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约车监管再收紧 滴滴套牢对冲基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19日,滴滴股价再度跌破8美元,市值也缩水到382美元,此前的一波短暂反弹行情烟消云散,来自中国网约车监管政策的压力却有增无减。

明星股东、对冲基金悉数被套

从估值来看,目前滴滴在美股的市值,还不到全球另一大网约车巨头Uber的一半,作为滴滴的第二大股东,Uber的市值也因滴滴股价的连续大跌而缩水不少,但其市值仍然维持在800亿美元的区间。

以14美元的发行价来计算,除了Uber之外的滴滴机构投资人,事实上也是损失惨重。其中,持股超过两成的滴滴最大股东软银,目前账目上大概率已经浮亏,而对于2015年以后进场到投资机构,每股股价7美元应该是盈亏点,一旦滴滴股价跌破7美元,那么滴滴的明星股东团将全军覆没。

8月19日,滴滴股价再度跌破8美元关口,接近了7月底的7.16美元低点,较14美元发行价已近乎腰斩。(Wind资讯)

在滴滴的明星股东名单中,除了软银和Uer之外,还有阿里巴巴、腾讯这两大中国互联网巨头,以及苹果公司、丰田汽车,知名投资机构和对冲基金则包括新加坡淡马锡、老虎环球基金、索罗斯基金等。

滴滴不仅让知名投资机构和华尔街对冲基金马失前蹄,而且其IPO的莽撞之举,也惹恼了其董事会的成员。

根据8月19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报道,腾讯总裁刘炽平和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张勇,在得知滴滴遭遇中国国家网信办的网络安全审查后,既惊讶又愤怒,两人均为滴滴董事会的成员。

可以说,除了少数在2015年之前就进场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机构之外,滴滴IPO之后的股价暴跌和公关危机,不仅套牢了绝大部分明星股东,更是让其董事会也充满了火药味,这在中概股的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事件,此前传出软银集团停止投资中国的消息,或许也跟滴滴IPO有关。

对于滴滴的管理层来说,当下最要紧的不仅是配合中国政府展开的数据安全审查,还必须解决包括提升司机福利、压低平台提成比例、运营合规化在内的诸多挑战,其中在最受关注的平台提成比例方面,中国政府已经对外公告,要求滴滴设定网约车抽成上限,提升司机的福利,并对外公示。

监管再度收紧

8月18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专门就此前出台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进行了政策解读。

中国此前出台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对于滴滴而言又是一大打击。(中国交通运输部官网)

中国交通部运输服务司负责人李华强表示:要通过落实四个方面重点工作,来推动《指导意见》的落地,其中核心的一点就是抽成比例及司机福利问题。

根据中国交通部事后发布的官方新闻稿,明确要求网约车平台企业规范自主定价行为、降低过高的抽成比例,加强与驾驶员之间的沟通协商,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向社会公布。

官方新闻稿还披露,目前中国共有236家网约车平台企业,取得许可的网约车驾驶员超过351万人。个别网约车平台在获得市场优势地位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等经营策略,侵害了驾驶员的劳动权益。文中提及的个别网约车平台,自然就是滴滴无疑,只有滴滴在网约车市场拥有市场优势地位。

对于滴滴的抽成比例过高且不透明的问题,外界的质疑由来已久。虽然滴滴也多次表态要解决这个问题,在8月16日就公布了“司机收入报告”模式,在中国沈阳、长春、保定、秦皇岛、鞍山、淄博和安顺的滴滴司机,可以率先体验透明账单。

但现实问题是,滴滴要拥抱监管、平息司机的质疑,并不容易。

从财务上来说,上市之后的滴滴要尽快盈利,而政府和司机要平台降低提成且提高透明度,打车的乘客则不愿意付出更高的成本,那么减下来的成本必然只能滴滴来承受,这对于已经亏损了9年的滴滴而言,绝非易事。

盈利遥遥无期

不同于阿里巴巴、腾讯等持续盈利的互联网平台,滴滴在网约车业务长期都是亏损状态。

此次公布的《指导意见》还提出,指导和督促网约车平台企业依法合规用工,更多采取劳动合同制用工方式,保障司机的合理劳动报酬,合理地确定驾驶员的劳动报酬标准,并向社会公布。

这就意味着平台成本的增加不可避免,那么盈利也就遥遥无期,对于成立于2012年的滴滴来说,试图借助IPO来完成盈利的计划,瞬间就变成了泡影,这又会直接拉低公司估值和股价走势。在明星股东已经因股价暴跌而与管理层产生分歧的当下,滴滴想要两面都讨好,其难度可想而知。

早在2019年2月,滴滴创始人及董事长程维在内部信中表示,公司从未盈利,2012至2018年的6年间累计亏损390亿元。相关统计也显示,截至2019年底,7年时间里滴滴累计亏损超过了500亿元。

滴滴成立于2012年6月,公司长期处于亏损状况,需要靠投资人的持续输血,图为滴滴在2018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数据。(滴滴IPO招股书)

2019年第一季度,滴滴已经占据了中国网约车市场超过九成的市场份额,第二名的市场份额只有2%,滴滴当时已经是碾压了所有竞争对手,但是亏损的魔咒却挥之不去。

根据滴滴IPO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8年净亏损150亿元、2019年亏损97亿、2020年亏损106亿。2021年第一季度利润为54.83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为39.72亿。这意味着,2021年第一季度,滴滴才开始扭亏为盈,主要集中于中国网约车市场,海外市场依然是亏损的状况。

在最新的《指导意见》和监管政策披露之后,滴滴即将披露的2021年第二季度业绩,恐怕也不会理想,而全年业绩再度亏损,应该也是大概率事件。

假如滴滴没有IPO,不需要对外披露太多的公开信息,或许还能轻装上阵,熬过当下的这些难关,而在IPO惹出一连串的中概股连锁反应之后,面对监管、股东、司机、投资人的多重压力,以及中国在数据安全及反垄断的持续高压,滴滴管理层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私有化退市,改组管理层,回购股票,应该是滴滴为数不多的几个选项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