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青Adam:做足功课的北上创业者

撰写:
撰写:

每一个迷茫无措的文艺青年都会把自己幻想成作家或诗人,每一个饱受压抑的雇员都会梦想自己当老板,可想和做之间永远隔着真实的自己。当你不再迷恋姣好的容颜,不再用所谓的理想遮掩空虚和羸弱,转而担忧租金、水电,小心翼翼地计算每餐的食价和出行成本,用意志强行把生活归置得“井井有条”,说明你已经老了。

很多人在庸庸碌碌中了此一生,也有很多人奋发求变却折戟沉沙,但还有一些人能够驯服激情与理想和解,在人生的抢滩登陆中比其他人准备得更充分,也更受命运的垂青,因为他们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如何去获得。

初秋北京的一个周五早晨,南银大厦11层的办公室里,Adam正忙着和员工安排协调新建配送中心的事务,因为下周就要投入服务了。从主打香港本土冰室和茶餐厅文化到追求国际性的美食原味理念,Adam的餐饮公司历经两年的锤炼正迎来转型和攀升。其实餐饮只是他创业的一个方向,他同时还在经营两家影视推广公司。

会议室里我们与这位年轻的香港CEO进行了初步的交流,和以往遇到的一些香港青年不同,Adam思考问题的方式更加简单直接和高效,也更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分析陆港两地之间的差异,并从差异中看到未来的趋向。

接受采访时Adam眼神明亮清澈但脸上仍能看出倦意,为了新的配送中心顺利运营这几日他比较忙碌(多维记者:绍明/摄)

Adam中文名叫黄鸿科,祖籍广东,而立之年风华正盛。16岁时他只身赴澳洲求学,在那里过完整个学生时代。回到香港后任职注册会计师,收入与社会地位堪佳。由于工作关系,他时常来中国内地出差,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大半个中国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每次出差短则数日,长则近一年,在对内地社会、文化、经济等长期的观察和了解后,他逐渐萌生了北上创业的想法,而且在内地的经历也影响到了他的创业思维。Adam提到自己曾到内蒙古鄂尔多斯呆了9个月,去审计一座煤矿,当时有两个方案摆在面前,一个成本比较高,用煤枪抽样,第二个是手工抽样,在经过密度推算,成本要低很多。最后选择了第二种,两者结果最后经证实相差其实无几。这次经历让Adam更深刻地知道如何用最简单的方法最低的成本取得最好收益。

很多报道都把Adam塑造成港青创业的典范和两地关系和谐的代表,但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鸡汤式的励志故事,它是真实的人生片段。

Adam的父母经营茶餐厅有30余年之久,茶餐厅的味道和风貌伴随并充满了他整个童年时光。耳濡目染,Adam自幼就谙熟了整套作业流程,也烧的一手好饭菜。茶餐厅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也是他永远无法割舍的心灵寄托。这是他选择餐饮行业最原始的基础——家族传承。

西晋张翰(字季鹰)见秋风起而思吴中莼菜羹、鲈鱼脍,遂辞官归乡,而Adam化解乡愁的方式是把家乡的味道移植到内地,这用正在内地热映影片《敦刻尔克》的宣传语来表达再合适不过:当你无法回家时,家为你而来。港人在内地常为喝不到正宗的港式奶茶而沮丧,而港式奶茶以及港式茶点在内地很有号召力,这就有了创业的催化剂——乡愁。

但没有什么是可以轻松获得的,万事都要讲条件,最核心也是最重要的东西在于Adam对北京,对内地的长期关注和分析,确切说是他掌握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在内地,没有人脉关系,凭借一己之力想要有所作为,只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对于北上创业的港人更是如此。据Adam介绍,香港身份如果想在北京注册公司,快则一两个月,慢的要半年甚至更长,但在香港,5天内就能搞定,这是心照不宣的现实。

对于Adam来说,能够顺利在内地创业的一个最重要支持来自他的表哥。表哥早年就到内地发展,经过多年努力打拼已经成为上海滩知名的娱乐记者,手上握有大把的人脉和资源,对内地影视文艺行业的生产链条比较熟悉,所以Adam北上的起点就是上海,并且创办的影视推广公司就是借力表哥的经验和资源,这无疑使Adam少走了不少弯路,也能更快速地积累经验和资源,并为未来的餐饮业铺路。

