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市值跌回四年前 监管重压之下还能翻身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IPO时畅想千亿美元市值的滴滴出行(DIDI),美股IPO挂牌不到一个月,市值已经跌破500亿美元,回到了2017年融资时的估值。

这不仅远低于滴滴自身的预期,对于那些急于变现脱身的创投机构,更是晴天霹雳。在中国监管重压之下,滴滴还有机会翻身吗?

股价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7月22日美股交易时间,滴滴股价开盘就跌破了11美元的关口,此后一路下行,收盘报10.2美元,全天跌幅为11.3%,再创上市后的新低,市值为492亿美元。

相比14美元的发行价,滴滴股价已经下跌了27%,如果对比6月30日挂牌首日的高点18美元,滴滴在16个交易日里暴跌43%,市值从800多亿美元跌至不到500亿美元,近乎腰斩。

6月30日,滴滴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此后股价就一路大跌,7月22日更是跌至10.2美元,市值也缩水到不足500亿美元,仅相当于2017年滴滴的市场估值。(Wind资讯)

7月21日,滴滴宣布向中国河南水灾捐款1亿元人民币,并暂停了郑州市的滴滴服务,以此来展现企业社会责任。

但投资人显然不买账,在创下新低之后,目前滴滴股价距离10美元关口只有一步之遥,随时有可能进入到个位数时代。

从市场估值来看,这已经让滴滴重回2017年融资时的市场估值,中国监管机构对滴滴悬而未决的惩罚措施,很可能让滴滴的估值“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监管压力首当其冲

而股价与市值的跌跌不休,不仅让滴滴超越Uber的梦想破灭,而且还面临着来自中国监管层、股东及美股投资人的多重压力,而滴滴全系的App也没有恢复上架的迹象,这对于滴滴的运营压力也在不断加大。

“你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由于滴滴早有欺骗监管层的前科,加上此次不顾股东和监管层的顾虑“先斩后奏”赴美上市,引发了中概股IPO的连锁反应,自身也成为众矢之的。

现在业界普遍相信滴滴会受到一个极为严厉的处罚,仅罚金一项,或将超过阿里巴巴反垄断的182亿元人民币。但滴滴不同于日进斗金的阿里巴巴,自2012年成立以来就没有盈利过,如果遭遇百亿规模的罚金,对于滴滴的现金流将是巨大考验。

除了巨额罚金之外,潜在的监管处罚还包括:滴滴全系App的下架时间被延长,网络安全审查进入特别程序,审查周期可能会为90个工作日或者更长。这将直接影响到滴滴的新用户和新司机注册。

而在网约车合规性方面,滴滴也将面临更为严苛的审查,这又意味着潜在司机的流失。

除了应对处罚之外,如何修复跟监管部门的关系,更是滴滴最为棘手的问题,考虑到网约车不同于一般的互联网产品,其行车全程都在线下,产品与数据都在网上,更涉及到交通、工商、网信、公安、证监等多个部门的联合监管,过去滴滴还可以在各部门之间寻找缝隙,随着IPO暴露出来的问题,也让证监会等部门面临被追责的风险。

在滴滴的处罚结果明朗之前,股价恐怕都很难翻身。

老股东损失惨重

除了监管压力之外,滴滴还面临着来自老股东的变现压力。

滴滴被称为融资数量最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8年多时间融资了20轮,融资金额超过200亿美元,估值最高时超过千亿美元。

据市场传闻,滴滴赴美IPO后,包括阿里和腾讯在内的中资老股东,都曾规劝滴滴将IPO延期,但滴滴还是贸然选择在6月30日低调挂牌。

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了滴滴管理层的莽撞之举,目前还不为人知,但从资本急于变现的逻辑来说,或许是来自于前两大股东日本软银(softbank)与美国Uber的压力。

2015年2月10日,日本东京,软银总裁孙正义在记者招待会上讲话。 软银先后投资滴滴超过100亿美元,是滴滴的最大股东。(REUTERS)

