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脱欧双重夹击 英镑往日荣光难再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上半年已结束,对于英国而言,这是倍感艰难的半年,无论是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防控,还是从脱离欧盟(EU)后的各项进程来看,英国经济并没有多少起色,英镑的国际地位和汇率走势也毫无亮点。

疫情下的英国

英国政府6月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6,068例,再创2021年1月底以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新高;累计确诊4,800,907例。造成英国疫情反复的原因是——在印度首先发现的德尔塔(Delta)变异病毒已成为英国最流行的病毒种类。

根据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2月份提出的计划, 6月21日将取消大部分社会限制,酒吧、餐馆、夜店和其他接待场所可以完全重新开放;因Delta变异病毒快速传播,这一计划被推迟到了7月19日。

这意味着英国经济复苏的前景充满变数。2020年,受疫情大流行影响,英国经济萎缩了9.8%,这是300多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也是所有大型发达经济体中产出降幅最大的一次。

如果Delta变异病毒诱发的疫情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当前已向好的一些经济数据,极有可能再次下滑。

英国工业联盟(CBI)最新公布的6月CBI零售销售差值从5月的正18升至正25,创2018年8月以来最高。同时销量也高于季节性标准(扣除去年抗疫封锁举措的影响),创下四年多来最高。与此同时,英国雇主对经济的信心也创下近五年来最强——6月24日,英国招聘与就业联合会(REC)一项衡量企业信心的指标上升了21个百分点至正11,创下2016年7月英国公投脱欧后不久以来的最高水平,也是2018年以来该指数首次处于正值。

难以掌控的经济前景,势必影响英镑的走势。

夹缝中的英镑

从周K线图走势来看,2021年上半年英镑兑美元的最高点在5月31日当周,曾高至1.4250;这一高位也曾在2月22日当周出现;截至6月30日,英镑兑美元已回落至1.38附近。

2021年上半年,英镑兑美元高点在1.4250。(富途牛牛软件截图)

英镑兑欧元,2021年上半年的高点位于4月5日当周,最高至1.1805,截至6月30日已回落至1.16附近震荡。

2021年上半年,英镑兑欧元的高点在1.1805。(富途牛牛软件截图)

抛开技术面来看,除疫情导致经济的下滑之外,英国脱欧让伦敦失去了欧洲金融中心的位置,也是导致英镑疲弱的一大主要因素。

在2021年3月发布的最新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中,纽约位居榜首,伦敦排名第二,但评分下跌,仅领先上海1分。

此外,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6月17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5月,在基于金额统计的全球支付货币排名中,欧元、美元、英镑和日元分别以39.03%、38.35%、5.78%和3.02%的占比位居前四位。其中,英镑市场使用份额已连续四个月下降,并跌至2010年即SWIFT开始跟踪数据以来最低。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1年5月,欧元已超过美元成为全球最主要支付货币,其市场使用份额达到2013年2月以来最高的。

促使这些变化形成的原因,与英国脱欧后,诸多金融机构将数千亿美元的资产和数千名员工转移到欧洲大陆有着必然的联系。根据伦敦一家智库New Financial2021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英国脱欧已促使440多家金融公司将至少部分业务、员工、资产或法人实体从英国迁到欧盟。其中包括126家资产管理公司、81家银行和65家保险公司。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迪蒙(Jamie Dimon)在2021年的致股东信中曾暗示,可能会在多年后,将所有为欧洲服务的职能机构从英国转移到欧洲大陆。

更值得注意的是,6月29日,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参加美国摩根大通银行巴黎交易中心的落成仪式时,宣布了让巴黎“重回全球金融版图”的雄心。

种种迹象表明,脱离欧盟后的英国,已不再被视为欧洲的金融中心。尽管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历史非常悠久,但是脱欧之后,英欧之间的人员往来已不能可能像其在欧盟内一样便捷;边检成本增加、文件准备和通关延迟等新问题,也让英国在与欧盟的贸易往来中失去了竞争力。此外,正式脱欧后,英国与欧盟在新冠疫苗和金融服务等领域已发生多次摩擦,今后双方围绕北爱尔兰问题、渔业问题等方面的矛盾也将持续存在。短时间内脱欧后遗症或难以消除,这势必会增加双方的“敌对”情绪。

在此“阴影”下,仅从全球支付货币体系排名中的角度来看,英镑难以与欧元抗衡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欧元的背后是地理版图和经贸版图都比英国大的欧盟。

从汇率的走向来看,虽然部分市场人士曾押注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会早于美联储(Fed)加息,但是从当前英国疫情再次反弹的视角来看,为保障经济的基本增速,英国央行加息的步伐不会过快到来。

6月24日是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Andy Haldane)参加的最后一次利率决议会议,但是结果并不符合市场的预期。霍尔丹是当下最鹰派的人士,多次强调“通胀之虎”即将到来。霍尔丹希望继续执行现有的英国政府债券购买计划,但希望将购买目标从8,750亿英镑降至8,250亿英镑。然而,最终英国央行以8票对1票的比例公债购买计划规模维持在8,750亿英镑不变,这不单令即将卸任的霍尔丹显得形单影只,也令英镑受挫。

换言之,受疫情拖累,以及脱欧后依然复杂的经贸环境影响,英镑将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疲弱;英镑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也难以提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