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再挥制裁大棒 美国陷入“逢中必反”怪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10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与美国之前通过的法案“遥相呼应”。

6月8日,美国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迅速通过了《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这项法案获得跨党派支持,授权拨款约1,900亿美元用于加强美国的技术与研究;另外,也批准了一笔约500亿美元的拨款,用于增加美国对半导体和电信设备的生产与研究。

而近期的另一则消息也值得玩味,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正在考虑一项调查,确定进口主要产自中国的稀土磁铁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如果是的话,就有理由对该商品加征关税。白宫方面表示,美国商务部将审核是否要调查钕磁铁,这种材料被广泛用于制造从智能手机到电动汽车等多种产品。

美国希望和盟友国家发展稀土产业,摆脱对中国稀土的依赖。(VCG)

尽管《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还须要在众议院通过,才能交由总统签字生效,但种种迹象表明,遏制中国发展已经成为两党之间的共识,中美之间的竞争和碰撞正在愈演愈烈。

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在稀土领域占据的主导地位,担心中国利用稀土作为打击美国科技发展的工具。今年3月,中国工信部部长肖亚庆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稀土没卖出‘稀’的价格,卖出了‘土’的价格,就是因为恶性竞争、竞相压价,使得这种宝贵的资源浪费掉了。”

中国是稀土储量最丰富的国家,全球稀土储量为1.3亿吨,其中中国就占了4,400万吨。中国稀土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23%,而这23%的稀土资源就承担了世界90%以上的市场供应。

据中国官方6月7日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份中国稀土出口量创下了自2020年4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达到4,171吨;综合今年前5月的出口数据来看,中国稀土出口同比增长8.7%至19,813.3吨。其中,大部分出口至日本和美国。

肖亚庆的表态让很多西方国家感到紧张,认为中国要把稀土当做反制美国的武器。但其实肖亚庆在答记者问中强调“产业链的国际分工,经济的全球化是一个大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需要大家携起手来,共同应对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在市场发展过程中的资源、能源、产品各方面的需求”。

美国政府似乎已经陷入了“逢中必反”的怪圈。考虑针对稀土加征关税抬高进口成本,达到鼓励美国国内稀土产业发展的目的。华盛顿新任美国安全中心的技术专家Martijn Rasser说:“就钕磁铁而言,这些关税将直接针对中国。如果关税足够高,这可能会为建立美国国内产业提供经济激励。”

一边加征关税,鼓励上游稀土产业,一边通过新的法案拨款鼓励科技创新,这看似是一条完整的产业政策链。但实际情况似乎和白宫所想的并不一样。

美国稀土的首席执行官(CEO)阿尔特豪斯(Pini Althaus)认为,就稀土产业而言,拜登的计划是不可行的,“美国政府不能认为其他国家的稀土供应商只会把资源卖给美国而不卖给中国”。

而从产业发展和国际分工的角度来看,从上届政府开始,美国就希望大力发展本国的稀土开采加工产业,但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即使项目进展顺利,美国对于海外稀土购买的依赖也只可能略微降低,而不会完全摆脱进口依赖。

其实,美国政府早已意识到产业空心化的问题,但复杂的国际分工和供应链建立岂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在芯片行业,从设计到制造,涉及到设备,材料等一系列产业,就拿台积电来说,其供应商的数量就超过了3,000家。在更加上游的光刻机领域,所有高端光刻机都是荷兰阿斯麦(ASML)垄断。然而这家公司生产的高端光刻机的核心零部件并不是全部由自己研制生产的。其中最关键的核心零部件来源于美国、德国、日本等多个国家。由此可见,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很难做到一家独大,只有互利才能共赢,一旦牵涉多方利益,就更无法成为美国制裁中国的武器。

稀土产业关系到军工、医疗、电信、芯片、航空航天等多个高科技产业的原材料供应。如果拜登单纯寄希望于提高关税引导产业发展,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像之前的中美贸易战一样——美国国内企业成本被抬高,成本转嫁到下游产业和消费端,最终损害美国自身利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