早在2018年滴滴完成第18轮融资时,其估值已经高达800亿美元,是中国仅次于蚂蚁集团(当时估值1500亿美元)的独家兽公司,压过了现在如日中天的字节跳动。

根据IPO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软银持有滴滴20.1%的股权,Uber则持有11.9%的股权,是滴滴的前两大股东,仅软银一家公司就投资了滴滴超过100亿美元,而Uber则是在2016年通过跟滴滴的并购,对于两家公司而言,近两年的财务状况都不理想,迫切需要通过滴滴IPO来变现投资。

来自于前两大股东的压力,有可能也是滴滴管理层铤而走险的重要因素之一,但是目前滴滴的市值已不足500亿美元,远低于2018年的800亿美元估值,假如滴滴股价跌破10美元,这些急于变现的老股东又会作何表态呢?他们会不会比IPO之前更加着急。

管理层突击发股票,基层员工最着急

此外,管理层和员工持股的规模也不小,包括程维和柳青在内的滴滴管理层持股比例约10%,滴滴股价的下跌,虽然让高管们的身家也受损不少,但因为挂牌之前的突击向高管授予股票,事实上对冲了风险。

6月28日,更新后的滴滴招股书显示,今年二季度,滴滴向特定高管授予了66,711,066股期权,其中63,501,066股已全部归属,按14美元发行价计算,这批股票总价值约为37.36亿美元。

从管理层来看,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及CEO程维持股最多,他的持股比例为6.5%,滴滴总裁柳青持股比例在1.6%。除两人外,其他高管也都持有价值不菲的股票,整体持股规模约为10%。

除了股票之外,还有股权激励计划,滴滴的高管和员工有多轮股权激励计划,分4年归属,上市后锁定期为180天。仅在2017年和2021年两项股权激励计划下,按照14美元的发行价计算,高管和员工的股票池总金额就达175亿美元。

由于员工级别和入职时间的差异,相对应股票的行权价和数量也各不相同,对于一般高管和员工而言,虽无法指望靠滴滴上市来实现“财务自由”,但至少可以增加一大笔收入,而股价持续下跌,对于员工的杀伤力又是最大的。

对于滴滴这样的互联网平台而言,运营是核心能力,员工又是运营的基石,如果基层员工的收入受到直接影响,那么自然会影响到滴滴的运营效率,又会传导到财报和股价上,这是颇为危险的信号。

值得警惕的是,在已经有了规模庞大的股权激励计划之后,管理层还是选择在IPO之前突击给自己发股票,这样的行为不仅面临着道德风险,也很容易引来美股投资人的集体诉讼。

新股东要集体诉讼

如果说老股东还可以观望一下,那么对于IPO挂牌时买入滴滴股票的投资人,只能选择集体诉讼了,对于中概股而言,如果说因为IPO信披缺失而导致股价持续暴跌,那么遇到集体诉讼几乎很难有打赢官司的机会。

滴滴美股IPO从披露到挂牌仅仅20天,股价在挂牌后就遭遇监管风暴而连续大跌,美国的律师事务所也早已闻风而动,集体诉讼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

根据中概股过往的惯例,通过花钱来和解是最常用的办法,那么在潜在的巨额罚金之外,滴滴还得面临一大笔集体诉讼和解费用,这无疑会让滴滴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显然,随着滴滴的股价不断创出新低,市值回落至历史低点,本就已发酵的监管风险、老股东压力、管理层道德风险、集体诉讼等压力将更为沉重。

因此,对于滴滴而言,想要迅速翻身,短时间恐怕是奢望。而要对各方有所交代,体现革新的决心,滴滴现有管理层的改组恐怕是当务之急。

推荐阅读:

河南暴雨|蔡英文慰问灾情 马英九肯定:有助和缓两岸情势

河南暴雨︱蔡英文致慰问 连台湾人都不相信

美副国务卿访华|台学者:双方缺互信 “习拜会”仍有变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