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让香港在台湾的反统对抗上去工具化

撰写:
撰写:

在陆港台的政治现实里,“一国两制”正成为最新纷争焦点。自蔡英文拒绝了习近平给出的统一建议后,香港和其“一国两制”制度,就成为了台湾政要高调抨击的对象,诸如蔡英文的“香港两制未受尊重”、“以香港为鉴” ,赖清德的“台湾不做第二个香港西藏”等,连才赴港找寻商机的韩国瑜,也直言不接受“一国两制”。

台湾总统蔡英文此前拒绝了对岸领导人习近平给出的统一建议,该建议希望台湾未来与大陆走向统一时,可以参考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图源:中央社)

必须承认,香港及其所享制度在今天的台湾已很大程度被污名化。究其原因,除因台湾社会的主权独立意识、民意对统一心存戒惧外,还在于不少台湾舆论认为,香港的“一国两制”正不断被侵蚀、染红,港人的自由正在被限缩,因而视香港为“一国两制”的教训,不想台湾重蹈香港命运。

台湾社会之所以有此想法,无外乎是基于几个隔岸观察:一是香港回归后,陆港之间不时出现民间争拗,频发的摩擦在社会心理层面强化了港人的排斥情绪,也予人香港被内地侵入的不适观感;二是部分北京涉港机构和官员过往曾不当地介入过香港内部事务,包括越境执法,给外界留下了过度政治干预的负面印象;三是北京在中英谈判和《基本法》中承诺的香港民主普选,迄今并未完全实现,占中运动的出现更令香港政制发展陷入僵局至今;四是伴随北京近年更注重维护“一国”的取态转向,依法精准打击港独与融合发展并举的管治策略日益显露,改变了外界长期习惯的“一国两制”应当“井水不犯河水”的旧有印象,令一些人感到无所适从。

这样的观察折射了“一国两制”的香港实践的确存在一些不足与挑战,亦反映了这种制度在实践时受制于背后各种复杂的现实原因,但却无法改变一个事实——整体而言“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依旧牢固。不论何种制度的社会实践,在不同时间节点都一定会遇到不同挑战,在人类政治发展史上极为罕见的“一国两制”香港实践不会是例外,然而,这不代表这种制度就要被通盘否定,从长远、全局的视角看,很多看似掀得一时波澜的风波,其实并不妨碍对制度本身的整体判断。

说“一国两制”在香港走样,其实也是政客刻意操弄的结果。如今,不少台湾政客将攻击矛头对准“一国两制”的香港,利用民众对香港事务的粗浅认知,操纵民粹情绪,抹黑“一国两制”的制度本色,以此作为主张抗统的政治借口。而近年来不少倡导分离主义的香港政客,也在台湾不时营造央港政治针锋相对的悲情画面,更是加深了这种偏见。这些港台政客的联手煽动,已让香港“一国两制”有沦为台湾政坛操作统独博弈时一个反统工具的趋势,事实和真相被肆意操弄,从任何一种视角而言,都可以说是无辜的。

尽管如此,北京和香港依然应该对这种操弄进行反思,为何这些政客能够轻而易举炒作香港“一国两制”,左右台湾舆情?就以中国的经济发展为例,为什么就没有人有能力操弄对中国经济发展成就的认识?究其原因,北京和香港两者都应该从自身寻找到答案。

就北京而言,在过往治港工作中的确存在着一些认知偏差,更因此积淀了不少问题。香港回归之初,北京对待“一国两制”的管治实践,曾显现一些矛盾迹象:一方面,在整体方向上,对港政策曾出现了过度放任,对“一国两制”的理解停留于机械教条地遵循“井水不犯河水”式僵化区隔,治港理念亦显现消极特征,对“一国”应享的制度性责权缺乏刚性要求;另一方面,在具体实践时,中共个别机构及官员不懂恪守“两制”界限以及不尊重“港人治港”的一些逾矩做法,也是十分错误,除却有过不当介入香港选举等政治争议之外,过往发生的铜锣湾书店事件等内地跨境抓人个案,也对北京治港造成了不利的外界观感及负面评价,如此疏失不仅严重背离“一国两制”践行准则,更给了今日台湾政客反统时借题发挥的口实。

