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中国住建部提出的当前住房矛盾已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时间8月31日,中国住建部部长王蒙徽等人就中国楼市调控等问题给出了解答,住建部明确表示,住房矛盾已从总量短缺转为结构性供给不足;今后将增加保障性住房的供给;城市房租年涨幅不超过5%,且仍要坚持“房住不炒”的主基调。

住建部这段话被市场解读为再次为房地产“定调”,也意味着中国房地产调控进入了新阶段。

其中,中国住建部部长王蒙徽指出,“新时代新阶段对住房和城乡建设发展提出了新要求,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面临着新问题和新挑战。比如,住房矛盾从总量短缺转为结构性供给不足,人民群众对住房质量和环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中国的房子总量上已经供大于求,目前是存在结构性供给不足。这就导致中国住房市场出现这样的“怪”现象:由于房价过高以及楼市限购等政策,导致刚需购买首套房或者改善住房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而另一边投资客手中拥有多套房屋,囤房现象严重。

下面一组统计数据也可以说明中国楼市结构性供给不足的矛盾凸显。

据统计,20年来,中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已达128亿平方米,住房总存量住宅面积突破261.2亿平方米,家庭套数的比例转换成家庭套数的比例是1.13。而这也仅仅是正规的产权房,市场上还有很多的无产权住房,与其他产权住房相比,如果把这些全部加起来,满足几十亿人的居住需求就不是问题。同时,根据西南财经大学的一份报告,中国主要城市的住房空置率达到了22%到26%。空置率问题不仅浪费了住房资源,更让一部分刚需群体买不起房。

另外,结构性供给不足除了在购房时有所体现,租房市场也呈现出这样的特点。城镇化过程中转移过来的新市民,以及每年走上社会的大学毕业生都需要住房。这两大群体迫切需要的是租赁住房。但由于新市民和青年人工作年限比较短,收入相对比较少,付租金能力比较弱。然而租金付得起的房子区位比较远,区位比较好的租金又比较贵,这成为新市民、青年人租不好房的一个现实困难。

所以,有必要通过政策支持,推动多主体、多渠道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弥补住房租赁市场缺少小户型、低租金房源的不足。

对此,王蒙徽也表示:“保障性租赁住房重点还是要解决人口净流入的重点城市,主要是大中城市,特别是这些城市的新市民和青年人的住房问题,我们现在正在抓紧推进。”他表示,“十四五”期间,住建部将以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为重点,进一步完善住房保障体系,增加保障性住房的供给,努力实现全体人民住有所居。

实际上,新市民住房难题也有过尝试,今年7月8日,中国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保障性租赁住房基础制度和支持政策。

其中提到中国多发展小户型、低租金的房屋满足新市民的要求,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以建筑面积不超过70平方米的小户型为主,租金低于同地段、同品质市场租赁住房租金,准入和退出的具体条件、小户型的具体面积由城市人民政府按照保基本的原则合理确定。

再者,住建部提出住房矛盾改变以及增加配套政策诸如“增加保障性住房的供给;城市房租年涨幅不超过5%”等措施,实际上也是“一石二鸟”的不二选择。疫情后,中国经济率先恢复,但复苏的步伐很慢,特别是,收入预期不振,边际消费倾向偏低。这对于内需打造、消费引擎、“内循环”等等来讲,并不是好消息。那么,谁的消费倾向最高呢?谁最愿意、又有强烈的消费渴望呢?就是新市民、年轻人。

所以,针对中国住房矛盾已改变从而改进当前房地产调控政策,再加上加大租赁住房的供给端改革以及规范租赁市场等行为,可以让新市民、年轻人放下焦虑心情,体面租房生活,所有购房所拥有的配套政策,租房也可以实现,让年轻人从购房的压力中解脱出来,实现有能力消费,舍得消费,没有短期购房的“后顾之忧”,这样最终有助于促进消费,也才能真正实现中国经济的“内循环”。

综上,中国住建部提出的中国楼市的新变化,为以后楼市调控改革指明了方向路径,但关键还是要看如何落实到具体实践中,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践行“房住不炒”的根本原则,最终实现全体居民住有所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