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PMI创2021年新低 货币宽松呼声渐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较大。7月的部分经济指标开始回落,生产、投资、消费走弱。8月未见明显好转,8月底公布的宏观经济领先指标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表现不佳。具体数据显示:8月份,制造业扩张力度有所减弱。调查的21个行业中,有10个行业PMI位于景气区间,环比减少3个。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47.5%,环比降低5.8个百分点,是2020年3月份以来首次降至临界点以下。综合PMI产出指数为48.9%,环比降低3.5个百分点。

中国8月综合PMI产出指数降至2020年2月以来最低点。(多维新闻自制)

在此背景下,市场对中国人民银行(人行)的货币宽松预期升温。任泽平表示:经济下行部分是因为疫情反弹、汛情等短期因素,更主要的是金融信用政策收紧、房地产调控不断升级、大宗商品成本上升等中期因素,逆周期调节政策该出手了。川财证券认为三、四季度央行可能会对实体经济流动性加大支持力度,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中信证券认为:不排除央行在年内通过定向降准方式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国泰君安认为:下一阶段,加大信贷投放力度、促进信贷总量增长,已箭在弦上。

对于这种宏观经济一有波动,就寄希望于政府干预的固定思维模式,似乎不适合现在的中国。关于经济和政府的关系向来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以亚当斯密的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为代表的自由市场经济模式,主张国家对私人企业尽可能少干预,实行自由经济、自由贸易。另一种是建立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的思想理论基础上的凯恩斯主义,主张国家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加需求促进经济增长。牙买加货币体系形成后,货币脱离了黄金的束缚,超发货币的成本滞后。另外在国际竞争中,谁能率先从衰退中走出,谁就能占据先发优势。所以这几十年凯恩斯主义越来越深入人心。每当经济过热或衰退时,人们总会期望政府的财政部或央行出来做点什么,从而忽略如何去解决市场本身存在的矛盾。

超发货币不是没有成本,超发货币扩大需求,带动产能扩张,所有的产能最终都是从大自然索取各类资源,对环境造成破坏,损伤可持续发展潜力。货币宽松的传导路径是从央行到商业银行再到金融机构,之后产业资本,最终能不能流到普通百姓手中尚未可知。也就是说超发货币的通胀成本是由全社会承担,收益却自上而下,逐步减少,本质上是劫贫济富,与共同富裕的精神不符。此外,当今国际贸易和货币体系是在美国的主导下创建的,美国可以通过超发货币转嫁成本,而中国做不到。

市场经济存在周期性矛盾,解决周期性矛盾的办法是产业升级,优化分配制度,而不是用宽信用将矛盾掩盖。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刘世锦在“2021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上表示:宏观政策不能急转弯,但仍需要转弯。中长期宏观杠杆率要逐步稳住,且应有所降低。需要纠正把经济增长主要寄托于宽松的宏观政策,而忽略结构性潜能的倾向。

从近期相关会议文件中可以看到,中国的货币政策倾向是控总量,调结构。总量方面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结构方面压缩房企信贷和个人按揭贷款,对中小企业和高新产业信贷支持增加。9月1日国常会上李克强表示:今年再新增3000亿元支持中小企业的再贷款额度。回过头来看当前经济形势,虽然有不少经济数据回落,但距离经济衰退尚远。与产业结构调整、共同富裕、长期可持续发展这些目标相比,短期波动没那么重要,所以别对中国人民银行“货币宽松”抱有过多期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