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毓民掟杯 港人对特首的有罪推定

撰写:
撰写:

黄毓民掟杯案近日开审,特首梁振英以证人身份出庭作证,这是香港回归19年以来首次有最高行政长官在任内出庭。香港立法和行政的困局、特首梁振英的被调侃成为事件转达给市民的重要面相,远过于司法案件本身。

黄毓民掟杯发生在2014年7月3日,当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立法会出席答问会时,遭遇泛民议员示威,混乱中黄毓民向梁振英扔玻璃杯,杯子在梁振英附近碎裂,并未击中。特首办在事后报警,案件被列为普通袭击,延宕近两年后终于在2016年4月19日开审。

香港立法会冲撞已非首次(图源:AFP/VCG)

单从黄毓民在议会掟杯的行为来看,梁振英认为“不能姑息议员”有道理,议会不应该是制造噱头的地方,更不应该以冲击主席台、冲击特首为荣。立法会需要的不是政客而是真正能传达人民意志的议员,票选的意义就在于人民让渡权利,所以议员必须向选民负责,议员的使命不是在议会乱掷。

但奇特的是,当梁振英出庭作证,在被告黄毓民的数轮盘问中,梁振英反倒更像是罪人。双方的你来我往在近日一直占据香港新闻的重要版面。

黄毓民盘问梁振英:“我是不是应该叫你梁特首?”影射行李风波。在掟杯之后,梁振英将碎玻璃放在西服口袋内留作罪证,被黄反问:“你练过铁布衫?”黄毓民问梁振英事发后有无安慰别人,梁说没有,黄反击称:“这跟你的性格相符喽。”梁振英称不能辨认事发时的议员,黄追问:“你有没有老花?”

在庭外,梁振英更被香港人调侃:“被被告向审犯一样盘问到癫,忙中出错一两句,乱叫裁判官为主席。据说法庭上因为笑声太大要裁判官屡次禁止。”

明明是出庭作证的证人,却成为被调侃的对象,类似的还有行李风波中的“叫我梁特首”,无论事件本身的对错,一旦与梁振英有关,市民都倾向于预先假定梁振英有错。

你可以说香港市民过分情绪化,不够理性,但也正是在这“逢梁比反”中,印证了市民对特首数年施政的失望。所以岭南大学民调显示,受访市民六成认为旺角骚乱还会再发生,这与被认为“五行缺斗”的梁振英逃脱不了干系。

在黄毓民掟杯案开庭前,黄毓民和梁振英的支持者发生冲撞。聆讯中梁振英发言,公众席“撑梁”者竖拇指,“撑黄”者竖中指。虽在法庭上,揭示的但却是香港政治的一角,人们习惯了二元对立、非敌即友,就事论事少了,不同政治立场者和解的机会少了,香港政治将无可避免的碎片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