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中”青年领袖从政 做法激进缺政治智慧

撰写:
撰写:

近年,香港社会动荡,经历不同政治事件及运动,其中“占领中环”及旺角骚乱更是向香港政治生态造成冲击,大大改变香港的民意版图。除了宣扬“港独”的“本土派”崛起,打破建制派及泛民主派的平衡外,更让从政的候选人年青化。

距离下届香港区议会选举只约半年时间,而下届立法会选举亦将于2020年举行,换言之,这2年对香港极为重要。在上届区议会及立法会选举中,许多“占中”的青年领袖放弃于街头抗争,转为参选选举,目的是希望将其政治主张及要求带到议会中宣扬。以过去数年总结,这些青年领袖确实为香港社会带来不少的负面影响。

青年领袖应反问自己是真心希望服务香港还是巧立名目宣扬其政治主张 (图源:香港01)

2014年“占中3子”宣布“占中启动”前,当晚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及学民思潮发起举行学界罢课集会,以反对港府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提交的政治改革报告等。罢课集会结束后不久,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立刻号召学生冲进政府总部东翼前地,而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亦号召成员进行突袭。警方立刻拘捕黄之锋等一众青年领袖,但声援学生的支持者渐多,事件最终演变成历时79天的“占中”。

“占中”的青年领袖主要分为学联及学生组织的学民思潮。无独有偶,大部分参与“占中”的青年领袖都在“占中”后,都选择从政之路。这些青年领袖被部分学生及港人视为“政界明日之星”,更有不少学生因仰慕而加入。这不禁令人反思,这些青年领袖在公众的行为是否有扮演好该负的责任,或是为学生们树立了坏榜样。

“占中”完结后一年半,学民思潮的领袖层为从政决定解散学生组织,成立新政治组织香港众志。而香港众志及前学民思潮的骨干成员黄之锋、罗冠聪、黎汶洛及周庭等人都传出消息希望参选及曾参选。前任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在“占中”时为学联代表,曾与当时的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进行对话。在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中当选,更以23岁之龄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立法会议员。但在宣誓时,自行加上句子,被取消议员资格。而党友周庭在参选2018立法会补选时,因其政党采用“民主自决”的主张,未有显示真诚拥护《基本法》,而被取消参选资格。

另一方面,“本土派”政党本土民主前线在2016年发起旺角骚乱,事件令过百警察及新闻工作者受伤。事后,其领袖梁天琦高调参选2016年立法会新界东补选,更获得66,524票,得票率为15.38%,让本土派势力崛起,打破建制派及泛民主派的平衡。因梁天琦推动“港独”被取消参选2016年立法会选举,其后梁天琦转为支持党友梁颂恒参选。而梁颂恒亦成功吸纳梁的支持,成功当选。在宣誓仪式期间,梁颂恒竟然以“支那”一词辱华,最终亦被取消议员资格。

以上不同事件,反映这些青年领袖不但不成熟,缺乏妥协的政治智慧,更妄想在立法会宣扬“港独”。不但有机会让心智不成熟的青年人建立错误观念,更有机会危害国家安全。

事实上,香港社会及市民十分欢迎青年人从政,认为青年人可为香港社会带来新思维及增添活力。以建制派及泛民主派为例,近年他们亦乐于提供机会予青年人从政。

在泛民主派方面,公民党为吸纳青年人选票,早已安排以80及90后为主的小区主任与传媒会见,为下届区议会选举作出准备。而在建制派方面,民建联设立青年民建联,让青年人透过地区工作,逐渐强代参政及议政等能力。而现任立法会议员周浩鼎、郑泳舜及陈恒镔等人,亦是从青年民建联担任要职时,尝试从政及培养政治智慧。

香港青年人从政可免香港社会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有利香港培养政治人才,但当中的手法却是最为需要注意的地方。从泛民主派及建制派可看出,青年人不一定需要“破格”及激进的手法吸纳选民支持或扩大知名度。相反,这些“占中”及旺角骚乱的青年领袖在部分港人中有一定的号召力,更应需有一定的反省,反问自己是真心希望服务香港还是巧立名目宣扬其政治主张。

香港区议会选举临近,有消息传出前学民思潮成员黎汶洛及前学联成员岑敖晖都有意参选,相信香港市民都希望这些青年人领袖是一心一意服务市民,而非沉醉于激进的行动及意识形态斗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