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消金增资扩股 国资跃升为二股东有何玄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成立仅半年的重庆蚂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蚂蚁消金”)宣布增资扩股,国有资本控制力量增强,这对于整改已一年有余的蚂蚁集团来说,将是一个重要的节点。

值得注意的是,在消费金融产品“花呗”及互联网贷款业务“借呗”纷纷去杠杆之后,蚂蚁集团未来将强化金融合规属性,成为一家持牌的金融公司,逐步淡化互联网公司属性和阿里色彩。

中国信达成蚂蚁消金二股东

12月24日,在港上市的中国信达发布公告称,将耗资60亿元人民币参与蚂蚁消金的增资扩股,在此轮增资完成后,蚂蚁集团仍是蚂蚁消金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50%;中国信达将跃升为第二大股东,与旗下的南洋商业银行合计持股24%。

公告显示,蚂蚁消金将增发注册资本220亿,增资完成后注册资本将由80亿元增加至300亿元,从而成为中国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并成为支付宝重要产品“花呗”、“借呗”的持牌运营机构。

中国信达是国资方面的代表,由财政部、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分别持股58%、14%和5%。中国信达业务以不良资产经营为核心,主要向客户提供金融解决方案和资产管理服务,也是中国的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

此次中国信达成为蚂蚁消金的二股东,并不令人意外,或者说只是从幕后走到了台前而已。

此前,蚂蚁消金的二股东南洋商业银行,本身就是中国信达旗下的附属公司,在增资前持有蚂蚁消金15%的股份,在增资后股权将稀释至4%。

国资股东话语权大增

根据蚂蚁消金的增资方案,除了中国信达之后,重庆国资委实控的渝富资本也将耗资7.8亿元参入,持股比例为2.6%,这也是地方国资的代表。此外,舜宇光学、博冠资本也将参入此次增资。

在原股东方面,蚂蚁集团耗资150亿元增资之后,依然维持50%的绝对控股地位,鱼跃医疗、宁德时代等老股东也将参与,唯有千方科技放弃了此次增资。

从股东结构来看,在直接代表国资的中国信达、渝富资本入场之后,国资对于蚂蚁消金的话语权大增,而民资的代表主要是中国头部的科技企业,舜宇光学是智能手机产业链的隐形冠军,宁德时代是全球汽车锂电池的翘楚。

12月24日,蚂蚁消金宣布将增资扩股,中国信达成为二股东。(中国信达公告)

对于此次增资,中国信达表示,在消费需求增长、监管体系日趋完善的背景下,消费金融产业规模持续扩大,金融科技运用使得技术驱动金融创新。蚂蚁消金凭借金融科技赋能,依托商业场景和客户流量,具有投资价值。

蚂蚁消金承接花呗、借呗两大核心产品

在2020年11月初蚂蚁集团IPO搁浅之后,其未来走向就颇受外界关注,从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对于蚂蚁集团多次约谈,可以视为其业务合规化的信号。

蚂蚁消金就是这一合规行动的产物,其最早在2020年9月筹建,今年6月初最终获批开业,注册资本80亿元。

对于这家刚成立的公司,最大的目的就是承接“花呗”“借呗”两大品牌的业务,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消费信贷产品,截至2020年6月,整体规模高达1.7万亿元,过去由蚂蚁集团在重庆注册的小贷公司运营,被外界视为蚂蚁高杠杆的产物。

按照整改方案,蚂蚁集团应在蚂蚁消金开业6个月内完成“花呗”“借呗”的品牌整改工作,在今年11月24日,“花呗”成为蚂蚁消金的专属消费信贷品牌,“借呗”也更名为信用贷;由银行等金融机构全额出资的消费信贷,将更新为“信用购”类型的服务。

今年以来,中国金融监管层对于消费信贷强化管理,包括信用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等产品,都受到越来越严格的限制,不少内地支付宝用户就反映,其“花呗”“借呗”的信用额度大幅降低。

蚂蚁与阿里渐行渐远

对于蚂蚁集团来说,这两大核心产品从小贷公司转移到蚂蚁消金之后,意味着满足监管部门的合规要求。只是,蚂蚁消金作为一家持牌金融机构,在联合贷款的出资比例、集中度和限额等经营规则方面,都要受到严格约束,并且要保证业务独立性,也就意味着跟阿里的业务切割。

也正是这样的一个背景,此前注册资本为80亿元的蚂蚁消金,必须大幅扩充资本金来满足监管要求,即使以10倍杠杆来计算,规模达到近万亿的“花呗”“借呗”,资产就得达到一千亿元。

公告显示,蚂蚁消金自2021年6月成立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共实现收入2.91亿元,除税前亏损6.18亿元,总资产600.98亿元,净资产74.75亿元,实际控制人仍是马云。

因此,此次蚂蚁消金选择中国信达等国资背景的公司参与增资扩股,并不令人意外。而且,从蚂蚁集团整改的要求来看,从小贷公司到蚂蚁消金,其杠杆率仍是大幅降低的,这也被视为蚂蚁集团合规走出重要一步。

值得注意的是,在蚂蚁消金挂牌之后,蚂蚁集团手里拥有支付、征信、银行、保险、基金和小贷等多张金融牌照,依然还是一个全牌照的金融巨鳄,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过去一年,随着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祭出一套监管组合拳,面临合规压力的蚂蚁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关系,无疑将渐行渐远,业务脱钩的趋势也不可逆转,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引入国资股东,也就不足为奇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