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胀加剧  新兴市场通胀前景不乐观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切都在预期中,1月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2021年)12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7%,美国通胀率达到198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结合全球多国的通胀数据也在擡升的因素来看,2022年全球仍可能面临高通胀,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

与此前的基调不同,这一次美国官方将通胀上升到了全球范畴。1月12日,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莱恩·迪斯(Brian Deese)在谈到美国通胀时表示,价格上涨是一种与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有关的“全球现象”。

从已公布的一些国家的通胀数据来看,Brian Deese的说法并不是为美国的高通胀找台阶。

欧元区2021年12月调和消费者物价指数(HICP)同比上涨5.0%,再创新高。从具体国家看,德国12月HICP同比上涨5.7%;法国12月HICP同比上涨3.4%;意大利12月HICP同比上涨4.2%,均维持在高位水平。

亚洲方面,韩国通胀率在2021年12月连续第三个月超过3%,远高于韩国央行设定的2%的目标。日本通胀率较低,不过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近日表示,由于能源价格上涨,日本的消费通胀可能会逐渐加速。中国的通胀率虽然不高,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12月份全国CPI同比上涨1.5%;但是近期一些商品纷纷提价——2022年以来,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涨价,包括酱油、瓜子、牛奶、奶茶等;让中国通胀数据也蒙上了有可能上升的阴影。

新兴市场经济体方面,土耳其通胀水平持续飙升,该国2021年12月CPI同比上涨36.08%,创下2002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巴西2021年通胀率为10.06%,创2015年以来新高。

持续了两年多的全球性疫情无疑是推升通胀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疫情带来全球供应链失衡——芯片短缺、海运价格上涨、欧美各大港口集装箱堆积如山、屠夫和卡车司机短缺、日本麦当劳缺薯条、澳大利亚肯德基缺炸鸡等各种尴尬局面不时出现。

此外,随着疫情的发展各国防疫政策逐步放松,以及疫苗的推广为经济的复苏提供了助力,全球能源价格在2021年开启了大涨行情——比如,从整个2021年来看,美国WTI原油期货一年涨幅超过55%,创下12年来最大年度涨幅;英国布伦特(Brent)原油一年上涨超过50%,创下5年来最大年度涨幅。

进入2022年以来,疫情并没有缓解迹象,防控疫情较好的中国不时出现散发病例,美国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新冠肺炎病例在变异毒株奥密克戎(Omicron)、德尔塔(Delta)的加持下更是不断激增。

这意味着全球供应链失衡问题短期难以改善,与此同时国际油价仍在上行,年初至今WTI和Brent油价的累计涨幅均超8%。美国能源讯息署(EIA)在1月11日发布的月度短期能源展望报告(STEO)中预计,2022年, WTI原油期货、Brent原油平均价格分别为71.32美元/桶、74.95美元/桶,同比分别上涨4.6%、5.7%。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同日发布《全球经济展望》中预期,2022年,国际油价全年均价或为74美元/桶,同比上涨7.2%——World Bank所指国际油价,为WTI、Brent以及迪拜(Dubai)原油期货价格的均值

因此,虽然有分析称美国通胀数据可能已接近峰值;但是,如果疫情不散、或弱化迹象不明显,美国的通胀率有可能会在高位维持一段时间,欧亚各国、以及新兴经济体的通胀走势可能会与美国近似。

更为悲观的预期是,一些新兴经济体国家的通胀有可能会在2022年进一步恶化。美联储一旦开始加息,新兴市场经济体就会面临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的压力,这对本就难以控制通胀的国家十分不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月10日已警告新兴经济体应提前为此做好政策准备。只是面临疫情隐患、美国加息次数可能高达4次、以及本就不太稳定的地缘政治,土耳其、巴西、阿根廷等新兴经济体能够应对通胀的策略并不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