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科技赴港IPO 人工智能第一股价值几何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8月27日晚,商汤科技(Sense Time)在港交所网站上低调披露了IPO招股书,通过672页的巨大篇幅,首次对外详细披露了这家人工智能(AI)头部企业的营收情况和商业布局。

至此,中国的“AI四小龙”均展开了IPO计划,相比于其他三家企业,商汤的营收规模更大,与香港的渊源也更深,启动IPO的步伐却最晚,甚至对于外界的猜测也一直三缄其口,其传闻中的上市地点也一变再变,现在最终确定在了香港。

相信这次IPO的启动,与瑞信中国前CEO唐臻怡前不久的加盟有直接关系,今年7月底,唐臻怡低调加盟商汤科技出任副总裁,直接辅佐两名联合创始人徐立和徐冰开展上市工作。

而在两年前旷视科技港股IPO折戟沉沙之后,商汤大概率可以拿下港股市值“人工智能第一股”的桂冠,很有可能成为港交所“同股不同权”规则下最年轻的IPO企业。

与香港缘分颇深

商汤科技的业务虽然大部分在中国内地,但是其创始人团队却与香港有极深的渊源,可以说是“AI四小龙”里,由香港直接孵化出来的科技公司。

商汤科技启动港股IPO,中金公司、海通国际、汇丰是联合保荐人,有望成为香港市场的人工智能第一股。

这家成立于2014年的公司,总部虽然位于上海,但其创始人团队大多来源于2001年创立的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该实验室的倡导者和负责人汤晓鸥教授,目前是商汤科技的最大股东和精神领袖,其个人持股比例为21.73%。

53岁的汤晓鸥教授是AI人脸识别领域最知名科学家,被誉为全球人脸识别技术的开拓者和探路者,他在该领域的研究成果不只是商汤科技原创技术的初始来源,也是高校学术研究转换为商业成果的经典案例。

2016年,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与麻省理工、斯坦福入选了世界十大人工智能先锋实验室,商汤联合创始人徐立、杨帆等人就是出自这一实验室,他们的另一个身份是汤晓鸥的学生。

招股书披露,商汤科技将采用AB股机制上市,同股不同权,A股有10票投票权,汤晓鸥为首的创始团队牢牢掌握公司控制权。

累计融资12轮,融资额超过50亿美元

此外,成立7年来,商汤科技已经完成了至少12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50亿美元,软银(SoftBank)、阿里巴巴、春华资本、IDG、国调基金、上海国际集团、赛领及鼎晖也是商汤的股东。

自2014年成立以来,商汤科技获得了12轮融资。(港交所)

其中,软银持股14.88%,阿里淘宝中国持股7.59%,春华资本持股3.08%,银湖资本持股3.05%,IDG资本持股1.42%。

一般认为,商汤科技是“AI四小龙”中的龙头,截至2020年,公司的估值为500亿元人民币,在全球AI独家兽里面也是头部公司。

如此高的市场估值,除了创始人团队背景和外部股东资源之外,也与商汤的技术导向密切相关,相比于不少销售导向的独角兽企业,这种依托于原创技术研发和专利为护城河的公司,在中国内地极为罕见,而港股市场也并不多。

在招股书中,商汤将自己定义为亚洲最大的AI企业。

研发支出超过销售收入

招股书里披露的一组数据可以说明问题。

作为一家技术导向的公司,研发投入在商汤财务指标中颇为突出: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商汤的研发开支分别为人民币8.49亿元、19.2亿元、24.5亿元及17.7亿元,甚至于在今年上半年,其研发支出已经超过了公司16.51亿元的营收额。

商汤过去4年的关键成长指标。(港交所)

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共拥有40名教授,3,593名技术研发人员,其中的博士及博士候选人超过250名。

从薪酬福利支出来看,2018年,商汤研发人员工资福利一项支出为5.1亿元,而到了今年上半年,仅半年时间该项支出就达到了12.9亿元,占到了公司研发投入的72.5%,更是占到了公司营收额的近八成。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商汤过去7年在各项全球AI竞赛中已获得70多项冠军,发表了600多篇顶级学术论文,并拥有8,000多项AI专利及专利申请。

商汤的业内地位,拿下人工智能行业的多个第一。(港交所)

可以说,商汤的研发投入增速远超销售收入的增速,其对于研发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长年亏损

不过,也正是因为长年入不敷出,成立以来都是处于亏损状态。而新冠肺炎(COVID-19)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对于主营收入来源于智慧城市的商汤科技而言,选择IPO也是势在必行。