现在,Adam已经把影视推广公司的业务拓展到了北京,同时操作餐饮和影视两大项目,这两大项目并没有比重划分,哪里需要,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也许有人会说,自己没有那样的表哥可以帮手,一点资源都拿不到怎么创业?但拿到资源不等于懂得如何维护利用资源。Adam如果只靠表哥的支持不可能走到今天,重要的是他自身的创业思维和感召力在吸引身边的人和他一起追逐梦想。

一个管理者自身的魅力和才智决定了所谓的资源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这点在他的配送中心里展现得更为突出。从南银大厦出来,驱车40多分钟到达位于昌平的配送中心,工人们正在有条不紊地调试设备,两辆银色餐车停在门口,下周它们就会载着可口的餐点穿行在国贸等白领聚集区域,Adam对未来信心满满,他说这些地段有至少20万的白领要吃饭,这个市场潜力是很大的,将来的餐车数量会扩充到100台。

Adam的配送餐车还没有贴上Logo,他说餐车名称定为“咕噜咕噜”(多维记者:绍明/摄)

之前Adam也有和一些比较知名的外卖公司合作过,但是由于对方抽水太多,合作也就中止了,Adam想,为什么我们自己不能做平台?成本也不是特别高,配送中心的概念就是这样产生的,而且所有外卖的包装都是可降解的,香港人非常重视环保,当内地声讨外卖包装污染的时候,香港提供了一个范本。

Adam的理念是,要做就做到极致,一个占地不大的配送中心全部按照国际生产标准进行操作,获得ISO认证,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专业、安全、卫生、细节,这些是Adam最为注重的方面。这种精神也在感染着他手下的员工。

刘东超自2015年起就跟随Adam创业,一路经历起伏现在已经做到经理级别,回忆和Adam创业的往事,他讲述了一个细节,初到公司时由于地域文化的不同,东超对Adam的经营理念理解不是十分透彻,一次他烧好奶茶,Adam尝了一口,就知道水没有煮沸,督促东超一定要注意这个细节。可能90%以上的顾客喝奶茶都辨别不出水沸腾与否,但是Adam一尝就知道,这是专业,也是对细节的严格控制。

当问到Adam身上哪一点影响自己最大时,东超表示还是做事的态度,“如果遇到困难和资源不配合时,他会换个方式去处理,因为Adam不会做差不多的东西,他要做就做到最好。”

这是一个管理者必要的质素所在,有所指引,又懂得维护下属们的利益,员工跟着的他做事能感受到提升和希望。

相同的理念也体现在他对香港政府关于支持青年就业、创业方面的看法,他认为政府其实应该主要起到一个平衡的作用:“去控制社会,使它不要发生混乱。单纯由于年轻人要创业就给予多一些的资源,在资本市场这是不公平的,一味的投钱是不行的。我觉得政府最好是把教育做起来,然后把香港的定位定好。”

Adam每月都会回到香港,回港后的日程表相当繁忙,太多朋友的饭局,大家一起聊聊各自的生活,有很多之前的同学、同行都已经做到了很高的职位,但工作压力很大,他们觉得Adam选择北上是正确的决定,做自己喜欢的行业,主导自己的生活。

Adam现在是单身,和前女友因为追求不同而分开,一向崇尚简单的他对待感情和友情都是一样的,“感觉对就对喽,没感觉就是没感觉,说再多也没用,两个人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怎么交流?”

Adam的家就在公司附近,一个100平米左右的房子,月租一万块,不忙的时候,每天10:00、11:00左右睡觉,早上7:00钟起床,下班会去健身房跑步,闲暇和朋友聚会,生活简单而充实。他还喜欢和朋友去国贸和三里屯消遣娱乐,“三里屯比兰桂坊好玩,因为够宽敞,够大,哈哈哈。”

在如北京这样的城市里,白日忙碌的人群与晚上躁动的灵魂是一体两面,没人关心过程,要的只有结果,但没有什么是放弃和拖延的借口,选择了这座城市,就要为选择负责。当看见印着Adam公司Logo的快餐车驶过时,应该明白这座城市从没有亏待任何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