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下的科技巨头众生相:中国重塑规则 欧美打虎有心无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反垄断,俨然成为2021年上半年全球互联网行业的最热门词汇之一。

只是,相比欧美主要依赖于司法手段来跟FAAG(Facebook、Apple、Amazon、Google)打法律持久战,中国则通过强力的行政手段来纠偏互联网巨头的“作恶”倾向,以此来重塑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新规则。

互联网巨头无疑是新冠肺炎(COVID-19)冲击下的全球经济最大受益者,数字税也被多国提上议事日程,在后疫情时代,富可敌国的科技巨头与政府、公众之间的博弈,依然将是一个长期的议题。

枪打出头鸟,中国整治平台经济

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而言,长期以来都处以反垄断真空状态,尤其是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为代表的几大巨头,通过并购、投资、挤压等手段,在搜索、电商、社交媒体、游戏等细分领域变身为“唯我独尊”的存在,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不过,这样的情况在今年上半年被完全逆转,中国在2月7日发布了《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强调《反垄断法》及配套法规规章适用于所有行业,预防和制止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这部《反垄断指南》也就成为今年对于互联网平台的杀手锏。

2021年2月7日发布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成为对互联网巨头进行发垄断的重要文件。(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

随后最具标志性的事件,则是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被处以182亿元人民币的巨额罚款,创下中国反垄断史上的最大罚金记录,这意味着互联网巨头“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时代已彻底终结。

在阿里巴巴受罚之后,马云也从公开新闻报道中几乎消失,这位中国互联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家,今年上半年罕有公开露面,其一手创立的湖畔大学也失去了招生资格,甚至不能再被公开称为大学。

马云的境遇,凸显了中国反垄断执法的特色,相比欧美反垄断旷日持久的法律战与口水战,最后变成了企业与政府的双双作秀,中国依靠行政手段来作为反垄断调查的主要武器,对于一向习惯于制定游戏规则的巨头们而言,其威慑力不言而喻。

而在阿里巴巴遭受处罚后不久,美团也成为了又一个反垄断对象,王兴一手构筑的“外卖帝国”,一直受到中国餐饮商户及行业协会的诟病,对于上百万外卖骑手的福利待遇等问题,更成为一个互联网新经济下的社会问题。

枪打出头鸟,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美团,中国反垄断机构对于巨头毫不手下留情,而是划定了一根政策的红线,足以震慑“富可敌国”、“左右逢源”的互联网巨头,并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

“赢者通吃”时代过去

无论是中国的互联网行业,还是欧美市场,“赢者通吃”都是通用的法则,而反垄断的介入,就是要打破这个规则,让平台上弱势的一方,也有发言权。

从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披露出来的处罚书可以看到,阿里在电商领域是如何依靠“赢者通吃”的地位来排挤竞争对手,其过去惯用的“二选一”手段,包括了减少促销活动资源支持、取消参加促销活动资格、搜索降权、取消在平台上的其他重大权益,这对于平台上的商家几乎是碾压性的。

受中国反垄断罚金影响,阿里巴巴在上市之后首度出现单季亏损的业绩。(阿里巴巴2021财报)

从反垄断的逻辑来看,这样的“赢者通吃”游戏规则甚至演变成全行业的惯例,不只是电商行业,在诸多领域都不断被巨头复制,想要扭转整个互联网行业的游戏规则,必然需要通过强有力的雷霆手段方可奏效。

因此,在阿里巴巴遭遇反垄断的当头一棒之后,4月中旬,中国34家互联网平台企业签订了《依法合规经营承诺书》,包括不实施“二选一”、不实施垄断协议、不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等内容,并承诺接受社会监督。

反垄断之后最直观的效果,在随后的中国618电商促销中凸显,再也没有一家平台敢于实施“二选一”行为,而在餐饮外卖领域,美团这样的巨头也正视了商家和外卖骑手的呼吁,重新修改了相关的平台规则,也明确拒绝“二选一”。

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而言,无论是腾讯的马化腾,百度的马化腾,美团的王兴,滴滴的程维,还是后起之秀字节跳动的张一鸣、快手宿华,都必须尽快适应反垄断法下的互联网新秩序。

