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林郑需破解的“三大赤字”

撰写:
撰写:

香港在“一国”、国家安全和民生等问题上面存在严重赤字,这是林郑不能不面对的挑战(图源: Reuters)

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时,因应当前世界面临的诸多严峻挑战,提出破解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和发展赤字等四大赤字。这四大赤字指向了严重威胁世界稳定和发展的全球治理困局、缺乏互信的地缘竞争、战乱冲突和发展瓶颈等问题,可谓切中要害。如果以同样的标准来审视香港问题,可以说,香港在回归后的社会转型和治理过程中也面临着三大赤字,即“一国”赤字、国安赤字和民生赤字。

所谓“一国”赤字是指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严重偏向“两制”部分,忽视了对“一国”理念与环境的型塑,这种过分强调“两制”权利、避谈“一国”责任的扭曲,导致国家认同迟迟无法在香港建立,甚至反而让港独和激进本土冒起,从而产生了“一国”赤字。香港和内地同属一个国家,这既是历史、文化现实,更是法律事实,“两制”的设计是在一个国家的结构中发生,基本法是国家宪法的附属文件,缺乏一个国家的认识,“两制”根本无从说起。这就说明如果在一个国家的认识上发生断裂,“两制”就自然而然地失去存在基础,完全不符合香港的利益。

国安赤字是指在国家安全领域,香港既没有从法律和制度上建立符合国家整体需要的安全机制,更没有在市民的普遍认识中建立对国家安全的应有意识。这或许是因为香港复杂的历史和市民身份认知的不足,但在回归后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都没有完整建立国家意识的计划,甚至在制度上没有推动去殖民地化的检讨,可能是真正的原因。香港回归已有二十二年,为了填补这种赤字,以便解决国家安全漏洞的长期存在,香港应该尽快完成基本法要求的国家安全本地立法,启动全面完善市民对国家安全普遍认识的教育工作。

民生赤字则是指香港深陷的结构性经济困局,也就是经济成果无法与提升市民生活质量挂鈎,经济资源分配完全不符合公平公义原则,大部分市民的生活水平逐年下降,已经到了让不少人负担不起基本生活开支,长时间工作依然无法解决安居与温饱的地步。自港英殖民地时期开始,港府在“积极不干预”政策下对民生的欠账,使得香港成为全球贫富最悬殊的经济体,出现了近百万城市贫困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和中下阶层深陷低薪困境。

这三大赤字叠加影响,既令香港“一国两制”良性运转面临严峻挑战,冲击陆港互信,助长分离主义,危害国家安全,民生赤字更导致香港民怨四起,对政府的信任不断恶化,深层次结构性冲突持续积累、积重难返。行政长官林郑月娥领衔的港府能否带领香港破解这三大赤字,将直接关乎施政成败。

破解“一国”赤字

习近平曾用“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来形容“九二共识”之于两岸关系的基础作用,意思是说,如果无法形成“一个中国”的共识,两岸关系将会陷入冲突和对抗,甚至有爆发战争、引发区域灾难的风险。已经回归的香港虽然不存在战争风险,但这八个字用来形容香港“一国两制”中“一国”的前提基础作用同样恰当。“一国”是香港“两制”的基础和根本前提,若“一国”长期缺失成为赤字,就会发生“基础不牢”的情况,也就自然会冲击到“两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香港自身和陆港关系也会陷入灾难性的矛盾冲突困境。事实上,香港内部的各种结构性矛盾在回归后不断升级,以及前些年愈演愈烈的陆港冲突已经证明了这个结论。

近年来,港独思潮的一度肆虐,反映一些港人缺乏“一国”认同,国族感情淡薄(图源:AP)

香港“一国”赤字可谓由来已久。香港在开埠前本就处于清王朝的边陲,家国意识相对淡薄,后来又被英国殖民长达一百五十多年,经历英国官员口中的“洗脑赢心”工程的长期耳濡目染,难免在意识深处对国家有一种疏离感与隔阂感。再加上中共建政初期的施政错误,让大量内地移民带着难以忘却的“恐共”回忆逃难香港,渗入到港人的文化基因中,导致港人对于内地乃至“一国”始终有一种心理抗拒。

香港回归后,北京一些领导者基于体谅港人和安抚人心的良好意愿,以及未能辩证认识“一国”和“两制”的关系,提出“井水不犯河水”的消极治港主张,因为受困于对“一国两制”的机械认识而未能及时对殖民地遗留的糟粕进行清理,使得港人没有及时树立符合“一国两制”的国家认同,一些港人由此习惯性地错误以为“两制”就是陆港区隔,忽略“一国”,避谈“一国”责任,甚至将“两制”当作抗拒“一国”的隔离墙。尤其是随着有着大中华情怀的老一辈港人老去,“一国”意识淡薄的年轻人成为主流群体,这种情况愈发严峻。香港社会普遍只强调“两制”,很少谈及“一国”,甚至没有意识到“一国两制”之内在张力,“一国”与“两制”之间根本上是一体的;这种错误认识发展为对内地不闻不问,抗拒陆港融合,遑论政治回归后的人心回归。

