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文娱帝国价值超越迪斯尼 为何成反垄断新目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几年,纵观全球互联网头部企业,在对外投资方面,腾讯几乎是单独一档的存在,让硅谷大鳄都要汗颜。

独角兽是指成立不到十年,估值十亿美元以上又未在股票市场上市的科技创业公司。在去年发布的《胡润2020全球独角兽》榜单中,全球一共586家独角兽公司中,腾讯投资了将近十分之一,数量高达52家,仅次于红杉资本,领先于软银、IDG这样的科技业投资大鳄,也领先于同样是投资大佬的阿里巴巴。

不过,腾讯投资帝国的版图虽然极为庞大,在历年的财报中也并不显山漏水,但是大文娱领域却一直是腾讯的投资最爱,在游戏、影视、音乐、网络电台、网络文学、动漫等细分领域,构筑了一个基于IP的庞大文娱王国,更是整个腾讯核心业务的基石之一。

如果说,迪斯尼(Disney)是工业时代下娱乐帝国的象征,那么腾讯投资的大文娱产业,就构成了数字时代下的新版迪斯尼,再加上微信及QQ两大产品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的统治地位,使得腾讯文娱帝国对于互联网用户的渗透力和影响力,更是远超迪斯尼。

腾讯为何如此钟爱投资大文娱领域,现在中国强力的互联网反垄断举措,对于腾讯的文娱帝国又会有哪些影响?

以IP为核心,打造生活方式

IP原本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缩写,互联网行业的IP进一步引申为:在多个平台上获得流量进行分发的现象级内容,包括文学、影视、动漫、游戏等作品。

比如,腾讯2015年出品的《王者荣耀》游戏,就是一个极为成功的IP,2016年活跃用户高达5000万人以上,一种流行的说法是:每20个拥有智能手机的中国人,就有一个在打《王者荣耀》。

2021 年 7 月 8 日,在中国上海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 WAIC )期间,工作人员站在腾讯游戏游戏《王者荣耀》的展位上。(REUTERS )

如果说《王者荣耀》属于腾讯自我孵化的成功IP,那么从对外投资的角度来说,腾讯的目标就是要从源头入手,打造一个贯穿于全产业链的IP生态圈,再通过腾讯强大的流量分发能力,来不断地吸引用户。

早在2011年腾讯就提出了“泛娱乐”概念,2018年又升级为“新文创”,腾讯旗下的阅文集团、腾讯音乐集团、腾讯影视、腾讯游戏,以及在全球并购投资的几百家企业,从最上游的创意,到中游的内容制作,下游的分发变现,构成了一个IP全产业链,给数字时代下的网民源源不断地提供“精神食粮”。

可以说,以IP为核心的大文娱产业,跟以微信为代表的社交媒体,构成了腾讯核心业务的两大基石,这也是数字时代下人类生活方式的核心需求所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腾讯庞大的投资帝国,对于大文娱的钟爱也就不足为奇,因为这是腾讯作为一家企业的核心价值所在,而投资是让这个价值长期化的最佳手段。

腾讯文娱帝国有多大?

从投资而言,虽然腾讯最为成功的投资项目,包括美团、拼多多都不算是传统意义的文娱产品,但是单纯从腾讯对外投资项目的数量而言,其在文娱领域的近400项投资,一定是各个行业里最多的,而且还是遥遥领先。

仅在游戏领域,腾讯收购及入股的企业就不少于150家,包括2016年腾讯耗资86亿美元买下芬兰手游巨头Supercell,拥有英雄联盟这一IP的美国Riot Game和游戏在线发行平台Epic Games,还入股了全球两大游戏巨头Ubisoft、Activision Blizzard,在中国市场则有乐逗游戏、中手游、掌趣科技等公司。

今年上半年,腾讯更是狂买游戏公司,上半年参与投资的游戏公司多达49家,平均每4天投资一家游戏公司。游戏业内一种更为流行的说法是:“现在只要是个稍有名气的游戏公司,腾讯就投。”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9年,腾讯在全球游戏市场的份额就超过七分之一,手机游戏更是达到了五分之一,还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发行商。去年一份券商研报提供的信息是:腾讯旗下拥有超过 140款自研和代理游戏,占据中国手机游戏玩家 67.7%的游玩时长。