最新消息是,腾讯计划将虎牙及斗鱼两家游戏直播公司合并的申请,遭到了中国反垄断机构的退件,事实上否决了两家公司的合并计划。

这意味着中国反垄断的触角,已经从“二选一”等市场行为的监管,延伸到更为复杂的并购领域监管,将过去的事后监管延伸到事前、事中、事后的全流程监管。

雷声大雨点小的美国反垄断

相比中国对于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举措,欧美对“FAAG”的反垄断调查,则依然处于“只打雷不下雨”的状态,对于“Too big,to fail(大而不能倒)”的互联网巨头,欧美政府及监管机构依然是投鼠忌器,甚至都无法伤及皮毛。

早在一年之前,一场关于“FAAG”的鸿门宴曾经是全球媒体的焦点,这场长达5个小时的马拉松式听证会,将美国各界对于科技巨头的敌意推到了最高潮,但是一年时间过去了,四大巨头的股价与市值依然是不断创出历史新高,反垄断的靴子却迟迟没有落地。

2020年7月29日,FACEBOOK的CEO马克·扎克伯格在华盛顿国会众议院司法小组委员会的反垄断听证会上通过视频会议发言。(美联社)

当地时间6月1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公布了五项仍以草案形式存在的法案。这些法案由两党议员共同支持,目的是进行反垄断改革,以重塑美国科技巨头的商业规范,目标直指“FAAG”四大巨头。

据了解,这是一份包含五项法案的草案版本,它们禁止科技巨头拥有明显存在利益冲突的企业,甚至拥有某些产品和服务。它们将加强对科技公司的并购审查,这将提升互联网巨头的并购难度。

一项最新的进展是,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在6月下旬批准了一项法案,要求美国最大的互联网平台,为用户将其个人数据传输到其他平台、甚至与其他平台的用户沟通创造便利,试图打破科技巨头对于个人数据的垄断。

不过,目前美国众议院的反垄断提案,想要真正成为法律还有极为一段漫长的时间,不仅需要通过参众两院的批准,还需要总统签字才能成为法律,其能否闯关成功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

最后涉及到真正的反垄断执行环节,比如分拆巨头等举措,恐怕又会是一场漫长的法律战。

欧盟打虎有心无力

相比美国的漫长立法,欧盟由于本身就缺乏互联网巨头,对于“FAAG”的反垄断倒是积极的多,不过手段依然是采取一向惯用的罚款手段,此前预期推出的“数字税”,则依然是充满了争议。

6月10日,欧盟反垄断专员、竞争政策主管玛格丽特·韦斯特格(Margrethe Vestager)就公开表示,建议苹果应当允许其他替代的应用商店出现在iPhone上,隐私和安全不应该成为和竞争对手对立的理由,不过苹果的态度依然是置若罔闻。

同时,今年上半年,欧盟委员会对于苹果、亚马逊及Facebook滥用市场地位行为进行了调查,其中对亚马逊的调查已经进入到第二轮,对于苹果公司在流媒体音乐市场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的做法,欧盟在今年4月发出了告知书,称苹果这一做法违反了欧盟的竞争条例。

法国则于6月7日发表新闻公报说,因Google滥用在互联网广告市场的主导地位,该机构决定对其罚款2.2亿欧元。而欧盟对于Google广告的调查也已经启动,有可能对其处以销售额10%的处罚,有可能达到百亿美元的规模。

欧盟跟Google积怨已久,自2017年以来开出的反垄断罚单也接近100亿欧元,但是从来没有伤及到Google在在线广告及智能手机上的垄断位置。(REUTERS)

自2017年以来,欧盟对于Google的罚款已经有三次,罚金总金额为94亿美元,包括Android 反垄断案对Google处以创纪录的43.4 亿欧元罚单,但是这些措施,从来没有影响到Google在互联网广告及智能手机市场上的垄断地位。

纵观上半年,欧盟监管机构对于几大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措施,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于几大万亿美元市值的科技巨头,根本就是小打小闹,而在FAAG四大巨头之外,微软也已经成为了2万亿市值的超级巨头,却不在这轮反垄断名单中,反而成为了反垄断的最大受益者。

显然,欧美反垄断机构,对于富可敌国且掌控了数据资源的科技巨头,如果还是采用工业时代的反垄断手段,恐怕很难在数字时代真正制约到这些超级大鳄。

推荐阅读:

百度小米华为进军汽车业 宁德时代吃“红利”

新冠变异病毒叠加OPEC+分歧 国际油价难破100美元

疫情和脱欧双重夹击 英镑往日荣光难再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