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集团股债双杀陷危局 银行会否连锁反应是关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笔1.32亿元人民币的贷款,成为了压垮恒大集团的那一根稻草,投资人杯弓蛇影,债权人草木皆兵,在连续两天股债双杀之后,中国恒大能安然度过这一关吗?

股债双杀

7月20日港股市场开盘后,恒大系上市公司再度集体大跌。

中国恒大早盘最低跌近16%,股价最低至6.91港元,创4年来新低,两日市值最大损失逾380亿港元,市值也缩水至千亿港元以内。以1月20日的股价最高点15.2港元计算,中国恒大近半年的最大跌幅达到了55%。

过去半年,中国恒大股价遭腰斩,市值缩水超过千亿港元。(Wind资讯)

恒大汽车早盘最多跌近21%,恒腾网络早盘跌逾15%,就连刚刚发布了业绩预增利好的恒大物业,其股价早盘也一度下跌9%。

这是恒大系连续第二天出现暴跌走势,7月19日午后,恒大系四家上市公司股价就一路跳水,截至当天收盘,恒大汽车跌19.1%,中国恒大跌16.22%,恒大物业下跌13.38%,恒腾网络跌11.76%。

恒大汽车股价跌幅更为惨重,今年以来市值已经缩水了七成以上。(Wind资讯)

恒大在沪深两市挂盘的债券当天也同样集体跳水,其中,“15恒大03”跌幅达12.76%、“19恒大01”跌幅达11.47%、“19恒大02”跌幅达11.43%、“20恒大01”跌幅达8.6%、“20恒大02”跌幅达9.83%。

股债双杀,对于近期向外界释放出了一系列利好消息的恒大来说,已经不是晴天霹雳,而是事关生死了。

尤其是中国恒大和恒大汽车今年以来的跌幅都超过五成以上,投资人对恒大唯恐避之不及,债权人更是一片风声鹤唳。

广发银行要求还贷成导火索

而此次暴跌的导火索,来自于市场流传的一张内地法院裁定书截图,将广发银行和恒大集团双双推上了风口浪尖,恒大的资金链问题也再度浮上水面。

这份民事裁定书是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7月7日签发的。文书称,广发银行宜兴支行以“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为由,向该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恒誉置业、恒大地产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32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法院认为该申请符合法律规定,裁定冻结1.32亿元恒大地产资产,但恒大方面随即声明称:该笔项目贷款到期日为2022年3月27日,这是广发银行宜兴支行滥用诉讼前保全的行为,将依法起诉。

在广发银行宜兴分行通过内地法院追债之后,恒大集团发声明驳斥。(恒大官网)

银行与地产商的贷款纠纷并不罕见,只是这笔涉及到恒大的贷款纠纷,其敏感点在于,广发银行宜兴支行使用了“情况紧急,不申请保全权益将受损害”的字眼,这一下子就让人联想到恒大的现金流状况。

可以说,这成为了压死恒大的那一根稻草,本来看上去已有好转的恒大资金链状况,被广发银行的这一纸诉讼给捅了个马蜂窝,也让投资人选择抛售股票来避规风险,而债权人更是杯弓蛇影,抛售恒大的债券。

截至到发稿时,广发银行也一直未对外说明为何急于要恒大还钱,如何来判定恒大的资金链状况是“情况紧急”。

一般来说,这种还有一年才到期的借款,双方对薄公堂本来就不正常,而广发银行提前追债,对于恒大集团最大的风险就在于,会否产生连锁反应,导致银行债权人纷纷上门,让恒大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变本加厉,甚至于一发而不可收拾。

当下两天的股债双杀,就是投资人极为担心这种最坏的情况出现,提前跑路来规避风险。

“三道红线”发威

事实上,过去的一年,恒大集团的资金链状况一直是焦点话题,尤其是内地房地产企业遭遇到“三道红线”的刚性约束之后,一向以激进策略扩张的恒大集团,其风险凸显。

2020年8月,中国住房城乡建设部与人民银行联合召开重点房地产企业座谈会,首度提出“三道红线”:地产商剔除预收账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 70%;净负债率大于 100%;现金短债比小于 1 倍。根据触线情况,房地产企业被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在融资上会直接受限。

中国监管部门在2020年8月祭出的“三道红线”新规,对于恒大集团这样的房地产巨头影响巨大。

一般认为,这是在内地“房住不炒”政策要求下,主要金融机构仍将压降房地产贷款增速,控制贷款的行业集中度,严防信贷资金流向房地产板块。

而恒大集团当时就被列入到红档,监管部门的刚性要求是“有息债券不得增加”,这对于擅长以举债来扩张的恒大而言,无疑是极大的利空,迫使恒大的策略从扩张变成收缩,尤其是大幅压缩债务规模。

对于处于红档的高负债房企,限制了其有息债务规模增速,其新增债务多用于借新还旧,依靠融资获取土地及业务扩张的可能性受到限制,高负债房企规模扩张将更多依赖于自身的运营能力,一旦全年销售及回款情况难有增长,资金链断裂风险及债务接续压力就会被市场放大。

快销售、高周转、增加现金流

恒大集团在过去一年的诸多打折卖房动作,并通过恒大汽车融资及恒大物业IPO来募集资金,都跟“三道红线”的政策直接相关,现金流成为恒大集团的生命线。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今年整个房地产板块萎靡不振,都跟这一政策有直接关系,投资人对地产板块的风险偏好都颇为谨慎,对高风险债券配置需求减少。

可以说,此次恒大系的股债双杀事件,只是“三道红线”下内地房企资金链紧张的一个缩影,不过以恒大的债务体量来说,其债务状况一直被内地金融监管部门高度关注,此次事件应该不至于一发而不可收拾,而是会让其风险逐渐释放。

据恒大2020年度财报,截止到2020年底,其有息总负债为7,165.32亿元人民币,其中境外债务为1789.74亿元。

根据恒大的官方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恒大净负债率已降至100%以下,实现一条“红线”变绿。从2020年3月开始,恒大有息负债已经下降了近3,000亿元。

不过,恒大要彻底走出危机,除了加快地产项目销售、提高资金周转来增加现金流,通过出售资产来自救,恐怕还得继续加速才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