对香港来说,城市自身问题也有不少。本应“事不避难”为市民谋福祉的港府,长期以来却在资本主义语境的桎梏中施政无为,迷信“积极不干预”的后果导致了其在土地问题、住房供应、贫富分化、社会福利等诸多问题上严重缺乏担当与魄力,历任港府普遍的官僚作风使得本地一系列矛盾和难题愈积愈重。很多民生议题因常年无解,导致民怨四起,延烧到了政治领域,社会大众近年来频繁选择政治管道发泄民生怨气,无疑又会影响外界对香港是否如旧繁盛的判断。

各式政治抗议乃至激进化的社会运动近年来在香港蔚然成风,它既源于城市无法解决愈积愈深的民生困局,也源于部分香港人对“一国两制”实践状况的判断失准和民粹误解(图源:AFP)

基于上述迹象,部分港台论调常年将脏水泼向制度本身,指责香港这些现实问题都与其回归中国、实行“一国两制”难撇关系,因此更应成为台湾前车之鉴。事实上,这类论调大可不必多辩,只需试问,如今既没有被大陆统一、更没有施行“一国两制”的台湾,为何自身政治、经济、社会同样问题不断?台湾普通百姓的工资收入连年不涨,这是因为“一国两制”导致的?扰攘台湾多年的“一例一休”和“年金改革”,以及它们所引发的社会冲突,这是因为两岸统一造成的?大批台商常年在对岸经营企业、打拼事业,这是因为受大陆统战的迷惑?大量台湾年轻人涌向对岸谋生迁居,这是因为对台独的打压起效了?这些人又该怎么回答呢?在这些问题上,台湾存在的分离主义情绪,显然阻挡了一些人的视线。

但即便如此,也要看到,在台海两岸的统独问题上,香港之于台湾的意义与作用向来不言而喻,香港今天的“一国两制”,对台湾的明天非常关键。由于放眼当今世界,香港“一国两制”也属独一无二制度案例,这除了事关香港的未来,更是在验证中国政治制度的实质以及中共的国家治理能力,而其予人如何观感,在很大程度上亦能影响台海的未来趋势。正是因为香港之于台湾社会这份“模范效应”,中共未来也应更重视于此,不断巩固和落实香港“一国两制”的品质。

对于北京来说,这需要拿出更多政治耐心来精心维护“一国两制”香港实践,但绝不意味着要为了迎合台湾等外界观感,而对香港任何事务都无底线迁就、隐忍,特别是在已进入“积极一国两制”的管治新阶段中,要避免让治港实践倒退回既往僵化区隔的老路上。在“积极一国两制”的新阶段里,对反港独等原则性事务,北京要继续积极管治,严格维护“一国”底线。

除此之外,北京则需要展现更多自信,要能够信守《基本法》中的逐一承诺,包括尽快帮助香港实现政制改革,落实好民主双普选,以此更好地回应港人诉求,而在推行23条立法时也需注意方法和节奏,要有立法的果断,也要注意凝聚社会共识,有效消除港人的疑虑,避免推进正当立法却被落下口实;在民生上,北京也要直面香港各种深层次问题和资本主义恶象,并在管治实践中正本清源,避免由于城市顽疾迟迟不得解决而再造成新的社会冲突;在管治上,北京更要有效约束各级涉港官员,提升他们对“一国两制”的认知,确保他们能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遵守依法治港,不会做出逾矩之举。

总而言之,北京理应延续当下“积极参与”式的治港理念。这种治理,前提与基础在于对“一国两制”要有积极正确的认知,提升“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品质,提升“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实质含义,提升香港“一国两制”的现代化治理水准,主动化解由于错误认知“一国两制”而留至今日的各种误解与冲突,从根本上解决香港社会的各种深层次顽疾,以及在多重领域帮助香港与内地有机融合。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一国两制”下的香港能够继续展现生机和魅力,也唯有这样,北京治港才能经得起时间和人心考验,才能避免为那些台独者落下可供诬蔑的口实,才能让那些有心利用香港反统的声音变得苍白无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