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压之下中国互联网集体回落 出手抄底胜算几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20日财富Plus App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范围内中国上市企业中,腾讯和阿里的盈利能力仅次于国有四大行。与盈利能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腾讯控股和阿里巴巴的股价接连5个多月持续下跌。然而这种情况并不是个例,中国排名前列的上市互联网公司股价自2021年2月以来普遍大幅回撤,并且回撤幅度要远超上市地区的主要股指。比如快手股价从2月16日年内最高价417.8港元下跌到7月21日盘中的134.9港元,跌幅高达67.7%,同期恒生指数仅下跌10.1%。

中国头部互联网企业股价遭遇监管滑铁卢。(多维新闻自制)

互联网公司究竟怎么了!曾经那些广为流传的造富神话还能否重演,此时要不要出手抄底?中国有句谚语:“解铃还须系铃人”。要预判股价何时反弹,先要了解中国互联网企业股价过去几个月因何普遍下跌。是财报不及预期,流动性紧张,还是政策面监管升级,亦或是兼而有之?仔细分析后便可得出明确结论:中国互联网企业股价下跌的核心原因就是政策面监管升级。

2021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行业监管全面升级,监管重点在垄断、数据安全、隐私保护这三个领域。其实早在几年前互联网龙头垄断店大欺客、数据保护不力屡遭泄露、搜刮用户隐私违规滥用大数据杀熟等现象就已被多次曝光,为什么直到今年才大张旗鼓地整顿这些问题?

7月20日《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未成年网民规模达到1.83亿,未成年人的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4.9%。更早的《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中国上网人数达9.89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70.4%。去除高龄和婴幼儿人口后,互联网用户的增长潜力已经不大了。另外网络最大的功能是降低讯息获取成本、加快讯息传播、提高透明度。互联网企业皆属服务行业,不能提高生产效率,只能提高交易效率,释放潜在交易需求。当前买方卖方,各行各业都深度利用网络,互联网对交易的促进作用接近极限。回顾世界工业化历程,任何新兴产业对经济的拉动作用都会随着该产业的成熟逐渐降低,互联网同样不能免俗。

两害相衡,则取其轻;两利相衡,则取其重。中国互联网行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越来越低,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日益显著,监管强压便成了必然。更何况还有中国产业结构升级这个大背景。李克强7月19日召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座谈会时说:“当前国际环境发生很大变化,中国科技发展存在不少短板,很多产业技术瓶颈主要在于原始创新薄弱。基础研究是推动原始创新、构筑科技和产业发展‘高楼’的基石。中国已经到了必须大力加强基础研究的关键时期,立足现实,决不能错过这个时机。”中国互联网虽然起步晚,但发展速度迅猛,甚至渐渐有了“大而不能倒“雏形,显然不是当今中国科技发展的短板。

互联网的发展源于信息技术的应用,自上世纪90年代初到现在已有30年历程。产业红利期过后,增长率和估值溢价回落。就连英特尔这种极具科技含量的企业估值也才十几倍,互联网企业估值也是应有之义。现在有关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日益贫瘠。细究中国排名前列的互联网企业便可发现,他们做的都是一件事:流量变现。流量的获取全靠钱砸,谁有钱谁就能先发展起来,然后一口通吃,本质上是按资分配。互联网企业鲜有自己的产品,绝大多数是出售别人的东西。如果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不改变,抄底他们将很难获得超额收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