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50年还剩哪些遗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确立和解体,都是人类货币金融历史上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

《国际金融报》转为指出,2021年是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后的第50年(以1971年美元-黄金脱钩为准)。回顾该体系从确立、运行、到最终瓦解整个过程,结合当时的世界经济形势与国际货币体系,可以总结出经济发展的历史规律,为中国经济双循环和高质量发展提供有益的启示。

如何理解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制度缺陷与历史作用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确立是美元霸权的产物,而其瓦解却有着客观必然性。两次世界大战使美国黄金储备与贸易顺差迅速增加,英镑作为国际贸易、投资、金融交易、储备货币的地位受到极大挑战。在美国占据全球四分之三的黄金储备与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的条件下,为确立美国的全球金融霸权,同时考虑到战后多国对稳定汇率、刺激出口、复苏经济的诉求,美国借机推出“怀特计划”,经过多国协商,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应运而生。至此,以美元-黄金挂钩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度确立,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形成,这是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两个核心内容。

进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随着各国经济迅速复苏,美元贬值压力增大,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系统缺陷开始显现并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其解体。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解体具有深层次的原因。二战之后,各国经济发展尤其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不平衡。主要发达国家经济迅速复苏,顺差积攒的美元用于兑换黄金,而美国多次爆发美元危机,加上军费开支巨大与国际收支恶化,美国经常项目赤字严重,美元发行量无节制的迅速扩大,美元信用受到挑战;在黄金储量不足的情况下迫切需要货币贬值以缓解贸易逆差的持续扩大,美元与黄金的固定兑换关系有必要进行调整。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存在天生的制度缺陷,即特里芬悖论。美元同时兼具一国主权货币、国际支付结算货币、储备货币、国际定价货币等多重身份。世界经济正常运行一方面需要美国持续输出美元,以维持日益增长的国际市场交易与储蓄需求;另一方面美元与黄金之间的固定比价和可兑换则要求美国控制美元向境外输出,两种需求之间存在明显的矛盾。其结果是,1971年美国不得不推行“新经济政策”,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停止美元-黄金兑换,宣布美元贬值,在经济与政治双重施压下,其他发达国家被迫实行浮动汇率制度。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服务于特定的历史阶段,对战后各国经济复苏与汇率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决了二战后大部分国家货币流动性不足的问题,稳定了剧烈动荡的国际汇率市场,有助于恢复和发展二战后初期国际金融与国际贸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也为一些国家经济复苏提供了融资支持,但并不能适应经济多元化发展的需要。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下以美元-黄金挂钩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是金本位制到纸币本位制过渡、固定汇率制向浮动汇率制过渡性的货币制度。

如何看待和理解美元地位变化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后,各国经过多年协商,1978年牙买加货币体系形成,黄金被排除出国际货币体系,浮动汇率制度合法化,美元本位制度实际形成,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采用浮动汇率制度。事实上,作为承认现状的制度性安排,牙买加货币体系赋予了美国更多的货币霸权和更少的国际义务,尤其是获得了向其他国家输出通胀的特权。尽管目前美元在支付结算、国际储备、金融交易等方面的占比呈下降趋势,但在国际货币体系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

首先,美元仍然是国际上主要的跨境支付货币。SWIFT(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最新公布的客户信用转账及机构间汇款数据显示,2021年8月美元在全球支付货币中的份额占比为40.04%,较2019年8月的42.52%下降2.48个百分点,紧随其后的欧元(37.95%)同期上升5.89个百分点,英镑(5.72%)、日元(2.74%)、人民币(2.15%)、加元(1.62%)占比均有不同程度下跌。

其次,美元仍是主要的大宗商品计价货币。1974年美国与沙特达成协议,将美元作为石油贸易结算的唯一货币,并要求其购买美国国债,自此石油美元确立;RICI(罗杰斯国际商品指数)的38种商品期货合约中,仅可可(英镑计价)、橡胶(日元计价)、小麦粉(欧元)、菜籽油(欧元)不是美元计价,权重占比仅有5%,而全球95%国际大宗商品仍然是以美元计价。

再次,美元仍然是主要跨境贸易结算货币。根据SWIFT统计,截至2021年8月,美元在跨境贸易金融业务中的份额为88.07%,较2019年8月的87.25%小幅上升0.82个百分点,遥遥领先第二名欧元的5.67%,人民币份额为2.09%,排名第三。

第四,美元是主要的外汇交易货币。BIS(国际清算银行)每三年一次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全球外汇交易中美元交易占比88.3%,较2016年的87.6%略有上升,其次是欧元32.3%、日元16.8%、英镑12.8%,人民币占比4.3%,排名第八。同样,外汇评论及咨询机构Daily Forex的2020年外汇交易行业调查报告显示,美元交易量占比超过73%。

第五,美元是主要的金融交易货币。根据BIS数据显示,国际未清偿债务债券中,2021年一季度以美元计价的面值占比41.98%,排名第一,但与2020年一季度的43.38%、2019年一季度的42.37%相比,占比均有所下降;在发行股票债券中,2021年二季度美元计价的面值占比为46.0%,排名第一,与2020年二季度的46.9%、2019年的46.5%相比,同样有所下降,同期欧元占比与英镑占比均有所上升。

第六,美元还是主要的官方储备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公布的COFER(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数据显示,美元在国际官方储备货币中的占比持续下降,由2010第一季度的62.18%降至2021年第二季度的59.23%,虽然2020年第一季度略回升至61.8%,但总体下降趋势未变。

