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高校毕业生超千万 消费不振就业压力极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1月19日,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召开2022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互联网视频会议。会议介绍,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076万人,同比增加167万人。近13年来,每年高校毕业生数量都在稳步增加,2022年的总量和同比增幅都创历史新高。

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20年中国城镇就业人口是4.6亿人,2022年高校毕业生约占当时城镇总就业人口的2.34%。考虑到退休人员空出的就业岗位,以及兵役、考研、出国留学等减少的就业需求,中国劳动力市场消化这一千多万的应届毕业生的压力似乎不大,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据统计,2022年度中国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突破 202万。以往偏远地区岗位不太受报考者青睐,然而2022年的“西藏自治区邮政管理局一级主任科员及以下”却成了热门岗位,竞争激烈程度堪称“两万里挑一”。 2021年1月至10月,全国城镇新增就业1133万人,想要消化2022届毕业生,至少需要9个月。

2022年高校将向市场注入千万劳动力,内地再迎“最难就业季”。(巨子自制)

此外沿海地区,清北硕士、博士毕业生去争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去争中小学教师岗位,某省市的高考状元毕业生去报考县区单位,清华硕士去应聘县级中学的任课教师,皆反映了内地就业压力之大。

高校毕业生最后一年基本就做两件事,毕业论文和找工作,2022届毕业生大多在2021下半年就开始投简历,找工作。11月19日当天,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做好2022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提出要积极挖掘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中的就业机会,引导毕业生在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等多个领域灵活就业。其实无论新旧,在哪个行业就业,都是产出服务或商品,最终都将落实在消费上。

2021下半年以来,中国消费增速缓慢。美国、英国、欧盟、日本等全球主要经济体基本都是通胀,只有中国物价水平一直处于比较低的状态,原因就是社会消费需求不振。2020年中国财政税收仅下降2.3%,支出增长2.8%。到了2021年上半年税收大幅增长22.5%,支出仅增长4.5%。从税收和支出可以看到,疫情年中国政府并没少收太多税,疫情后税收立刻大幅增长,远超经济复苏速度,政府在支出方面也相当保守谨慎。可以说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大多由企业和家庭独自承担,这也许就是2021下半年中国消费增速低迷的根本原因。

2020年疫情封锁最严的时候,中国失业率仅小幅上升。凡事都有利有弊,疫情没有导致内地大规模失业,好的一面是创造了堪称宏观经济史和统计学上的一大奇迹。坏的一面是超出经济学常识的现象,让市场不太重视中国的失业率资料。与之相比,市场对消费增长率的变化则较为敏感。

消费不振除了疫情这个短期因素外,还与中国人口结构变化,经济增速换挡这两个长期因素有关。资料显示,上半年内地新出生的婴儿总数下降了16.77%。根据这个数字来推算,2021年新增婴儿很可能少于1000万,低于毕业人数。新增人口减少和人口老龄化都将降低社会总需求,使资本在投资的时候顾虑重重。

经济高速增长靠的是生产率提高,生产率提高靠的是科技水平。随着中国与发达国家技术逐渐拉近,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对中国戒心加重。通过技术购买实现产业升级的老路越来越难走,自己研发的效率和成本比外部购买大,生产率提升速度放缓,经济增速向下换挡。

短期来看内地确实有就业压力,不过可以将从去年到今年,财政部和央行在纾困政策上的保守看成是压力测试。若宏观经济真的出现硬着陆风险,内地有充足的政策工具让经济软着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