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惨跌之后再提长期主义 股价套牢十大国际财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的六个月,快手可能是港股市场上变脸最快的公司,从“短视频第一股”的众星捧月,到8月初限售股解禁时的飞流直下,其股价波动幅度之大,在次新股里也并不多见。

从高点位置的417.8港元,到跌破发行价115港元,再到8月6日创下的78.6港元低点,快手股价的最大跌幅达到了81%,不仅套牢了基石投资人,也让不少拥有期权和股票的快手员工空欢喜一场。

在股价最惨淡的时候,快手对外发声再度提及长期主义,试图以此提振投资人信心,在大喜大悲之后,快手即将公布的中期财报,也成为本月的焦点议题。

最牛新股成最惨新股

就在半年前,快手还是香港投资人热议的最牛新股。

作为内地“老铁”文化的发源地,又是仅次于抖音的第二大短视频平台,其IPO的申购过程是一股难求,中签率极低,上市之后股价遭到爆炒,仅6个交易日(2月16日)就飙升至400港元上方,较发行价大涨226%。

现在回头看这段历史,当时快手股价的疯狂,与其说是自身的光环,倒不如说是2020年中国科技股暴涨行情下的最后疯狂。

可以作为例证的是,作为快手最大股东的腾讯,当时股价一度逼近800港元,投行已经看高至900港元,腾讯市值险些突破万亿美元关口,恒生科技指数也是不断创下新高。

2021年2月15日之后,快手股价就不断创下新低,过去半年跌幅高达81%,成为港股市场最惨次新股。(Wind资讯)

快手的股价,在当时本身就是泡沫期“最后的晚餐”,在投资人和市场情绪对科技股的过度乐观之下,让快手站上了一个本来不属于它的位置。

“老二的魔咒”

事实上,自公司成立以来,快手大多数时候都没有盈利,无论是在内地市场,还是海外市场,跟抖音和TikTok都有肉眼可见的显著差距。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一直存在着“老二的魔咒”,在电商、游戏、社交媒体、网约车等各个细分赛道上,老大都有碾压式的竞争优势,阿里的电商,腾讯的游戏,滴滴的打车,美团的外卖,均是如此。

由于这样的不平衡竞争态势,在资本市场上就表现为:老大可以充分享受到高溢价,投资人趋之若鹜,老二和老三则是惨兮兮,估值通常情况下被压低。

可以试想一下,如果抖音在快手之前上市,大概率下快手IPO时投资人会冷静的多,其股价也不会被疯炒到如此地步,虽然抖音依然没有上市时间表,但是在中国科技股的市场泡沫被戳破之后,快手股价从天上跌到地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快手而言,想要重振股价,就必须回归到基本面上,在内地市场要跟抖音旗鼓相当,在全球市场要缩小跟TikTok的差距,而快手即将公布的中报,能否在核心数据上体现这两点,就显得颇为重要了。

广告收入增速是关键点

8月4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21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显示,第一季度快手每月平均新增内容创作者1,000万+,快手电商交易总额1,186亿元,同比增长219.8%。

快手的收入来源主要是直播、电商和广告,其中又以广告和直播最为重要,电商则是被寄予厚望的第二增长极。只是,从今年已经公布的数据来看,直播业务受到政策的显著抑制,电商则面临着“增收不增利”的尴尬,而广告业务方面,由于内地K12在线教育的广告投放直接清零,其增长前景也并不乐观。

在此前发布的一季报中,广告收入同比增长 161.5%至85.6亿元,取代直播业务成为快手最大的收入来源,广告收入对总收入的贡献首次超过50%,在中报之中,广告的增速就成为了最核心的关键词。

考虑到快手重金购买了东京奥运的版权,上半年的资本支出巨大,中报盈利的可能性极低,如果能在广告收入的增速上超过市场预期,对于股价应该会有拉动作用,假如广告增速下滑,那么股价前景就依然黯淡。

投行瑞银近期就削减了快手的目标价,但是对其广告及电商变现潜力看法正面,加上快手在海外的发展,相信将为下半年带来潜在上行。瑞银也提醒到:内地监管机构对线上娱乐取态转趋负面,加上就个人数据方面的讨论持续,相信假如有新规推出,将为公司直播及广告业务带来风险。

不过,相比于滴滴的网约车行业,以及风口浪尖上手机游戏行业,快手所处的短视频行业,潜在的政策风险相对较小,主要还是要看快手自身的业务运营及变现能力,除了广告之外,电商的变现效率能否提升,也是关键因素。

除了财务指标之外,今年1月进场的快手基石投资人和大股东腾讯的态度,以及管理层会否低位变现,对于快手短期的股价也有很大的影响。

中报会有意外之喜?

在快手IPO的过程中,十大基石投资人投资比重占到47.29%,解禁日期为2021年8月5日,从快手目前低于90港元的价格来算,基石投资人已经悉数被套,账面浮亏超过两成。

这十大基石投资人,加上腾讯等机构股东和管理层及员工持股,8月5日快手解禁的股份高达38.82亿股解禁,占总股本的94.81%,解禁市值超过了三千亿港元,这也是快手上周股价连创新低的主要诱因。

应该是为了缓解投资人的恐慌情绪,8月6日,快手日报在官方微信推送了一条消息,用歌单的方式回应近期股价震荡:《朋友》《冷静》《面对》《非理性》《震荡》《潮起潮落,是什么都不为》《明天会更好》,并以987个“长”字提及长期主义。

显然,快手试图表达这些基石投资人和股东们会长期持有快手的股票,这个名单里除了腾讯之外,还有富达国际、GIC、黑石、阿布扎比投资局、淡马锡等知名投资机构。

事实上,快手的这轮暴跌,对于最大机构股东腾讯的股价也有很强的压制作用,可谓是“一损俱损”,从内地短视频的竞争态势来看,腾讯依然需要借快手来对抗抖音,为自家的产品争取时间,因此,腾讯除非迫不得已,比如受到反垄断的行政压力,否则不会轻易减持快手的股权。

那么,淡马锡等基石投资人的态度,就直接决定了快手股价的走向,内资投行中金的观点认为:市场恢复信心或需要一定时间,但随着股票解禁压力逐渐出清、及后续加入港股通的预期下,机会或已经不远。

除此之外,公司创始人、控股股东CEO宿华及ReachBest持股比例达11.8%,另一位创始人程一笑及KeYong持股比例达9.36%。控股股东之外,员工持股平台持有28.61亿股限售股,持股比例占69.64%。

参考此前小米的经验,在即将披露的这份中报中,宿华和管理层团队或许会祭出限售及回购等举措,来支撑股价,也是提升员工对企业的信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