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治局会议看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新目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行动,已经引发了全球投资人的高度关注,在7月30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对于反垄断虽没有最新表态,只是再度强调“要加大改革攻坚力度,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并提出要“改进对灵活就业人员的劳动者权益保障”。

早在2020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首次提出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随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重申,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这也为整个2021年的经济工作进行了定调,下半年不会轻易改弦更张。

2021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正式发布,该指南立足执法实践,针对近年来社会各方面反映较多的“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问题作出了专门规定。

种种迹象表明,反垄断执法已成为中国政府规范市场经济秩序、激发市场活力的工作重点,对互联网平台经济过度扩张和不正当竞争的干预,也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既定国策,下半年大概率是只会加强不会放松,只是在执法力度和处罚手法上会根据现实情况进行一些调整。

7月7日,中国反垄断部门就投资并购未做申报的22起案例进行了公开通报,每单处以50万元人民币的定格处罚。(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

清华大学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张晨颖曾撰文指出:反垄断作为市场监管体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为政府治理平台经济提供制度依循和行动指南。

无论是对阿里巴巴的“二选一”处以182亿元人民币罚单,还是要求腾讯音乐放弃独家版权,对互联网企业并购更加严格的审查,以及对外卖骑手、网约车驾驶员福利待遇的细化要求,整个的执法逻辑还是基于由易到难,由大平台到小企业,由社会关注的痛点问题到一般问题的顺序。

相比于欧美反垄断机构对Google、Facebook等平台巨头的无力感,中国在反垄断执法上拿巨头来开刀,以此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很短时间内就树立了执法权威,对于习惯了“我行我素”的平台公司起到了震慑作用。

反应在资本市场上,以腾讯、阿里巴巴、滴滴、美团为代表的中国互联网平台巨头,近几个月里股价产生剧烈波动,下一阶段来自反垄断的压力也依然存在,好在经过半年多时间的适应期,几大平台巨头已经开始进行自我调整,来适应新的监管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政治局会议还首次提出“完善企业境外上市监管制度”,说明滴滴赴美IPO事件依然还在发酵,下半年预计会有海外上市配套规章和惩罚措施出炉,这给计划赴美上市的企业和资本都增添了不确定性,中概股的波动还会持续。

事实上,去年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的关系,平台巨头本身也是资本巨头,除了拥有庞大的财力、人力、大数据等资源之外,平台的股东大都是全球顶级的投资巨头。

以腾讯为例,自身投资的独角兽企业规模就已经极为庞大,占据了全球独角兽的五分之一多,投资企业的潜在市值超过了万亿。再看引发巨大争议的滴滴IPO,腾讯、阿里巴巴都是滴滴董事会成员。

显而易见的是,中国下半年还会通过强硬的反垄断措施,来防止资本通过“割韭菜”的形式来扩张,比如先大幅亏损再通过合并来盈利,这样的案例过去是网约车、共享单车等领域屡见不鲜,在社区团购等新兴领域也有苗头。

从中国反垄断的执法逻辑来看,在“二选一”等问题已经初步得到解决之后,由资本推动的在民生领域的并购很可能会被重点关注,比如社区团购挤压了传统菜市场的市场份额,下半年有可能被重点针对,通过反垄断对正在跑马圈地的巨头画下竞争红线。

此外,反垄断的另一个核心目标,就是逼迫过去坐享“垄断红利”的互联网巨头走出舒适区,从“躺着赚钱”变成“站着赚钱”,把资源更多地放到核心业务的创新上去,从去年蚂蚁集团IPO被叫停,到上半年开始限制平台企业的金融化属性,都是例证。

事实上,无论是BAT三大巨头,还是滴滴、美团这样的线上与线下业务高度结合的平台,以及一批新兴平台企业,过去两年都将“网上放贷”作为一个核心盈利方向,只要打开中国排名前十的任何一个App,几乎都能看到放贷广告,这样的金融创新与互联网的科技创新显然是背道而驰,下半年也很可能会被重点针对。

最后,反垄断的最终目标是促进创新,尤其是在硬科技实力和全球互联网竞争中的核心创新,从过往中国平台巨头的并购、投资逻辑来看,更偏向于与自身业务高度契合的领域,比如腾讯的游戏和文娱,阿里的电商,对于真正有战略价值的硬科技领域,却罕有投资,或者投资了也只是象征性工程。

过去5年,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都已经是中国最赚钱的上市公司,在“2021财富中国500强”榜单中,最赚钱的前十大公司中,腾讯排名第五,阿里排名第六,仅次于中国四大国有银行,两年公司的盈利能力已经超过了平安保险、中国移动、招商银行等传统金融巨头。

7月30日的政治局会议再度将“基础研究”和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放到重要位置,文件里提出:要强化科技创新和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加强基础研究,推动应用研究,开展补链强链专项行动,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过去虽然腾讯与阿里一直在谈硬科技创新,也并购和投资了不少创新企业,但是主要还是基于平台商业模式和扩大盈利的考量,在真正的基础科技、核心技术方面,投入比例依然偏低,距离美国的几大科技巨头的差距更是极大。

再考虑到中美科技博弈的长期性,中国在硬科技实力上的能力差距无疑是最大的短板,也是中国经济未来的最大隐忧之一。

让互联网巨头们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硬科技创新上去,投入到海外市场竞争中去,打造更多像Tik Tok那样的全球爆款产品,尽可能缩短中美之间在硬科技话语权上的差距,相信也是反垄断的终极目标。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反垄断的大幕才刚刚开启,下半年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