除了游戏之外的文娱产业,腾讯的对外投资项目更是达到了近200家,包括在线视频领域的bilibili、快手、虎牙、斗鱼,在线音乐领域的酷狗音乐、酷我音乐、Warner Music、Spotify,在线广播领域的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电影领域的新丽传媒、猫眼娱乐、华谊兄弟等。

IP变现价值最大化

腾讯在大文娱领域的重金投入,除了整合相关的并购资源通过IPO上市之外,IP变现的价值最大化,也是重要的考量。

比如,成立于2013年的阅文集团,其成长史就是腾讯的文娱并购史,从最初的腾讯文学起步,先后收购盛大文学、起点读书等一大批网络文学平台,最终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原创基地,于2017年11月在香港上市,目前市值超过800亿港元。

阅文集团旗下的原创网文平台,为腾讯源源不断地提供优质IP。(阅文集团官网)

阅文集团为腾讯旗下的影视节目贡献了一大批优质剧集IP,包括近两年大热的《庆余年》《赘婿》等,再通过联动腾讯旗下的游戏、动漫等资源,实现IP价值变现的最大化。

更有意思的,目前在动漫、网络文学等领域跟阅文集团展开竞争的知乎、bilibili等平台,背后的股东正是腾讯。

2018年底在美国上市的腾讯音乐集团(TME),自2016年成立后就一直是中国在线音乐行业的老大,拥有超过3,000 万首曲目的授权,并与索尼音乐娱乐公司、环球音乐集团等达成了主发行及授权协议,今年股价最高时市值一度达到500亿美元,可以进入到中国互联网上市企业的前十名。

腾讯音乐最初发源于2005年的QQ音乐,也是通过不断地对外并购,包括收购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 K 歌等平台,以及签订诸多版权协议,成为了一家总月活用户数超过 8 亿的在线音乐巨头,并将业务拓展到音乐人培养、原创音乐发行等领域,并与腾讯自家的视频平台共同打造音乐类节目。

腾讯音乐集团拥有中国最大的在线音乐版权库。(TME官网)

显然,腾讯通过其不断地“买买买”,打造了一套完整的IP开发、制作、变现的大文娱产业生态闭环,而且不需要借助外力,通过自家业务的协同,就完全可以实现IP的体内循环与高价值变现,比如通过选秀节目,将IP、平台与艺人实现高度捆绑。

这样的一种闭环生态,既能扩大自身生态的影响力,又能不断向生态内输送优质资源,对于竞争对手而言,更是碾压性的优势。

反垄断新目标

可以说,自2011年腾讯首度提出“泛娱乐”战略,经过十年时间的海量并购,腾讯已经是华语世界里不折不扣的“超级迪斯尼”,即使是放在全球文娱产业中,恐怕也没有单一的竞争对手可以与之媲美。

而互联网平台经济既有的两大核心优势,网络效应与边际成本递减,更是被巨头发挥的琳琳极致。

一方面,腾讯拥有的巨大流量池,可以使得收购的平台受益于微信、QQ两大平台的引流,随着连接进来的用户越多,则收购的平台价值越高,最终让十几亿用户都聚焦在一张网中,平台对新增用户的成本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变现价值和资本市场价值却是几何倍数倍增。

可以说,对于“强者恒强”、“赢者通吃”的互联网平台来说,假如没有《反垄断法》的强力介入,仅仅依靠市场本身的力量,几乎不可能打破这样的游戏规则。

无论是腾讯的文娱帝国,还是阿里的电商帝国,以及美国的FAAG(Facebook、Apple、Amazon、Google)四大巨头,皆是如此。

7月10日,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因不符合《反垄断法》,禁止虎牙与斗鱼两大平台的合并。此外,市场一直传言,市场监管总局还要求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甚至不排除拆分腾讯音乐的可能性。

显然,这是发出了一个极为清晰的监管信号,而这样的反垄断举措,恐怕还只是刚刚开始。

推荐阅读:

美军机秘密降落台湾 中国军方警告将引发严重后果[图]

中共元老|胡锦涛:政治雄心被掩盖 十八大为何急流勇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