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扩张之路不歇 中国免遭收割良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将在7月21日就两党3.5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进行程序性投票。以美国当前的财政收支情况,任何扩张性的支出都只能靠发债完成。回顾历史,在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奥巴马(Barack Obama)、特朗普(Donald Trump)这三位美国前总统的不懈努力下,美国国债规模成功自2001年1月20日的5.73万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1月20日的27.75万亿美元,扩张了3.84倍。同期美国国债规模占GDP的比重从55.1%上升到127.5%。

二十一世纪以来美国经济增长全靠债务扩张拉动。(多维自制)

美国债务无节制扩张伤害美元储备国利益

拜登(Joe Biden)上台之后美国联邦政府债务扩张速度未见收敛,不到半年增至28.52万亿美元。从国债占GDP的比重变化曲线可知,美国是名副其实的“以债务扩张拉动经济增长”。并且其债务扩张速度远超GDP增长,说明二十一世纪前二十年美国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严重不足。如果仅看“国债占GDP比重”这个单一指标,在主要经济体中美国不是最高的。但若考虑到美元是世界最主要的储备、交易货币,那么美国债务无节制扩张对世界其他国家利益损害却是最大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一期外汇储备数据显示,世界各国美元储备总量6.99万亿美元,占总储备的59.6%。美元、美债不过是张纸,发行成本和其账面价格低到可以忽略不计。而那些非美国家却需要出售实实在在的能源、矿产、商品、劳动力才能获得美元储备。美联储每次放水后,包括大宗商品在内的全球物价水平就会登上新一层台阶,世界各国美元储备的购买力就会缩水。美元越多的国家,利益受损就越严重。在所有国家里面中国每年商品进出口总额最大,美元储备也是最多的,仅美国国债就持有了1.08万亿美元。想要减少损失就得降低美元储备,归根结底是减少对美元的依赖。在主要经济体中欧元区国家的美元储备就比较少,亚洲工业国美元储备普遍较多。

人民币国际化是抵抗收割有效手段

理论上看降低美元依赖的路有两条:一是改善进口结构,二是改善国际贸易结算方式。根据中国海关公布的进出口数据,这几年进口商品排名前列的分别是集成电路、各类金属矿、原油、大豆。这四类产品中除了集成电路是高科技外,另三类全是初级产品。中国经济发展严重受资源天赋制约。石油和各类金属矿石开采成本高、质量差、人均储量低,18亿亩的耕地红线满足不了民众对蛋白质日益增长的需求。国际贸易中初级产品多以美元定价,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实际上就是降低对这些初级产品的依赖。比如增加清洁能源的供给,减少石化能源的使用。增大废物回收再利用产业的支持力度,建设更多仓储,在各类金属熊市时大举买入。

调整进口结构只是权宜之计,治标不治本。因为只要中国经济不断增长,国际贸易量就会越来越多,在当前国际贸易结算方式下,对美元的需求和使用也就越来越多。所以要想规避美元无需超发造成的损失,就得努力改变现有国际贸易结算方式,增大人民币国际影响力。

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个是想要人民币国际化就得先让它自由流通,自由流通肯定会增大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到中国宏观经济和国际贸易平稳,使货币政策的调控变的复杂。从这点上看中国经济结构和金融体系的稳定性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前提。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提高人民币的信用,让他国家乐于接受使用。无论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黄金美元,还是牙买加体系中的石油美元,美元都是与有形、有质的商品绑定,其本质在于美元可以购买有用的商品。

当前黄金供给远远满足不了世界交易需求,所以今天人民币国际化显然不能寄希望于绑定黄金。绑定石油,或者其他大宗商品既需要工业原材料输出国的配合,也要面临“既得利益者”强力打击,实行起来难度极大。中国的优势在于经济体量大,并且仍在高速增长中。全产业链覆盖,消费市场潜力巨大,人口众多。因此从比较优势来看:工业制成品是人民币购买力的强劲背书,广阔的消费市场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筹码。最后人民币国际化目标不是取美元而代之,只要超过欧元就能抵挡美国收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