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垄断再出大招 阿里腾讯投资并购套上紧箍咒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反垄断是全球性的难题,尤其是新经济领域,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依靠其在数据、技术、资金、人才上的优势,通过并购手段不断扩充自身版图,强化其市场竞争的优势地位,这不仅引发了不少民愤,也使得反垄断执法成为各国都极为关注的焦点议题。

从中国互联网行业来看,在走过了2010年至2020年的“并购黄金十年”之后,随着《反垄断法》修法提上议事日程,反垄断调查机构也整体升格,巨头所惯用的并购逻辑将被套上紧箍咒,依靠资本和平台优势的外延式增长方式,将成为过去式。

中国反垄断再度祭出大招

“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2020年底,中国首次提出用反垄断来治理平台经济,此后半年相继对阿里巴巴、美团发起了反垄断调查,多家知名公司因为并购也纷纷中枪。

今年11月18日,中国再度祭出大招,副部级的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国务委员、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任王勇出席了挂牌仪式,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副局长甘霖出任局长一职。

11月18日,中国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成立,这意味着反垄断执法机构整体升格。(中国国家市场总局官网)

这是2018年中国实施部委机构改革之后,反垄断机构的又一次重大改革。当时,分别由商务部、发改委、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承担的反垄断执法,统一归集到新成立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从而解决了反垄断执法中部委间条块分割的问题。

而新挂牌的国家反垄断局,虽然跟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同楼办公,但从行政级别上已经属于国务院旗下的副部级单位,不仅行政级别显著提高,办公人员也将显著增加。这不仅凸显了反垄断的重要性,还将有效提升反垄断执法的效率,尤其是对于互联网平台等新经济模式的执法力度,预计将会不断加大。

在中国国家市场总局的官方网站上就可以发现:在反垄断局升格为国家局之后,新增了发垄断执法一司与反垄断执法二司,这两个司将是反垄断的主要执法力量。

在反垄断总局挂牌之后,国家市场总局新成立了反垄断执法一司和二司,分别负责垄断协议执法和并购审查执法。(中国国家市场总局官网)

其中,一司主要负责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及滥用知识产权排除、限制竞争等反垄断执法工作,即通常所说的“二选一”、“协议垄断”等常见问题。

二司则负责依法对经营者集中行为进行反垄断审查。负责查处违法实施的经营者集中案件,查处未达申报标准但可能排除、限制竞争的经营者集中案件,即通常所说的企业并购,尤其是互联网巨头的并购审查。

阿里腾讯等多起知名并购案挨罚

11月20日,中国国家反垄断局挂牌后的第三天,就公布了对43起互联网领域经营者集中案件的行政处罚,涉及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美团、字节跳动等10家互联网平台企业,虽然此前已经有多起类似的集中处罚,但是这次的规模最大、企业最多、并购案的影响力也最大。

根据中国《反垄断法》对经营者集中审查的要求: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年度的全球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并且至少两个经营者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即需要事先申报。

在这43起并购案中,两大互联网巨头阿里与腾讯独占鳌头,各有13起,可谓是平分秋色,而这样的一个数字,对外也颇有两大巨头“各打五十大板”的涵义,以免引起厚此薄彼的误读。

不过,细看下来,依然是阿里最受关注。在阿里遭罚的13起并购案中,涉及高德地图、外卖平台饿了么、手机厂商魅族、苏宁易购等四起重大并购案,其中高德、饿了么都已经成为阿里的并表子公司,魅族、苏宁易购虽是继续独立运行,阿里也是最大股东。

面对反垄断,阿里巴巴除了上百亿的“二选一”罚金之外,其过去十年的并购案也屡次被罚,这也导致阿里股价从一年前的高位被直接腰斩,图为阿里港股股价。(Wind资讯)

如果单纯以金额来看,2018年阿里耗资近百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无疑最受关注,饿了么是美团在外卖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也是阿里有史以来的最大一起并购案。

有意思的是,过去两年,饿了么一直在各种场合控诉美团外卖采用“二选一”手段来实施垄断,也最终导致美团在今年4月底被反垄断机构调查。不过在美团的反垄断案结果出炉之前,阿里得先给三年前的自家并购案交上罚金。

在腾讯的13起并购案中,包括2017年收购互联网医疗企业好大夫在线,同年收购二手交易平台转转,2018年收购小额贷款平台58金服,虽然在合并案数量上跟阿里一样,但是金额上则差距颇大。

有意思的是,这次公布的并购案中,2013年的阿里、腾讯入股网络安全公司永阳安风也上榜,这家位于北京的公司,获得了两大巨头的一致青睐,虽然时隔八年之久,但是依然没有让阿里和腾讯躲过反垄断机构的罚单。

事实上,在并购领域,阿里和腾讯同时出手一家公司并不罕见,甚至也有推动两家所投资的企业进行合并的先例。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无疑是2015年2月14日中国两大网络约车企业滴滴与快的合并,就被认为是资本推动企业并购的标志性事件,不过对于这起并购案,截至目前还没有处罚结果出炉,这也为下一年的反垄断留下了悬念。

新版《反垄断法》将大幅提高并购罚金,互联网巨头被套上紧箍咒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之外,另一大巨头字节跳动也有一起并购案上榜。

而在“BAT”中被字节跳动取而代之的百度,则有三起并购案遭罚,其中最新的一起并购是2021年1月10月宣布与吉利成立合资汽车公司,最早的一起是2012年的百度与南京网典收购南京信风案,均没有事先申报。

从时间跨度上来看,百度显然是创下了这43起案件的一个记录,也在某种程度上折射互联网平台对于《反垄断法》的无视,显然,随着此番国家反垄断局的成立,百度等互联网平台的法务、对外投资等部门需要尽快补课。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现行的中国《反垄断法》,对于经营者集中案件事先未申报的处罚,顶格的罚金仅为50万元人民币,这相比于“二选一”等反垄断协议的罚金最高可达上一年的营业额的10%,处罚力度明显偏低。

虽然《反垄断法》中也规定:经营者违法实施集中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实施集中、限期处分股份或者资产、限期转让营业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不过考虑到这些并购案早已是既成事实,很难执行上述的处罚措施,也就只能以罚金50万来表明执法态度。

尤其是考虑到阿里、腾讯等巨头过去十年的并购规模高达万亿,这单笔区区50万元的罚金,无疑是隔靴搔痒,普法意义远大于罚金。

不过,目前中国《反垄断法》的修正草案已在今年10月19日提请初步审议,根据修正草案的规定,对于因申报而非申报的并购案,罚金将大幅提升到上一年度销售额10%,这对于互联网巨头而言,其震撼力不亚于对“二选一”等垄断协议处罚。

修订后的新版《反垄断法》最快有望在2022年通过立法流程,这就意味着,互联网巨头过去的疯狂“买买买”逻辑,将大概率被完全改变,过去那种“打不过就买了你”的竞争手段,也会受到大幅限制。

这对于靠主营业务和对外投资两条腿走路的互联网巨头而言,将会是长期挑战,而当下这些企业在资本市场的估值,事实上也提前反应了机构投资人对其未来成长的预判。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