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前景黯淡 三重枷锁难冲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繁荣后,虚拟货币投资市场的前景正在被阴云笼罩。虚拟货币行情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27日,整个虚拟货币市场的总市值已经从2.5万亿美元的高点跌至1.4万亿美元左右。愈发严峻的监管形势、来自央行数字货币的竞争以及低碳环保的社会诉求正在成为虚拟货币难以冲破的三重枷锁。

中美强化虚拟货币监管

尽管虚拟货币已经得到部分国家和地区的认可,甚至成为中美洲国家萨尔瓦多的法定货币,但是对其影响较大的中国和美国正在不断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监管。

中国是全球虚拟货币的主要“产地”。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显示,2020年位于中国“矿场”贡献了全年比特币产量的65%左右。美国是虚拟货币的金融中心。美国证券市场为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Coinbase以及虚拟货币信托类产品融资,同时,美国期货市场交易着多种虚拟货币期货。因此,中美的监管态度直接影响着虚拟货币市场的发展。

目前,中国政府明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并且于近期开始限制虚拟货币挖矿行为。5月21日,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首次从国务院层面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随后,中国内蒙古、青海、新疆、云南、四川等省份相继宣布对辖区内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停产整顿。

随着中国境内“矿场”大量停止运营,代表虚拟货币市场网络处理能力的哈希率大幅下降。尽管一些中国“矿场”已经开始向中东等地区迁移,但是那些电力资源紧缺的国家并不想接收这些“矿场”落户。例如,伊朗近期在德黑兰查获了7,000台“矿机”,而阿塞拜疆已开始对来自境外的“矿场”采取限制措施。

5月以来,美国也开始加强对虚拟货币市场的监管。5月11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市场提示风险,表示比特币“非常具投机性”,呼吁投资者留意比特币期货的交易风险,同时要留意比特币信托资产的交易风险。5月20日,美国财政部发布报告,建议将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交易账户以及接受加密货币的支付服务账户将纳入政府监测范畴,市值1万美元以上的加密资产相关交易需向美国国税局报备。

可以说,美国金融监管部门已经放弃此前放任虚拟货币市场自由发展的态度。6月22日,SEC再次推迟做出是否允许比特币ETF(交易所交易基金)上市交易的决定。4月新上任的SEC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具备虚拟货币技术方面的学术背景,他多次表示,“虚拟货币市场在保护投资者方面存在许多挑战和缺陷”。

中美监管层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态度将决定虚拟货物未来的发展空间。(视觉中国)

央行数字货币挤压虚拟货币生存空间

与萨尔瓦多这种没有主权信用货币的小国不同,中美等大型经济体不仅不希望虚拟货币挑战自己的主权信用货币,还要利用虚拟货币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发展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

中国央行早在2014年就成立专门团队,开始对数字货币的发行框架和技术进行研究,并于2019年底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北京冬奥场景启动央行数字货币试点。2020年10月央行数字货币的试点又增加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6个地区,应用场景也扩大至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多个领域。

美国近年来也加快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步伐。2020年5月,美国数字美元基金会发布了其数字美元项目的第一份白皮书。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2021年5月20日表示,美联储计划于今年夏天发布有关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利弊的讨论文件,广泛征求公众意见,为美联储决定是否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提供参考。此前,鲍威尔曾表示数字美元将是美联储的“高度优先项目”。

此外,欧洲和日本也在积极开展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欧洲央行2020年10月发布了数字欧元报告。2020年11月,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预测数字欧元将在2年至4年内推出。2021年4月5日,日本央行开始对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可行性进行实验,日本央行表示,第一阶段的实验将于2022年3月结束,重点是测试发行、流通和兑换央行数字货币技术的可行性。

目前,各国央行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已经是大势所趋。国际清算银行(BIS)6月11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一季度,在50家被调研的央行中,约三分之二的央行正在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的试验或测试,半数以上的央行认为,提升跨境支付效率是发展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原因之一。

同样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央行数字货币在很多应用场景中能够完全取代虚拟货币。同时,央行数字货币有政府信用作为背书,币值更加稳定。因此,央行数字货币一旦发行必将压缩虚拟货币的生存空间。

“挖矿”与低碳理念相冲突

其实,即使没受到各国政府的强力监管以及央行数字货币的竞争,虚拟货币自身也存在一个巨大缺陷,那就是对能源的需求巨大。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虚拟货币需要通过计算才能产生,也就是俗称的“挖矿”。虚拟货币“挖矿”需要消耗大量电能,而且这种能源需求不仅不会随着算力提高而减少,反而会因算力竞争而不断增加。可以说,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行为对能源的需求是没有上限的。

英国剑桥大学另类金融研究中心的研究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49.37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一数字已经超过马来西亚、乌克兰、瑞典等国的年耗电量,接近年耗电全球排名第25名的越南。国际学术期刊《自然气候变化》上的一篇论文显示,2020年虚拟货币的“挖矿”挖矿行为产生了6,900万吨二氧化碳,占全球排放量的1%。

虚拟货币这种不环保的生产方式显然与当下低碳环保的社会主流价值观相背离。5月13日,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社交媒体上批评比特币不环保,表示特斯拉汽车销售不再接受比特币。

在全球各大经济体都在争取早日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当下,虚拟货币对能源的大量消耗明显不能被社会大众和负责任的政府所接受。尽管,市场上的投资者也在积极寻找更环保的虚拟货币,但是从区块链技术原理来看,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对能源的需求必然是没有上限的。因此,与低碳理念的冲突也将成为虚拟货币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