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中国经济都经历了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2月10日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当前中国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可谓言简意赅。事实上,这三重压力基本上概括了2021年中国经济经历的波澜。

在需求端,经济增长放缓、疫情多地散发等因素导致投资和消费持续疲软,政府对平台经济、教育行业、地产行业的整顿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场需求。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虽然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地控制,但是也只能维持动态清零。2021年,疫情在中国多地散发,成为经济复苏的掣肘。其中,1月、5月、6月、8月、11月、12月都有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100人的散发疫情出现。部分边境城市在疫情防控需求下更是长期处于半封锁状态,经济复苏也无从谈起。

2021年1月起,针对房地产开发商设限的融资“三条红线”正式生效,踩线的房企陆续陷入运营困难。其中,负债约2万亿元人民币的恒大集团虽然早在2020年起就开始低价卖房、出售资产,但是还是于2021年7月因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宜兴支行申请法院冻结恒大地产存款一事暴雷。随后,恒大集团流动性问题彻底浮出水面,多家房企也陆续被曝出流动性问题。

恒大流动性出问题后,旗下很多地产项目不得不停工。(路透社)

2021年,互联网平台经历了监管风暴。最令人瞩目的就是,2021年4月阿里巴巴违反《反垄断法》被罚款182.28亿元,刷新了中国反垄断行政处罚纪录。据统计,截至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年内共发布反垄断处罚案例118起,其中89起涉及互联网企业,占总数的四分之三。11月18日,国家反垄断局正式挂牌,标志着顶层设计进一步完善,也意味着监管层对互联网行业的反垄断监管措施将不断加强。

除互联网平台以外,教培行业也在新监管形势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21年5月中国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收紧了资本介入民办教育的渠道。2021年7月中国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直接叫停了校外超前超标教育,颠覆了整个教培市场。两项政策出台后,教培公司只能忍痛转型,大量从业人员进入再就业市场。

在供给端,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上涨挤压产业链中下游企业的利润,碳达峰、碳中和的长期目标正在压缩高污染、高能耗行业的生存空间。

年初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呈上升趋势,导致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持续攀升,同比增速从1月的0.3%飙升至11月的12.9%。同时,消费者价格指数(CPI)涨势温和,前十月同比增速始终低于2%。PPI和CPI不断扩大的剪刀差意味着产业链中下游企业利润逐渐压缩,生产经营陷入困难。

2021年也是“双碳”(碳中和、碳达峰)工作的开局之年。2021年两会期间,“双碳”目标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随后中国政府从财税、金融等保障措施到工业、能源、交通运输等分领域分行业碳达峰实施方案层层推进减碳工作。其中也出现了“运动式”减碳的问题,在9月底10月初导致多个省市“拉闸限电”,工业生产和居民生活都受到了影响。

发电行业是碳排放大户,也是减碳工作的重中之重。(新华社)

在需求端疲软收缩、供给端遭受冲击的背景下,中国的经济增速情况可想而知。2021年前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分别为18.3%、7.9%和4.9%,逐季下滑。如果考虑疫情的影响,前三季度GDP的两年复合增速分别为5%、5.5%和4.9%,也是回落趋势。目前,市场普遍预期2021年四季度中国的同比增速将低于4%。整体而言,中国经济面临着较大的下行压力。

其实,中国经济形势迅速恶化也超出了政府预期。早在2020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决策层判断2021年是“宝贵时间窗口”,因此要“集中精力推进改革创新”。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多重因素导致经济复苏步伐放缓。2021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座谈会上表示,“中国发展遇到的新挑战交织叠加、超出预期”。2021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将“稳定宏观经济大盘”作为2022年经济工作的重点。

中国决策层态度的变化也可以从一年来货币政策的调整中看出。2021年年初,中国的货币政策倾向于恢复“正常化”,无论是央行表态还是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到了“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但是,随着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央行也越来越倾向于放松。11月19日,中国央行在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删去了“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管好货币总闸门”等表述。随后,货币宽松如期而至。

12月15日,中国央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12月20日,中国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下降5个基点,相当于小幅降息。此外,中国央行还在11月8日宣布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向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资金。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央行碳减排支持工具可能释放1万亿元级别的货币量。

尽管2021年经济复苏持续放缓、下行压力不断增大,但是随着政府经济工作方向调整以及市场流动性日渐充裕,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的潜力预计将继续得到释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