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监管对峙升级 中概股集体“受伤”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两日,美股中概股正经历一波“血雨腥风”。

7月28日隔夜市场显示,美股热门中概股收盘仍多数走低。区块链概念、新能源汽车股大幅下挫,比特数字跌超33%,第九城市跌超22%,迅雷跌超10%,中网载线跌超8%,小鹏汽车跌近15%,理想汽车跌近14%,蔚来跌近9%。

不仅仅是这一日集体下跌。前两日更是跌幅超过预期。两个交易日(7月23日、7月26日),中概股持续暴跌。统计数据显示,这两日,在美上市的好未来、高途集团、新东方股价跌幅分别达到78.55%、73.90%、69.69%;阿里巴巴、拼多多、网易、贝壳、京东、滴滴出行分别下跌10.41%、15.48%、20.57%、35.60%、12.95%、21.18%。中概股总市值合计蒸发了2,500亿美元。

自今年2月以来,中概、美股互联网板块股价两极分化,中概互联网巨头累计平均下跌超40%,而同期美股同类企业股价则不断创下历史新高,平均涨幅超过20%。

与中概股暴跌同期,伴随而来的是中国政府近期对高科技和教育行业采取的一系列大力治理措施。

监管趋严

7月26日,针对中国政府监管在美上市公司的措施,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委员艾丽森•利(Allison Lee)表示,作为定期报告义务的一部分。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公司“必须披露中国政府干预其业务的风险”。

这是自中国监管机构对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开展大规模网络安全审查以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官员首次发表评论。

事实上,美国加强对赴美上市中国公司的监管早已有之。3月3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宣布已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最终修正案,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审计,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该法案适用于所有在美国上市的外国企业,这一法案被认为是针对中国公司而制定,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均有被摘牌的风险。

而7月份,中国当局密集已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中概股管控措施。

7月6日,中国监管层发布《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文件中明确提出要加强中概股监管。并提到加强跨境监管合作,要求落实境外上市公司讯息安全主体责任。之前的7月2号,滴滴因网络安全审查,于4号app被责令下架,这家6月30日才在美国低调上市的公司股票遭到重击。

7月7日又传出对阿里、腾讯、美团和苏宁惩罚的规定。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依法对互联网领域22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涉案企业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7月10日,网信办发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新增了国外上市审查重点,提出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讯息的运营者国外上市,必须申报安全审查。这意味着赴美上市难度将大增。

7月24日,在线教育行业遭受最严监管。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明确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多种措施似乎共同指向一个目标——对中概股监管收紧,中概股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来自中国当局的压力。

中美监管对峙的背后

实际上,中美两方频繁采取制衡措施凸显出中美两方对技术、数据保护和安全的未来存在不同看法。也反映出两国在一些问题上的不信任正在逐步扩大。有评论分析,《外国公司问责法》的落地加剧了美中之间的监管对峙。北京和华盛顿多年来一直就是否能够披露中概股的审计底稿问题相持不下。中方认为,审计底稿可能会包含敏感讯息,如果披露给美国政府机构,会危害中国的国家安全。

而为何中国监管层如此频繁地出台管控措施?有观察人士表示,中美冲突已经从贸易战转移到了金融战,中美金融脱钩风险比较大,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目的是让中国企业与美国投资者隔绝开来,这也说明两国之间脱钩进程正在加深。以后针对中国的金融市场政策或许会同样强硬。因此,在此情况下,中国必须做好准备。

下一站香港?

中美两国之间的金融较量,广受牵连的当属夹在中间的中概股。在美股和港股之间如何取舍成为中概股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事实上,中概股们已经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2020年以来,京东、网易、百度、B站等陆续在港二次上市。近期,一些原本计划赴美上市的公司,也有掉头转向的打算。

7月16日,彭博援引消息人士称,如果企业赴港上市或将被豁免网络安全审查。消息传出后,市场更是认为港交所或将成为互联网公司上市首选地。

实际上,仔细观察中国互联网讯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可以看到很微妙的措辞。

其中第六条规定表示,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讯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因为“国外”的概念通常情况下不同于“境外”。“国外”指中华人民币共和国范围之外,港澳台均属于“国内”。而“境外”则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内地”以外,港澳台属于“境外”。这也可以理解为,这一规定不适用于赴港上市的中资企业。所以,面对严格监管,赴港上市或成为中资企业今后普遍选择。而这也恰恰印证了中国要加强香港金融地位的目的。

当然,港交所之所以能够成为中概股二次上市的集聚地与港交所持续改革分不开。为了迎合时代发展需要,港交所也已经进了多轮改革。

2018年,港交所推出上市制度改革,在《上市规则》中新增三个章节,首次允许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采用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经济公司、合资格的海外上市公司来港第二上市。新规推出后,港交所取得了巨大成果。以互联网巨头、生物科技公司和大型中概股为首,共有146家新经济公司在香港上市,IPO总融资额达到6822亿港元,占香港新股融资额的61%。这个数字在一季度飙升到了95%。整个港股市场架构因此改变。

港交所并没有停止改革的脚步。今年7月6日宣布,将会落实推出全新平台FINI (Fast Interface for New Issuance),以全面简化及数码化香港的首次公开招股(IPO)程序。港交所将采纳“T+2”首次公开招股结算周期,最快将于2022年第四季实施。

日前,前港交所CEO李小加表示,“我们已经从根本上对上市制度的许多方面进行了改革,使我们变得更加灵活。”

不可否认的是,中概股回归港股也为港交所带来新机遇,有中国背景的新经济公司将成为香港上市主体,将加速改善港交所行业结构,港股对中资企业会更有吸引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