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与联合国多次交锋 富人究竟有没有义务援助穷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几年全世界似乎都在下调对富豪们的评价,中国前首富们许家印、马云都曾陷入舆论漩涡。美国的富豪们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比尔盖茨被美国民众质疑吐槽,贝索斯一直被骂为富不仁,马斯克登顶世界首富后多次被“逼捐”。

11月15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 向全球亿万富翁发出呼吁,请求他们捐赠66亿美元,让4200万人免遭饥荒,并公布了该笔资金的使用计划。其中35亿美元用于食品生产及运送费用。20亿美元用于提供现金和食品券。7亿美元用于支付具体国家的成本,设计、扩大和管理实施高效和有效的方案,增加数百万吨的粮食和现金转移及凭证。4亿美元用于全球和区域业务管理、行政和问责。

计划公布后,WFP署长(David Beasley)在推特上@埃隆马斯克,称这场危机是紧迫的、史无前例的,不过是可以避免的。对于捐款问题,马斯克和联合国官员已不是第一次交锋了。

10月19日,比斯利就发了条推特“祝贺”马斯克荣登世界首富,“马斯克先生,为了庆祝这一成就,我为你提供了一个可以吹一辈子的慈善机会:用66亿美元来帮助4200万人免受饥饿之苦。”

10月26日,WFP署长David Beasley在接受采访时大倒苦水,称在疫情和气候变化等多重危机的影响下,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面临饥荒危机,而没钱没粮的人道救援组织对此有心无力。他指出,即使只用马斯克目前净资产的2%也能解决世界饥饿问题。这相当于约60亿美元。

10月底马斯克回应称,如果WFP能够说明60亿美元如何能够解决全世界的粮食危机,他将立即出售特斯拉的股票。接着,马斯克又同时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三国时期曹植著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抱怨被“逼捐”。不久后马斯克为表示没有偷税漏税,网上投票决定是否出售个人持股。现在WFP已经给出粮食救助的详细计划,市场正等待马斯克进一步回应,是否捐赠为全世界穷人做贡献。

福布斯的数据显示,全球前400名富豪中,多达156人的纯捐赠(不包括给个人基金)比例不足1%。中央财办副主任韩文秀谈共同富裕时表示,绝不能“杀富济贫”,不能搞“逼捐”。在讨论马斯克是否会捐赠部分个人财产,为穷人口粮做贡献前,需要弄清楚法律上有没有规定富人必须要帮助穷人。显然任何资本主义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法律条款没有,所以富人是否捐款全凭个人喜好,“逼捐”在法理上站不住脚。

马斯克身价3,000亿美,2020年美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DP)6.4万美元,也就是说马斯克的身价约为468.8万美国人辛苦奋斗一年创造的GDP。此外美国前1%的富豪占有27%的财富。包括马斯克在内的少数富豪,对社会所做的贡献显然不可能超过成百上千万的普通白领,但是他们所拥有的财富却是普通人的千百万倍。而且数据显示,美国富豪们缴纳的税收远远不如中产阶级。

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危机的根源是产能过剩,消费不足,消费不足是因为财富向少数人集中。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其实任何形态下的社会财富或者权利都逐渐向少数人集中。当大多数人没有生存空间后,动乱战争也就随之而来。苏联解体后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之所以内部还没有爆发大规模动乱。一是因为生产力提高,底层分到些许残羹剩饭。二是因为美国政府发行国债。本来应该多征收富人税实现支付转移,降低贫富差距。美国发行国债抵消这部分税收,实际上就是用政府信用为分配不公堵窟窿。

财富和纳税不公是造成美国社会撕裂的主要原因。从源头货币政策,再到中间环节生产消费,再到税收,每一个环节的财富都会从多数人流向少数人。分配不公的根源是法律上税收不公平,也就是说也许法律没那么正义。从这一点上来看,法律没有规定要富人捐款,不代表富人就没有义务帮助穷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