育的高投入和高期望值,整个在线教育行业从长期来看依然有价值,尤其是经历了这一轮行业大洗牌之后引发的马太效应,或许会催生出真正的长期龙头企业。

推荐阅读:

中国5月份钢铁出口跌34% 美印等5国陷入钢铁荒

G7达成全球最低企业税率 中国或将积极参与

非农就业数据平淡 华尔街“心病”难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