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报告关注三大冲击 货币宽松将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1月19日,中国央行发布了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与上次报告相比,央行对经济局势的判断相对悲观,货币政策也做出了相应调整。

关于中国经济的判断,央行删去了二季度报告中“发展动力进一步增强”的表述,而是强调“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央行认为,“国内经济恢复发展面临一些阶段性、结构性、周期性因素制约”,此前央行更多提到的是经济恢复的“不稳固、不均衡”。

关于国际经济的判断,央行的表述已经由第二季度的“全球经济总体延续复苏”变为“全球经济复苏边际放缓”。央行认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脉冲式扰动的可能性仍存,全球经济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供应瓶颈、能源短缺等可能导致海外生产消费受阻、通胀持续更长时间。”

随着中国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中国经济正面临着三重冲击。

中国央行认为中国经济面临的通胀压力总体可控。(视觉中国)

首先,通胀形势严峻。在二季度的报告中,央行关于通胀的表述主要针对国际经济的通胀环境持续恶化,对于国内经济,央行表示“总的看通胀压力可控,不存在长期通胀或通缩的基础”。而在本次报告中,央行仍然表示“通胀压力总体可控”,但是对生产者价格指数(PPI)的判断已经从“有望趋于回落”变为“短期内可能维持高位”。

目前,大宗商品价格高企仍被视为一种严峻的风险。由于疫情形势复杂、全球供应链运转不畅,大宗商品价格易涨难跌,迟迟没有回落的迹象。对于中国而言,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涨幅较为温和,大宗商品涨价的压力无法顺着产业链向下传导,中下游企业的盈利空间不断受到挤压。

其次,房地产市场震荡不断。本次报告较为关注房地产市场,尽管仍然强调“房住不炒”、“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的手段”,但是也提出了“配合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共同维护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三季度以来,中国房地产市场直接“入冬”,全国房价普遍下跌,部分房企陷入流动性危机。以至于央行在提及风险时,已经不再轻描淡写地表示要“构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长效机制”,而是强调“坚持底线思维,增强系统观念”,并直接点出“防止在处置其他领域风险过程中发生次生风险”。

最后,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溢出效应。报告称,“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已开始调整,需对其可能引发的金融市场震荡及对新兴经济体的溢出影响高度关注”。在报告专栏中,央行也提到了“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调整及应对”。

本轮全球货币宽松的规模较大,速度也快,一旦出现开始反转,对全球流动性将产生重大影响。自11月起,美国联储局已经开始缩减购债规模,随着美国国内通胀压力不断增大,市场对联储局加息的预期也不断上升。目前,美元指数已经从93升值96,外汇市场的波动显示,国际资本正在回流美国。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对其他经济体的溢出效应正在显现。

面对严峻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中国的货币政策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在“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中,央行删去了“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的表述,而是提出“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广发证券资深宏观分析师钟林楠认为,这种改变或许是指在地产信用风险偏高与稳信贷背景下,银行间市场流动性需要保持相对充裕偏松。

此外,央行在提及“货币信贷和社融”时删除了“管好货币总闸门”的表述。钟林楠认为,这可能是指在产业政策保供取得成效与需求进一步下行后,资源品价格得到控制,通胀对信用政策的掣肘减弱,未来央行在稳信用层面会更为积极。

值得注意的是,与二季度的报告相比,本次报告多次提出货币政策“以我为主”。这表明,中国央行将“根据国内经济形势和物价走势把握好政策力度和节奏”,不会受到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的影响。

目前,中国的跨周期调节已经进入实施阶段,此前为应对经济下行预留的货币政策空间或将逐步释放。报告中提到的“新增3,000亿元(人民币,下同)支小再贷款额度”、“2,000亿元再贷款额度”、“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等信贷工具将成为下一阶段货币政策结构性发力的支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