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课外培训巨头关闭K9业务 俞敏洪直播带货不靠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新东方、好未来、高途教育等在海外上市的中国课外培训巨头纷纷发布公告,将在年底前彻底关闭K9(幼儿园至九年级)阶段的学科辅导业务,这将影响到公司超过五成的收入。

虽然这个公告早在市场预料之中,这些公司的股价过去几个月也都下跌了90%,但在11月15日的美股交易时间里,三家企业的股价还是出现了不同程度下跌,新东方、好未来跌幅都在3%以上,高途教育跌近2%。

不过,在11月16日的港股市场上,新东方在线的股价却极为强势,午后涨幅超过一成,再度创下一个多月的新高。从11月10日至今的四个交易日里,新东方在线的股价已经暴涨了近四成,显然有资金在积极抄底,试图押宝新东方的转型。

只是,从政策环境和转型前景来看,目前谈抄底还为时尚早!

“营转非”、“学转非”,关停K9业务是必然

对于已经上市的内地课外培训机构而言,关停K9业务是必然,即使不主动选择关停,由于涉及需要重新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的问题,即中国“双减”政策所要求的“营转非”、“学转非”,在上市公司2022年及以后的财报中,也无法纳入K9业务的收入和利润。

11月15日,新东方港股发布公告称,将在年底前关停K9业务,将会影响公司过半的收入。(港交所)

简单地说,从今年夏天内地出台“双减”政策那天开始,K9业务就已经从新东方等上市公司未来的财报中消失了,而现在的公告,只是走完了一个合规流程而已。

从政策上来说,对于还想在内地继续开展K9课外培训业务的机构来说,都必须重新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无法以现在的公司形式来运营。

事实上,河南省郑州市教育局已经发文,12月初,全市继续办学的营利性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将全部变更为非营利性。更早之前,北京等城市的教育部门也已发文,要求辖区内的培训机构在年底前完成重新登记工作。

随着内地这一“营转非”、“学转非”的政策落地,受到影响的还不只是专业的课外培训机构,字节跳动和腾讯也无法幸免,选择关停了K9业务及相关产品。

从股价走势来看,新东方、好未来、高途教育在今年的股价跌幅都达到了90%,市值损失超过五千亿元人民币,早已充分反应了这个政策预期,只是近期内地“双减”政策的再度加码和细化,也让期待政策放松的投资人心理防线被击穿。

政策再度加码,课外培训机构很难“蒙混过关”

对于内地的家长群体而言,课外培训的需求是“刚需”,因此也有一种说法,面对市场需求,培训机构或许可以想办法“蒙混过关”,比如,打着素质教育的旗号来继续原来的课堂培训业务。

只是,中国教育部近日发布的《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以下简称《指南》),明确了学科类培训项目的鉴别依据,让课外培训机构“蒙混过关”的机会大减。

《指南》中就明确:培训目的为“以学科知识与技能培训为导向,主要为提升学科学习成绩服务”,培训结果是“对学生的评价侧重甄别与选拔,以学习成绩、考试结果等作为主要评价依据”,即可判定为学科类培训项目。

《指南》还要求:培训机构要进行自我研判、自评自查,规范开展培训活动,不得出现名不符实的情况,不得隐形变异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活动。

从《指南》中的各种细化要求来看,培训机构很难有机会“蒙混过关”,在K9课程关停之后,两三年内都不可能重新恢复,未来往何处去,就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财报亏损将成常态,抄底为时尚早

从收入比例来看,K9培训的收入约占新东方每个财政年度总收入的50%至60%,好未来与高途教育在K9培训的所占比例还会更高一些。

2021年,受到中国“双减政策”影响,新东方等在海外上市的教育公司股价大跌九成,图为新东方股价。(Wind资讯)

保守估计,如果以2020年财报为基数,这三家企业的收入将会同比大跌六成到七成,再考虑到裁员、业务收缩的相关成本,亏损应该是2021年和2022年财报的必然。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近期就透露了一组数据:新东方正在退租近两年新装修的1,500多个教学点,光装修费就花了六七十亿元。

从新东方财报来看,2020年财年净利润约为23亿元,2019年约为15亿元,仅仅是教室装修费上的损失,就大致相当于新东方过去四年的净利润。

近期,俞敏洪是内地社交媒体上的风云人物,其一言一行都受到了内地网友的高度关注,也获得了不少网友的支持,但在情怀之外,从生意的角度来看,课外培训这个赛道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早就不是一个好生意。

从政策强制要求培训机构“营转非”、“学转非”来看,就是要让义务教育回归到课堂之中,也不允许新的培训机构上市,对于资本严格控制。问题在于,虽然目前是针对K9阶段,但是范围更大的K12阶段,也难免受到波及。

更重要的是,一旦给义务教育阶段的培训机构套上非盈利的标签,对于已经上市的企业来说,如何去梳理非营利机构和上市公司的关系,品牌如何维系一致性,可以盈利的部分如何避免外界误读,都是一个极为棘手的难题。

而要跳出教育培训行业另寻转型机会,也是极为困难,比如俞敏洪想做直播带货农产品的说法,更多是一种政策表态,即使未来真正落地,也不太可能让新东方的财务数据更加好看。

从第三方监测数据来看,11月7日,俞敏洪在抖音上的第一场带货直播是卖书,当晚这场直播的平台成交额(GMV)近27万元,跟目前内地电商的头部主播的一晚上动辄上亿元的GMV,还有巨大的差距。

而且,从直播带货的畅销品类来看,抖音、淘宝等平台的电商直播,大都以食品、美妆、日用百货、服饰等消费品类居多,没有一件图书类商品,也极少有农产品,以直播带货行业的现状来看,新东方想要靠直播带货来实现翻身,几乎是不可发生能的事情。

可能的解释是,俞敏洪选择亲自站台做直播,只是想给新东方的业务转型争取一些转圜的空间,以时间换空间,正如俞敏洪自己所言:教育培训还是公司的主业,不会关闭。

由此可见,创始人知名度最高、业务基础最好、财务数据也相对安全的新东方,都很难真正去实现跨界转型,更不用说好未来与高途教育了,因此,在当下去选择抄底,恐怕为时尚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