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计划干预关键产品供应链 中国不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分析指出,美国大肆渲染所谓“中国威胁”和恶意影响,很可能加剧美国社会的撕裂;中美合作可以办成许多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对抗对两国和世界都是灾难。

6月8日,美国白宫公布了一份对半导体、药品、关键矿物质、大容量电池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风险的评估报告,要求美国联邦政府采取措施解决这些关键产品的供应链脆弱性问题。这份评估报告详细阐述了拜登(Joe Biden)政府对建立具韧性的供应链的政策构想,指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及其导致的经济混乱进一步暴露出美国供应链长期存在的脆弱性,建立更加安全和具有韧性的供应链对美国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和技术领导力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美国参议院也审议通过了《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旨在增加美国技术、科学和研究领域的投资。针对该法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两国在经贸、科技和教育等领域合作的本质应是互利共赢。(VCG)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6月9日发文《美参议院通过创新与竞争法案:以竞争之名行遏制之实》指出,美国搞对抗法案,不会阻挡中国向前发展的脚步,不会动摇中国人民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决心。中方的目标从来不是超越或者取代美国,不是为了跟美国搞你输我赢的竞争,而是不断超越自我,成为更好的中国,让中国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在当前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的大背景下,处处把中国当作“假想敌”的做法,有违世界大势,不得人心、注定失败。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中国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提出这些计划主要基于两个因素:第一,过去30年里,美国制造业逐步往外移,这导致了美国在供应链方面容易受制于其他国家;第二,美国担心受到中国的威胁,想借此机会减少对中国制造产品的依赖。美国这一做法是想缩短供应链的长度,以确保供应链的安全。”

尽管这份评估报告被认为剑指中国,但是王勇表示,拜登的雄心壮志或将难以实现。王勇认为,“这一计划面临不少挑战,一个障碍就是市场的因素。一些产业已经转移到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如果想再转回美国是较难的事情。”他还指出,美国当前是以服务型为主的经济,想要扭转这一经济结构也非易事。

王勇建议,第一,中国不应该恐慌,需要维持自身的竞争力和优势——保持全产业链;第二,中国应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产业合作、加强对外国家的投资;第三,中国需要在中高端产业的创新力度,以提高中国的竞争力。

就美国重振制造业和供应链的努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中国贸促会专家王义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美国制造业的衰落是伴随着金融霸权发展而产生的必然结果。疫情暴露的全球供应链风险刺激美国试图通过外交和经济等多种手段吸引生产企业和供应链回流本土或通过全球分散以实现安全可控。王义桅称,逆全球化的努力在部分层面上可能可以实现,但是全面逆全球化从经济发展规律的角度来说是不现实的,美国盟友之间的矛盾和美国国内的矛盾也制约了相关努力的效果。

对于中国来说,王义桅教授认为虽然美国在具体实践中存在挑战性,中国也应当对美国这方面的计划有所警惕,同时要积极在全球环保和劳动等领域的规则和体系建设上争取自己的发言权。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