招股书显示,商汤于2018年、2019年、 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经调整亏损净额分别为2.2亿元、10.4亿元、 8.8亿元及7.3亿元,亏损额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体现在财报上,商汤2020年收入增速受疫情影响较大,导致去年上半年疫情期间公司收入仅占全年的25%,招股书在风险一项中也提出了新冠疫情对业务的影响,考虑到疫情的长期性,对于商汤而言,挑战也颇为巨大。

可以说,过去几年,商汤对于政府公共部门支出的强依赖,加上管理层团队试图将智能汽车打造为未来的核心业务场景,都使得其IPO步伐不断加快,并且通过资本市场来获得直接融资。

高度依赖智慧城市业务

智慧商业、智慧城市、智慧生活、智能汽车是商汤的四大业务板块,而在IPO之前,智慧城市是主要收入来源,在IPO之后,智能汽车将是商汤的主要发力点。

在过去几年,随着内地城市管理的不断升级,通过AI技术来构筑智慧城市,就成为了一大趋势,在这里面,基于图像识别的AI技术,也就成为一大金矿,包括阿里、腾讯、华为在内,都纷纷进场淘金,商汤科技自然也不会例外。

智慧城市是商汤等AI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港交所)

对于AI技术而言,算法、算力、大数据是三大基石,商汤的核心技术和护城河就是来自于其原创的AI算法,并且正在上海搭建亚洲第一的超级计算平台。

以智慧城市为例,商汤城市方舟(Sense Foundry)是为了满足城市管理者需求而打造的一站式智慧城市管理平台,它拥有超过14000个AI模型,可以无缝嵌入现有的城市管理系统中,将操作界面与现实世界的三维城市模型相结合。

从财务数据来看,智慧城市业务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以及今年上半年,分别占据了公司28.6%,41.9%、39.7%及47.6%的收入比例,这就意味着,一旦内地智慧城市的建设步伐放缓,对于图像识别软件和平台采购的放缓,将直接影响到商汤的收入。

商汤在招股书中坦诚:在智慧城市领域,其市场份额位居中国第一,但政府政策的变化,以及政府支出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对其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负面影响。

商汤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港交所)

当然,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中国内地的智慧城市建设虽然受到了疫情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长期的趋势并没有动摇,依然还是一大金矿,只是考虑到了互联网巨头和初创科技公司不断进场,这一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

不仅如此,随着内地对于数据安全的保护意识正空前提升,加上中国的《数据安全法》将于9月1日正式实施,这一法律对于政务数据的保护有严格的规定,考虑到商汤的公司架构还是采用海外离岸形式,自然免不了让外界有所担忧。

押宝智能汽车

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商汤在智慧城市业务之外,未来的主要发力点选择在了智能汽车领域,这不仅是最大的一块业务拼图,对于商汤自身的转型,以及上市之后在资本市场的估值,也是极为关键的一点。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商汤打造了专用于智能汽车的绝影平台(Sense Auto),一共由5个部分组成,包含约1,400个人工智能模型,提供全栈式人工智能汽车服务。

其中,包括高级辅助驾驶系统(ADAS)、驾驶人员分析系统等,并已推出了可应用于城市公交场景的相关产品。

截至2021年6 月30日,商汤已与30余家汽车公司合作,并已获选为50多个车型的供应商,在未来数年内,向其2,000多万辆汽车供应绝影产品。

考虑到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和智能汽车市场,AI技术又是智能汽车的基础性技术,商汤在这一领域的布局,将决定了其未来的高度。

当然,在汽车科技领域,包括Tesla、百度等公司在内,都已经做了很多年的长期投资,比如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已经在北京等城市试点运行,商汤如何将其基础研发能力和平台能力,与现有车企进行有机融合,依然会是一个长期命题。

而且,在智能汽车等商用领域,依然会涉及到个人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的难题,随着内地对这一块的法规越发完善,公众也更加重视,在技术创新与大数据安全、个人隐私保护上,如何进行相应的平衡,也是商汤的一个长期挑战。

在招股书中,商汤对于风险提示的篇幅超过了50页,也是在提前揭示这些风险,对于“AI四小龙”来说,上市步伐一直雷声大雨点小,也跟这一背景直接相关,毕竟AI技术的大规模落地也仅仅是近五六年的事情,未来的变局依然会很多。

对于商汤而言,如果能够顺利通过港交所的聆讯,顺利成为香港市场的“AI第一股”,如何应对市场和投资人风险偏好的不断变化,才是真正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