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商品期货普跌 大宗商品牛市是否终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内地三大期货交易所商品期货价格普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从宽松走向紧缩,持续一年半之多的大宗商品牛市是否会就此终结。

下面图表中罗列出主要大宗商品期货疫情前2019年均价、2021年最高价、以及2021年10月28日盘中实时价格。

短期来看,黑色系商品当前价格较年内最高价跌幅最大,平均回撤34.34%。能源和化工次之,能源主要是动力煤回撤较大,拉低平均水平,化工产品中精对苯二甲酸(PTA)跌幅最小。有色金属中各品种跌幅相差较小。农产品平均回撤幅度最小,仅有7.59%。黄金和白银乃是具有货币属性的贵金属,与民生成本关系较小,所以不在讨论之内。

受政策面因素影响,近期主要商品价格大幅回落。(多维新闻自制)

长期来看,疫情之后大部分商品价格都要比疫情前2019年的平均价格要高。其中焦煤、动力煤近期虽然回撤幅度比较大,但10月28日盘中价格仍比2019年均价高出80%多。只有PTA一个商品现价比2019年均价低,原因是PTA制作装置结构改良,加工成本大降。

总的来看,短期趋势上大宗商品价格回落,有走向熊市的迹象。长期绝对价格的对比上当前大宗商品价格较高,资源类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中国统计局数据显示,1月至9月,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9.30倍,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62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45倍,大宗商品仍处牛市之中。然而现价是已知的,所以大宗商品现在的价格高低意义不大,重要的是预测未来。

在经济正常发展的情况下,大宗商品价格波动主要受库存周期影响。此时不同类型的大宗商品有的上涨,有的下跌,差异较大。另一方面经济正常时,不同类型商品虽然涨跌不同,但由于市场供需有序,绝大部分大宗商品都处于区间震荡状态。

当经济危机爆发时,大宗商品价格先暴跌,后暴涨。首先要承认一点,绝大多数人都没有预测经济危机的能力。其次微观上,不同经济个体又时时刻刻面临危机,比如白领有失业风险,农民收成受天气影响,饭馆生意不可预料。当大部分微观个体的危机在相近的时间点爆发时,就会引发宏观经济危机。经济危机爆发前一刻,社会总供给和库存正常,后一刻需求遽然下降,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最危机的时刻度过之后,受货币或财政宽松政策刺激,需求慢慢恢复。而企业重新组织生产还需要时间,此时需求大于供给,大宗商品价格暴涨。

无论是经济危机,还是在经济正常,当大宗商品价格过高或过低,影响到实体企业经营和民众生活成本,危及经济持续平稳发展后,有为政府都会从产业、财政、货币等方面进行调控。另一方面,世界各国资源禀赋不同,大宗商品价格博弈可能进一步衍生到不同国家之间政治博弈。比如欧盟、俄罗斯与美国之间有关北溪二号的博弈,油价大涨后,美国、印度催促欧佩克(OPEC)组织增大原油供给。

现在全球经济显然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大宗商品价格却远比2019年时高,显然原因在于供给不足和投机炒作。有色金属民生影响不大,中国产量也不多,中国政府对其调控能力弱,所以有色金属主要受全球宏观经济形势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影响。

世界还是走在经济复苏的路上,偶有波澜但问题不大。目前来看复苏带来的产业链恢复导致供给增加速度要大于需求增加速度。路透调查预计随着铜矿供应增加,明年铜价将从2021年触及的纪录高位进一步下跌。此外,分析师已经将他们对明年铜市场的普遍预测从7月调查中的10万吨缺口修正为过剩8.2万吨。29位分析师的预测中值显示,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现货铜合约在2022年的平均价格为每吨9000美元,比周二的官方价格低了10%。另外通胀高居不下,关于Taper、缩表、加息的讨论,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共同面临的问题。综合来看有色金属进一步下跌压力较大。

从2021年1月到现在,中国政府对铁矿石,钢材和煤炭市场的调控来看,这些商品想要再次冲高的难度极大。然而与有色金属不同,这些商品由于需求量巨大,都是耗能大户。现在监管层催促产煤地区加大供给不过是为了满足过冬供暖的权宜之计,大方向还是碳中和、碳达标。所以煤类商品,以及钢铁的供给不会大规模增加,整体上预计将维持有顶有底的区间震荡格局。

至于化工产品则全看原油脸色,油价虽然连续两天回调,但仍处较高位置。产油国普遍口风较紧,美国本身就是产油国,虽然时不时地催促增大原油产量,者不代表美国真心想付出多么大的代价,把原油价格打下来。仅靠印度、日本呼吁提高原油产量,显然分量不够。油价登上100美元/桶的概率非常大,化工产品经过回调之后有进一步上涨的可能。

工业化时代农产品供给稳定,每个人的肚子有限,需求也相对稳定。所以从历史来看,农产品的波动率大部分时间小于黑色、能源、化工、有色等金属。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持续降低,2020年城镇29.2%,农村32.7%。谷贱伤农,农产品价格适当提高有利于财富再分配向农民倾斜,符合共同富裕理念。考虑到国企在中国粮食贸易中占有支配地位,短期农产品价格大幅下降的概率较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