这种情况久而久之,不断恶化,滋生了一股激进本土风潮,越过“一国”底线,其中一部分甚至蜕变为分离主义,严重冲击“一国两制”的良性发展,这种情况在前特首梁振英任内达到顶峰。

面对困境,近年来北京提出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出台一系列举措强化“一国”底线,宣示中央全面管治权,实行以融合发展为主轴的粤港澳大湾区战略。林郑领衔的港府应顺势而为,善用中央支持,主动承担宪制责任,按照《基本法》规定依法弥补长期以来的“一国”赤字,为香港“两制”更为宽阔的空间夯实地基。

破解国安赤字

早在港英殖民时期的香港,各种外部政治势力就藉由华洋混杂的环境活跃于这个东西方的汇聚点,各种政治情报交往与间谍活动频繁,香港早已成为不少人眼里的“东方谍都”。香港回归前后,为了解决香港的国家安全问题,《基本法》第23条明确了香港应该为国家安全自行立法,但遗憾的是,许多香港人长期以来把第23条立法意识形态化,更将这条法律视作与“一国两制”有着根本冲突之意。

香港在国家安全上的长期赤字,给了分离主义滋生的空间(图源:Reuters)

论道理,维护国家安全本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首要责任,不论是社会主义中国,还是资本主义的欧美国家,概莫能外。即便是将个人自由视作价值本位的自由主义思潮,都无法否认政府在国家安全议题上的关键角色和所应承担的安全责任。可香港社会一直以来将国家安全意识形态化,抗拒第23条立法,甚至在2003年还爆发50万人大游行反对北京和港府已经启动的立法程序,导致第23条立法流产。

时至今日,香港已经在国家安全上连续赤字二十二年,其结果是既严重妨碍央港互信,滋生北京对香港国家安全存在漏洞的担忧,又无形助长近年来肆虐香港的分离主义,一些激进份子甚至认为联手外国政治力量就可以改变香港的政治现实。这种状况并不符合香港人的根本利益,无助于“一国两制”的实践。

北京近期频繁强调香港23条立法的宪制性责任,香港媒体“香港01”日前披露消息称,为免迟迟无法就第23条立法而引发法律缺口,北京正酝酿主动为基本法第23条释法。倘若消息成真,必然掀起巨大波澜,令香港陷入缺乏自主空间和议价空间的被动境地。为了避免此种情况发生,林郑政府要有充分的政治自觉,积极主动面对23条立法,在破解香港国家安全赤字的同时,为香港争取更多主动权,也就是根据基本法23条制定符合“一国两制”原则的香港国家安全法律。要看到,在国家安全的宪制性责任上,香港和内地当然并无分别,并无议价的空间,但在具体执行层面,在如何立法、落实上,必须考虑到香港的特殊情况,保护好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港人习惯的生活方式。

在国际化大都市的光环下,香港民生问题突出,一些人的居住条件非常逼仄、艰苦(图源:VCG)

破解民生赤字

民生是最大的政治,自殖民地政府主政时期开始,这一铁律在香港长期被忽略。早在港英殖民管治时期,香港就奉行原教旨资本主义经济政策,主张“小政府、大市场”。在抗日战争和国共内战结束之后,由于大量内地人口迁移,国际经济格局转型,这种放任政策曾经有效推动香港的经济发展,但也造成了政府在民生事务上缺乏思考、责任缺失,结果是少数精英垄断绝大多数发展红利,多数中低收入的普通港人在生活上越发捉襟见肘,连生存都面对困难。香港回归后,一些既得利益群体过分强调所谓“五十年不变”,这一套治理理念和体系被教条地沿袭下来,港府继续在官僚主义的惰性思维下,只懂得为香港连续25年获评全世界最自由经济体而陶醉不已,却忽略这种体制正是民生燃眉之急的结构性基础。

事实上,在东方之珠和全世界最自由经济体的光环下,香港经济虽然在回归二十二年中保持数字有着不错的增长,大量普通人的薪资,却多年如一日,既没有实质性提升,更在购买力角度出现实质下降。香港基尼系数已经连续四十多年创下新高,成为发达经济体中贫富悬殊最严重地区。香港有超过130万贫困人口,大约每5个港人中就有1人处于贫穷状态。香港住房困难更是水深火热,房价常年位居全球最难负担的城市前列。在此残酷民生现实下,许多港人难免苦闷和压抑,容易被激进思潮裹挟,酿成各种社会冲突,一些人甚至将责任归咎于北京,让北京成为港人发泄心中不满的出气筒,间接滋生了分离主义思潮蔓延。

令人失望的是,纵使民生问题已然如此严峻,林郑政府仍未真正意识到问题所在,竟然在财政储备再创新高的今年,压缩本就不符合现实需要的民生支出。而北京虽然经常告诫港府要改善民生,却也同样未能认识到香港民生赤字的根源乃是已经严重畸形的原教旨资本主义体系,反而还和奉行自由主义的香港精英一样,将香港拔得世界最自由经济体头筹的新闻当成是回归后的治港成绩。所以,在认识和破解民生赤字上,不仅是港府官员,中央也要扭转观念。特首林郑月娥女士就更要转变思维,建立对自由资本主义市场的批判性认识,在继续善用香港自由港地位并发挥资本与市场效率的同时,主动承担起消弥贫富差距、改善民生的政治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