第七,美元是全球主要的货币锚。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制度化了美元作为主要货币锚的角色,并且基本沿用至今。尽管期间发生了些许变化,但目前仍有超过38个IMF成员国直接将美元作为其固定汇率制度的货币锚,31个成员国的浮动汇率制度均会直接或间接地受到美元的影响,其他成员国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制度也参考了美元汇率。

综上所述,可以得出几点结论:

一是迄今为止,美元霸权地位仍未发生根本性变化。美元以计价为基础,不断扩展至货币支付与结算、商品与服务贸易、外汇交易、投融资、国际储备、货币政策锚等各个领域,时至今日美元仍具有美国领先全球的强大政治影响力、经济实力、金融实力、军事实力、科技实力等方面的强力支撑,美国仍拥有以美元体系为手段和工具向全球攫取资源、输出通胀、对他国进行经济制裁的能力。

二是美国货币政策的全球溢出效应持续较大。受以美元为主的国际货币体系影响,全球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受到美国货币政策溢出效应的深度影响,尤其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往往深受其害;美联储Taper及加息进程受到全球普遍关注,对全球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正在受到多国的高度重视并严阵以待。

三是国际货币体系正向多元化方向发展,但美元第一地位的改变具有滞后性。即使未来美国经济总量不再第一,美元在国际金融投资、贸易结算、大宗商品计价等国际货币体系方面的主导地位仍有可能会持续较长时间。因为美元在国际市场上已形成的规模效应,具有强大的惯性,在国际交易中能够发挥很大的成本优势,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因素也会延缓国际货币体系的变革进程。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留下了哪些遗产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确立与解体有着历史必然性。经济全球化、纸币本位制度、浮动汇率制度和全球性官方金融机构是该体系的四大遗产。该体系运行为当时的世界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相关制度对当下世界经济发展仍有较强影响和借鉴意义。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对经济全球化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在制度上确立了美元的中心货币地位、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和国际支付结算原则,第一次使外汇、资本和贸易自由化取得国际经济制度的强大支撑,是该体系解体后国际制度调整修正的基础,时至今日部分制度仍在沿用。由于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结束了战后国际汇率市场混乱的局面,建立了一个较为系统和相对稳定的货币体系,在重整国际秩序、稳定国际汇率、扩大世界贸易发挥重大作用,有助于产业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合理流动,推动了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二战后五十年代至六十年代,国际交易、国际投资等国际经济活动获得了高速发展。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确立在很大程度上推进了经济全球化的进程。

作为金汇兑本位制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是金本位制度向纸币信用本位制度转变的过渡性制度安排,将为数字货币的形成发展提供基础和条件。金本位制度存在两个缺陷:一是黄金增长速度无法满足更快增长的贸易需求,二是金本位的自动调节功能难以应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确立的以美元-黄金挂钩为基础的金汇兑本位制度则弥补了这一缺陷,解决了黄金储量不足、货币发行约束低的问题。美元成为其他货币与黄金之间的桥梁,以纸币为形式的信用货币作用更加凸显。在该体系下,以美元为中心的信用货币的发行和供应机制较有弹性,在一定时期能较好满足国际交易和国际投资发展所需要的国际流动性。在纸币本位发行机制的基础上,未来数字货币将有可能凭借其便利性、可追溯性等优势逐步参与国际支付、结算、贸易、投资、储备等各个领域。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解体结束了全球性的固定汇率制度,汇率制度开始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暴露出固定汇率制度的缺陷,而牙买加货币体系承认了具有弹性的浮动汇率制度,且在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实行。浮动汇率制度在调节国际收支、提高国际间资源配置效率、稳定国际货币制度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也明显增大了汇率风险,对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提出了更多挑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无独立法定货币的汇率安排、货币局制度、其他传统的固定盯住制、平行盯住、爬行盯住、不事先公布汇率干预方式的管理浮动等多种汇率制度应运而生,以满足不同发展阶段经济体不尽相同的实际需求。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是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两大支柱,至今仍在全球金融市场稳定与经济发展过程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成员国提供短期资金借贷,保障了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和有效运行,世界银行负责中长期信贷以促进经济复苏。该两大组织为主要参战国的战后恢复重建提供了巨大的资金支持,并为部分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定的发展资金,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国家国际支付手段短缺的难题。时至今日,该两大组织仍在国际规则制定、稳定汇率与金融秩序、调节国际收支失衡、促进经济增长,尤其是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支持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对中国有哪些启示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确立、运行和解体为中国经济金融的改革开放提供了一系列有价值的启示。

一是货币制度调整要以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为最终目的。当货币体系难以满足实体经济发展需要时,合理的货币制度改革是必然的。

二是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发展方向下的必然选择。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降低结算成本与汇兑风险,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与话语权,以更好地维护自身利益。

三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巩固中国的经济基础与维持充足的黄金储备,以支撑人民币国际信用,维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目前中国约2000吨的黄金储备仍显不足。

四是未来国际局势仍将持续动荡,国际货币体系仍具有许多不稳定因素。如英国脱欧与欧盟扩张后,成员国间不均衡的经济发展水平将进一步增强欧元风险,为应对国际货币体系变化与他国制度变更的溢出效应,中国需要建立科学的应对预案,维护中国利益。

五是在金本位制、金汇兑本位制、纸币信用本位制与数字货币的发展过程可以看出,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将不只是主权货币的组合,而是数字货币与主权货币共生和相互交织的新格局,人民币国际化2.0版必将注入数字元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