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士丹利:长期利率持续低迷 全球已深陷债务陷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前困扰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人士的一大谜题是,尽管通胀正在强势攀升,但长期利率在近几个月却几乎没有变化。

据中国媒体财联社报道,迄今为止,分析师们曾将这种奇怪的市场行为解释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某种“后遗症”:例如担心新冠病例再度激增、央行可能持续大规模购买资产,抑或认为当前的通胀飙升只是暂时的。

然而,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Ruchir Sharma表示,从最近的数据和实际情况看,这些解释似乎都站不住脚,而唯有一种解释是靠得住的:世界陷入了债务陷阱!

缘何市场给出的理由都靠不住?

先来看新冠病例方面,尽管新冠肺炎病例数量近期仍在不断增加,但其对经济影响的担忧其实已经让位于一种假设:即疫苗和新疗法,最终将把新冠肺炎变成类似流感一样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全球多地近期的数据已显示,消费者开始重新恢复购物和去餐馆就餐的频率,甚至已经接近于疫情前的水平。

而在央行层面,在疫情高峰时期,美联储(Fed)曾购买了所有新发行国债的41%,但即便是在美联储和其它央行从初秋开始暗示计划减少购买后,长期债券收益率仍维持在历史低点附近,紧缩或加息的预期似乎只是提振了短期收益率。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通胀并不像央行所坚称的那样是“暂时的”。

近期,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整体通胀数据的表现上。上月,美国CPI在迈入6时代后升至了30年来的最高水平。而核心通胀指标(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等波动性较大的商品,可以更好地反映长期趋势),其实也在全球范围内飙升,美国的核心通胀指标涨幅已超过4%。薪资也面临着长期的上涨压力:现在每一个美国失业者有六个以上的工作机会,这是20年来的最高水平。

如果上述所有的标准解释都不成立,那么一定有其更深层次的原因。

而Sharma认为,答案或许是债务陷阱。

依据西方经济学理论,一旦经济陷入“债务驱动的流动性陷阱”(简称“债务陷阱”),传统的扩张性货币、财政政策只能在短期内刺激需求和提高利率,长期而言,经济会收敛至更低的潜在产出增速和更低利率水平。

债务陷阱才是症结所在

Sharma表示,在过去40年里,全球总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已增加了两倍以上,达到350%。随着各国央行将利率降至近期低点,流入股市、债市和其他资产的宽松资金,帮助将全球金融市场规模与全球GDP相当的水平提高到了四倍。而现在,债券市场可能开始意识到,负债累累、资产膨胀的全球经济对加息如此敏感,以至于任何显著的加息都是不可持续的。

全球债券市场已开始计入通胀和经济增长将迫使各国央行从明年开始升息的预期。事实上,飙升的短期利率正将全球国债市场推向1949年以来回报率最差的一年。然而,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仍远低于所有发达国家自身的通胀率。市场可能直觉地意识到,无论短期内通胀和经济增长情况如何,长期而言利率都不会持续上升,因为全球负债过高。

随着金融市场和总债务规模占GDP的比例增长,它们正变得越来越脆弱。资产价格和偿债成本对利率上升变得更加敏感,并在眼下对全球经济构成了双重威胁。

在过去的紧缩周期中,主要央行通常会加息约400至700个基点。但现在,即便是更为温和的紧缩政策也可能会让许多国家陷入经济困境。过去20年,总债务与GDP之比超过300%的国家从6个增加到24个,其中就包括美国。大幅加息还可能抑制资产价格的上涨,而这通常也会对经济产生通缩效应。

这些脆弱性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市场似乎如此关注可能出现央行“政策错误”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央行被迫大幅加息,从而拖累经济增长,最终又将推低利率。

事实上,这一切可能只有一个解释:因为世界陷入了一个债务陷阱之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