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规划纲要出炉 粤港澳应各司其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于2月18日出台,纲要合共11个章节约2.7万字。范畴涵盖创科、金融、旅游、商贸等政策大方向。纲要明确制定大湾区具体发展目标,并盼望于2035年形成以创新为主要支撑的经济体系及发展模式。在大湾区发展中,粤港澳三地有着各自不同的角色及定位,三地都应认清自身任务及定位,让大湾区发展拾级而上,以回报三地居民及社会各界对发展计划的期望。

粤港澳大湾区是由香港及澳门特别行政区及广东九个城市所组成,合共面积达5.6万平方公里,人口则达6,600万。而大湾区建设是国家发展蓝图一项重大战略部署,核心是希望发挥各城市的优势,进一步深化粤港澳合作,从而促成区域内的深度及有机融合,推动区域经济协同发展,将大湾区建设为国际一流湾区。现时,粤港澳大湾区是继美国纽约都会区、旧金山湾区及日本东京都市圈后,世界第四的湾区。2017年大湾区的生产总值约10万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8美元),超越俄罗斯,在世界国家排行中第十一,是中国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因此,粤港澳社会各界一直以来对此都有着很大期盼及支持,而外界则是关心大湾区将如何发展。

在大湾区发展中,粤港澳三地都应认清自身任务及定位,抓住机遇,实现融合发展(图源:新华社)

大湾区发展渐成雏型 广东应协助港澳融合

过去一年,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和建设已逐步取得进展,例如2018年8月,以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为组长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领导小组与广东省和香港、澳门的政府高层召开了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制定了相关工作机制。其次,粤港澳大湾区已逐步建设一些跨境基础建设,例如于去年开通的广深港高铁香港段及港珠澳大桥,这有助实现大湾区内各城市互联互通。而日前公布的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可说是大湾区重要的里程碑。纲要明确公布广东、香港及澳门三地的发展、分工及协作指示大方向及大框架,让三地政府、企业及居民皆有着明确的发展目标。

在粤港澳大湾区中,大致的角色可分为广东、香港及澳门这三个地方。而占大湾区发展比例最高、被中央政府寄予先行推动粤港澳融合发展重任的广东,无疑是扮演着领头角色。相比起香港及澳门,广东省的管理层明显较为进取及有前瞻性。2019年1月,广东省发改委主任葛长伟指,已编制了《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并会制定明确的时间表及路线图,把上述计划转化成具体行动。广东省省长马兴瑞则提出“东西两翼沿海经济带建设”、“建设汕头、湛江两个省域副中心城市”等长远规划,以配合未来大湾区的发展大格局。

广东省作为大湾区的领头角色,需肩负起协助不同社会制度的香港及澳门两地尽快进入角色及对接融合的责任。而过去一年,广东省确实以各种行动表现出作为大湾区领头的榜样。去年,广东省落实多项便利港澳居民到内地发展的政策措施,例如科学研究经费可跨境使用、取消办理就业许可证及实施港澳居民居住证政策等。

除此之外,由于香港澳门的社会制度与内地存在差异,广东省在今后的落实工程中,应有效减轻内地时常存在的官僚主义积弊,提升官员们的法治素养和现代化治理能力,确保他们全面准确落实“一国两制”,明白陆港无小事,切勿因小失大。

港澳需放下偏见 抓紧机遇积极融入大局

目前,澳门的发展处于“樽颈位”,面临经济结构单一及地少人多问题,而大湾区的发展正能让澳门自身经济转危为机及让广东省各城市开拓新市场。众所就知,澳门长年主力发展博彩行业,造成一支独大成经济结构单一局面,以至于就业空间有限,不少年轻人只能就业于博彩行业,从而导致澳门缺乏多元发展。

澳门五年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澳门应建设成世界旅游休闲中心。而大湾区计划正是有助于让澳门由博彩单一发展进化成博彩及旅游业双轨发展。澳门的发展优势在于财政储备雄厚及营商环境网络遍及全球,缺点在于地狭,发展空间有限。但在大湾区框架下,澳门将能与珠海合作开发万山列岛部份岛屿,藉此打造成世界级旅游海岛区,让澳门转型成世界旅游城市。大湾区业态多元且就业空间广阔,正渴求如澳门有国际视野的青年人。而澳门的人才可到大湾区内的城市发展,让他们人尽其才,不只委身于博彩行业发展。通过大湾区发展,广东省各地城市可吸纳人才及吸引国外企业发展,而澳门的发展更能大跃进,不但解放人才发展,更可让经济转型,达至世界一流的旅游区,走出经济结构单一困局。

香港因在金融、航运、专业服务等领域有明显的优势,在大湾区各城市中有着很重要的角色。但香港逐渐因产业高度单一化及相关产业竞争力下降的影响,对整个大湾区的重要性较往时逊色。近年,香港政府并未提出任何长远规划和具体政策,例如港珠澳大桥于2009年动工,但港府没有实行相关政策配合,以至于大桥通车后,因香港的交通配套不足,导致访港旅客及当地居民皆大表反感。其次,港府对大湾区的前瞻性和行动力都是远逊于其他大湾区城市。以2018年的施政报告为例,只宣布成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督导委员会”及设立大湾区发展办公室,但并没有公布具体措施,反映香港管治阶层缺乏大型区域战略的目光及应变能力,只把目光集中于香港境内发展,从而可能导致香港在大湾区发展中陷入被动。

粤港澳大湾区包含有两种社会制度及三个关税区,三地的法治、社会文化、经济及行政制度存在不小差异。虽然这差异让大湾区有着世界上其他湾区没有的机制难题,但与此同时,正因三地有所差异而各具特长,故可互补各地不足,形成综合竞争力。例如在“一国两制”下,香港的国际联系广泛,而广东各城市制造业蓬勃及市场庞大,两地的优势结合下将达致互惠互利,促进经济社会各方面发展。

香港若不希望被其他大湾区城市远远抛离,必须放下意识形态的偏见,打破井水不犯河水的过时心态。大湾区规划及发展已成既定事实,但香港有一些政治人物仍执迷于意识形态之争,盲目拒绝陆港融合,不惜沦为香港发展的绊脚石。譬如,热血公民立法会议员郑松泰指,大湾区将导致香港的法治、文化及身分被模糊,从而进一步侵蚀“一国两制”。这一种思维正是让香港市民误堕非黑即白的谬误。

毫无疑问,大湾区发展计划将会为香港注入一股新动力,而香港及澳门首当其冲的任务正是了解自身的角色及定位,在计划中各司其职。现时香港及澳门政府的决心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两地不应只把目光仅停留于自身地区,而是应把大湾区当成合作共赢的整体进行发展,把握国家崛起的机遇,积极发挥近水楼台先得月之地利,在“一国两制”下把自身优势最大化,从而摆脱眼下困境,实现再次腾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