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亿Taper规模太少 美联储政策将持续扩大贫富差距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国,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已经基本成为社会共识。而在美国,货币政策的制定者们却似乎逐渐沉迷于现代货币理论(MMT)。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两点,美联储(Fed)公布11月货币政策委员会决议。在维持政策利率不变的情况下,正式启动了缩减购债(Taper)的程序。将于11月开始,每月减少购债150亿美元,其中包括100亿美国国债和50亿抵押支持债券(MBS)。

在这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之前,市场就已经预料到美联储将在11月启动Taper。只不过没有猜到Taper规模如此之小,可能也没有想到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随后的新闻释出会中“鸽”声嘹亮。

先来看150亿美元究竟有多少。资料显示,2020年末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7.36万亿,到了2021年10月27日,规模增长至8.56万亿,算下来平均每月增长1200亿。而11月起将要执行的缩减购债每月只有150亿,仅为美联储每月扩表规模的12.5%。

与十多年前相比,当前美债收益率曲线相当平摊,表明美元已经严重超发。(多维新闻自制)

疫情之后,美联储货币宽松政策向市场提供的美元远超金融和实体经济信贷所需。长期美债收益率蕴含通货膨胀,按照常理来看通胀越高,美国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利差越大,收益率曲线也就越陡峭。上图分别是2021年11月3日和2008年9月30日的美债收益率曲线,在这两个时间点,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都超过5%,而美债的到期收益率曲线却大不一样。2021年斜率是0.177,2008年的斜率是0.299,相差接近一倍。

原因在于美联储放水太多,过剩的流动性出于避险需求购买美国国债,拉低了长期美债收益率。另有部分过剩流动性配置在美股上,导致美股泡沫越吹越大,间接拉大贫富差距。富人不出售股票就不需要缴纳资本利得税,富人将股票质押,便可获得低成本资金。只要股市涨幅大于融资利率,财富就能源源不断增长。与之对比,穷人在美联储的货币宽松政策中能得到的利益非常非常少,却要承担更大的通货膨胀成本。

鲍威尔在新闻释出会上的两个观点值得关注,一个是现在还不是提高基准利率的时候,缩减购债的时机对加息没有直接讯号意义。另一个是目前失业率高估了劳动力市场的复苏,可能在明年下半年前实现充分就业。

从日本开始,西方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似乎逐渐沉迷于现代货币理论。所谓现代货币理论就是只要主权国家能控制好物价水平,就可以通过货币宽松以及扩张性财政政策,去解决经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次贷危机以来美国就是这么干的,到现在他的国债规模已经远超GDP,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也极度扩张。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债务扩张和货币宽松不能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目前美国通货膨胀明显偏高,但从鲍威尔的发言中可以看到其并不打算短时间内加息,理由就是失业率“失真”,劳动力市场被高估,未达到充分就业。前面说了远超实体经济需求的货币宽松会造成巨大的不公平,鲍威尔的货币政策实际上就是借促进就业的名义,以牺牲国家信用为代价,客观上讨好富人群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