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胀压力上升 联储局会顺势加息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通胀是当下美国面临的最大难题。美国劳工统计局(BLS)的统计数据显示,10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6.2%,较9月升高0.8个百分点,创下三十一年来新高;扣除能源和食品的核心CPI同比上涨4.6%。较9月升高0.6个百分点,创三十年来新高。

随着通胀局势越来越严峻,市场对美国联储局(Fed)的加息预期也越来越强烈。在这种预期的推动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在6个交易日内上涨20个基点,从1.44%涨到1.64%;美元指数更是从94飙升至96以上。

市场显然是在赌联储局不会对高企的通胀无动于衷。那么,联储局如何看待通胀呢?

联储局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始终认为通胀只是暂时性的。在11月初的议息会议上,鲍威尔表示,通胀会在2022年二季度或三季度开始回落,并强调“现在不是加息的时候”。即便10月的CPI数据公布后,鲍威尔对通胀的看法也未发生改变。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Janet Yellen)与鲍威尔持有相同看法,认为2022年下半年通胀水平会回落。

鲍威尔多次强调,通胀是暂时的。(新华社)

多数联储官员认同鲍威尔的看法。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Charles Evans)表示,联储局直到2022年年中才能完成缩减其购债计划,加息不急于一时。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Mary Daly)则表示,在不知道通胀会持续多久的情况下,现在加息风险太大了。费城联储主席哈克(Patrick Harker)虽然表示如果通胀得不到缓解,联储局可能不得不采取行动上调短期利率,但是仍然强调需要进一步观察经济走势。

当然,联储局内部也存在分歧。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吉姆·布拉德(Jim Bullard)就认为,联储的政策正在放纵通胀,并呼吁在未来的议息会议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以管理通胀风险。布拉德虽然只能代表少数联储官员的观点,但是其将于2022年获得投票权,因此对美国的货币政策具有一定影响力。

总而言之,联储局多数官员倾向于暂时“按兵不动”。从联储局的角度而言,这种谨慎可以理解。当前,美国的通胀不完全是货币政策宽松导致的。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中断、能源供给不足导致的国际能源价格上涨都在推升美国的通胀。而这些因素很难通过货币政策解决。

联储局目前的思路就是拖到2022年。2022年物价的对比基数是2021年,只要物价环比停止上涨,在高基数效应下,CPI同比增速就会逐渐下降。这也是为什么,联储官员普遍认为2022年下半年通胀会回落。

此外,2022年美国将进入中期选举阶段,加息对金融市场冲击较大,联储局不太可能轻举妄动。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认为,当前拜登支持率跌幅超过二战以来历任美国总统,而美国各州重新划分选区后,民主党国会选举也面临严峻形势,因此,联储局很难在明年四季度前开启实质性加息周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